第100章:是知错还是继续欺骗(1/2)

加入书签

  日头的光芒有些淡了,印衬着齐正致的脸有些苍白。,最新章节访问: 。

  面‘色’一苍白,就显得人憔悴而疲惫。

  齐妙走过去。

  她轻声问,“父亲,您在看什么”

  听闻她的声音,齐正致眸子一亮,忙收回眼神看向她。

  他温和一笑,答道,“我在想为何榕树能一年四季都葱笼苍翠,而旁的树木到了秋天就落叶纷纷。”

  “父亲怎会忽然跑来研究树木,不做学问了”齐妙好奇的问。

  “这也是一‘门’学问啊,很深的学问。”齐正致认真的回答。

  他不会告诉她,他是特意在这儿等她。

  只是为了不让守‘门’的婆子和经过的人笑话,他只好抬头看树,装作研究树木。

  齐妙微微一笑,“那父亲您继续研究,我先回房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

  “妙儿你等等。”齐正致忙出声唤住她。

  “怎么了”齐妙停下步子,扭头看着他,眼睛轻轻眨了下。

  她就猜到他不可能真的研究什么树木。

  榕树府中不少,他书房前就有一棵,真要研究,也用不着特意跑来这。

  齐正致四下瞧了瞧,有些窘迫的问她,“你娘回来没”

  齐妙点头。

  “她她心情如何”齐正致又问。

  表情更加尴尬了。

  向‘女’儿打听这种事,还是头一回。

  臊得很。

  “父亲是希望娘心情好还是不好呢”齐妙不答反问。

  “自是希望她每日心情愉悦,妙儿你怎会这样问呢”齐正致疑‘惑’的看着她,肯定的答道。

  齐妙往父亲身前走了几步,站定后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说道,“父亲,母亲心情如何完全取决您的言行举止。

  您若希望娘每日开心,那您就少做一些让娘伤心的事儿。

  父亲,我以前常听外祖母说一句话,树怕剥皮,人怕伤心。娘再坚强也经不住一次又一次被伤心。总有一日她会坚持不下去。若到那时,父亲您就算后悔也迟了。

  当然了,若父亲根本不在乎娘伤不伤心。那就另当别论,您可以继续任‘性’而为,不用顾忌娘的感受。”

  “妙儿也认为父亲错了,是不是”齐正致轻声呢喃。

  他这句话看似问齐妙。实则是在自问。

  昨夜齐正宁骂了他之后,他一人在书房想了好久。终于也意识到自己曾经是多的愚蠢,犯了多少不可原谅的错。

  今日来找齐妙,他只是想打听一下沈氏的态度,想着该怎么向她赔礼道歉。

  这句话落入齐妙耳中。让她很失望。

  都这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吗

  她用力的摇头,“父亲是圣人。又怎会犯错呢

  别人辱你骂你害你,父亲不仅不计较。反而还心疼她害人太辛苦。

  别人三番五次的害你的妻子儿‘女’,父亲不仅不找害人者算账,反而怨妻子儿‘女’做的不够好,才让害人者动怒下手。

  在您的心中,亲生的‘女’儿是根草,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别人家的‘女’儿是块宝,就算错了那也是对的。

  世间像父亲您这样‘胸’怀宽广之人难寻第二个,您不是圣人又是什么”

  齐妙冷冷的说完这些,转身快步进了明月阁。

  说到这份上,父亲要是还不知悔改,那真的无救。

  正如母亲所说的那样,经了这些事他要是还原谅白莲母‘女’,还对她们像以前一样照顾有加,她和母亲真该考虑离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