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受伤(两章合一)(1/2)

加入书签

  看到黑影真是一只长着尾巴的怪物后,齐妙有那么一点儿后悔。,最新章节访问: 。

  救人是重要,但前提要保证自个儿的人身安全。

  最关键的是她从来没见过这种生物啊。

  齐妙看着怪物,这一刻有些想念秦丝。

  想着秦丝若在此,她们二人合力去对付它,胜算的可能‘性’更大。

  她放轻脚步,借着回廊廊柱的掩护,猫着腰往耳旁那边走去。

  夏霜虽吓得‘腿’肚子发软,却也不敢懈怠,跌跌撞撞的跑去敲响了沈氏的房‘门’。

  齐妙靠近了耳旁,从廊柱后面探出头。

  站在这儿她更清晰的看清了怪物。

  借着月‘色’,她发现怪物穿了件奇怪的黑‘色’连身衣,那耳朵和尾巴与衣服连在一起,并不是真的。

  只是先前离得远,加上又不是白日,看得不够真切。

  不得不说,这衣服做工还真够‘精’致,惟妙惟肖。

  就是说,这怪物极可能是人。

  难道是祖父

  齐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老人家。

  就在她沉‘吟’之际,耳房的房‘门’已经被砸开,里面尖叫声四起。

  “住手”齐妙站起身体,长剑指向怪物,高声喝道。

  不管眼前怪物是旁人,还是祖父,她都得阻止。

  只要不是什么可怕的动物,她心中的恐惧感消褪了。

  啊呜

  那怪物猛然扭头向她看过来,冲她呲着牙齿怒。

  牙齿在月光下泛着‘阴’森的寒光。

  看清他的脸,齐妙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

  面上画着长长的胡须,其余地方也涂成了黑‘色’,看不清真实的面目。

  “你到底是什么人。休在那儿装神‘弄’鬼。”齐妙厉声喝道。

  “啊呜,死”怪物口中发出低沉的咆哮声。

  怪物弃了耳房,抡着粗棍子向齐妙奔来。

  不过速度并不快。

  他一边走一边还抡着棍子,吼道,“你们都该死,该死”

  声音十分怪异,笑声桀桀

  “妙儿”耳旁传来了沈氏发颤的声音。

  一阵急促的脚步过后。齐妙身边多了不少人。

  除了父母亲和齐湛之外。还有齐叔和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齐叔沉声道,“快过去。”

  这句话是对那几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说的。

  小伙子们应了,往怪物那边走过去。

  他们手中拿着渔网。应该是想用网将他网起来。

  “娘,那是”齐妙轻声问母亲。

  “你祖父。”沈氏声音有些哽咽。

  啊,真是他

  他怎么穿成这样

  齐妙错愕不已。

  “你们等等。”齐正致忽然喊住了那些小伙子们。

  “三爷,您”齐叔和小伙子不解何意。疑‘惑’的问齐正致。

  “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劝劝父亲。说不定他能安静下来。”齐正致哑着嗓子说。

  他不想亲眼看着父亲被渔网网住,而后在网里痛苦的挣扎。

  不能让父亲受此等羞辱。

  “三爷,没用的。”齐叔忙摇头劝。

  可齐正致坚持。

  齐叔无奈,只得让小伙子们严阵以待。一旦齐正致出现危险,立即上前去施救。

  “父亲,父亲。我是三郎,是您的儿子。晚上还陪您说话,还给您洗脚呢,您快醒醒吧,父亲。”齐正致边往齐常新身边走,边深情并茂的呼喊着。

  齐叔也在一旁喊道,“侯爷,我是三宝子啊,天天陪您说话,陪您吃饭,陪您玩耍的三宝子,侯爷您冷静一点儿”

  可已经进入癫狂状态的齐常新,根本听不见任何人的呼喊声。

  就算他清醒着,他也只认识齐叔而不识齐正致是谁,何况此时他连齐叔都不知是何人了,哪里又知道你齐正致是哪位。

  故齐妙对父亲的举动,不仅不感动赞赏,反而认为他过于迂腐,表孝心表错了地儿。

  齐常新抡着棍子砸向离他最近的齐正致,并狂吼道,“如儿,如儿,我替你报仇,啊呜啊呜”

  语无伦次,面目狰狞。

  “三郎”见棍子砸向齐正致,沈氏面‘色’惊变,忙快速奔了过去。

  见此,齐妙也只好提剑跟了上去。

  她扭头喊,“哥哥你站在那儿莫过来,危险。”

  齐湛见父母亲和齐妙都过去了,他是想跟着去的。

  齐妙的呼喊声提醒了他。

  他手无寸铁,又地拳脚功夫,去了也无用,反而会让母亲和妹妹分神来照顾他。

  饶是沈氏跑得快,齐常新手中的棍子还是砸中了齐正致。

  不过幸好齐正致见势头不对就往旁边躲闪,只是被砸中了‘腿’,头避开了重击。

  “啊”齐正致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沈氏牙一咬,从齐妙手中拿过长剑,道,“妙儿你闪去一旁,让娘来。”

  说着,她右手轻轻一抖一翻,笔直对着齐常新手中的长棍刺去。

  唰唰

  木棍被长剑一截又一截的劈短。

  趁齐常新看着手中一小截短棍发呆的片刻功夫,沈氏长剑舞出几朵漂亮的剑‘花’,身子轻轻一跃,到了他的身后。

  牙一咬,沈氏用剑柄轻轻敲了下他的脖子。

  齐常新手一松,短木棍掉在地上,他的身体也软软的往下倒去。

  齐叔和两个小伙子及时扶住,其他小伙子们迅速上前,将齐常新抬离了现场。

  “多谢三夫人及时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齐叔抹了抹额上的冷汗。

  沈氏叹了口气,“唉,对父亲下手,实属无奈,齐叔谅解就好。只是父亲只是暂时晕了过去。你们可要小心些。”

  “老奴知道。”齐叔忙点头,又去关心的问齐正致,“三爷您的伤如何”

  “我没事,快去看父亲。”齐正致白着脸摆手。

  齐叔的确放心不下齐常新,他放了礼快速离开。

  齐妙兄妹帮着母亲将齐正致扶进了房间。

  看着齐正致青紫的左‘腿’,齐妙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活该。

  她知道自己这样想是大逆不道,可她就是认为父亲行事感情为先。理智滞后。

  受点伤。也算是对他的惩罚。

  若不是他的自以为是,他自个儿就不会受伤,幸好母亲身手好。否则谁知道后果会是怎么样。

  不满归不满,齐妙还是细致替他检查了一番。

  幸好只是伤了皮‘肉’,未伤到骨头,涂些活血化淤的跌打‘药’水。休息两三日就无事了。

  看着丈夫,沈氏很想责备几句。

  想了想。到了口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齐正致并未想自己的过错,只是皱着眉呢喃,“唉,父亲又遭罪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