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永绝后患(两章合一章)(1/2)

加入书签

  “啊,鬼啊”

  连曼芝看着白莲的脸,很夸张的尖叫起来。最快更新访问: 。

  徐澈也下意识看过去。

  俊美如‘玉’的面‘色’也变了几变,眸底深处滑过一抹浓烈的失望之‘色’。

  先前听白莲说脸被毁,他还是半信半疑,想着这话可能太夸张,也许只是蹭破了一点皮。

  眼下一瞧,这和毁了也差不到哪儿去。

  对她的好感,对她的怜惜,对她的牵肠挂肚,在看见这张脸之后,这些感情一点点在消褪。

  惋惜世上少了一位绝‘色’美人。

  也是到了这一刻,他惊觉自己对白莲的好感完全来自于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无关其他。

  他不禁后悔方才的言行举止。

  为了这样一个‘女’子而闯下今日之祸,真是太不值得。

  白莲感受到了徐澈嫌弃的眼神,仿佛跌入千年冰窖中,整个人都僵住了,万念俱灰。

  一直以为他对她是出自真心的喜欢,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现在才知,她错了。

  世间男子皆是贪恋美‘色’之蠢物,徐二公子也不例外,也是俗人一个。

  她咬着‘唇’拾起地上的面巾,重新‘蒙’了面。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眼看着事情就要成功了,若不是半路杀出这两个母夜叉,哪儿现在这些事儿。

  齐妙,又是你坏了我好事儿,等着,我做鬼都不会饶了你。

  白莲咬破了下‘唇’,却不知疼痛。

  此刻‘蒙’面又有何用,众人皆看清了她面上的伤。

  两道伤疤今儿早上刚刚掉了痂,‘露’出刚刚长出来的新‘肉’。

  因伤口深。新‘肉’凸出了皮肤表面,扭曲不平。

  猩红的颜‘色’在她细白的面上非常醒目刺眼。

  此刻不用讽刺和讥笑,众人的眼神已经足够摧毁白莲的骄傲。

  她引以为傲,也是她最为厉害的武器美貌,可能会一去不复返,从今往后她要低下高昂的头颅,随时随地接受他人的嘲讽。

  马氏让紫香带了两位婆子。将白莲押回了碧水阁。

  这儿很冷。马氏又提议众人回了海棠阁,再去处理余下事宜。

  在海棠阁内,林氏和徐澈向沈氏、齐妙和连曼芝赔礼致歉。

  沈氏叹了口气reads;暗兽来袭。对林氏说道,“徐夫人,我有心与你做朋友,只可惜徐二公子瞧不起我们安宁侯府。我也不敢高攀。

  咱们都是做母亲的,儿‘女’都是放在心尖儿上疼着。为了我家妙儿不再被伤害,往后咱们还是少来往比较好,我真的是怕了,不知道下回徐二公子又要做出什么荒唐事儿来。因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若有可能的话,下辈子我想和徐夫人做个知心好姐妹,今生恐怕是无缘了。”

  这是要和林氏绝‘交’的意思。

  “齐三夫人。是我没教好这孽畜,对不住你和五小姐。

  请放心。回去后我会严回管教,今生我们能相识相‘交’本就是缘分,我真的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情意,不想失去你这位好姐妹呢。”林氏用帕子抹了下眼角,声音哽咽着。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林氏好像苍老了好几岁,面‘色’泛黄,憔悴不堪。

  这件事对她的打击真的很大。

  “唉,徐夫人,我真的承受不起啊。”沈氏摇头。

  她本来就不想和徐家人来往,只是先前想着做得太明显非明智之举,只得做些场面之‘交’。

  眼下正好了有这借口,可以名正言顺的断绝往来,以绝后患。

  正说话间,宝笙匆匆过来,对着沈氏行了礼禀道,“夫人,林嬷嬷来了。”

  “快请”沈氏忙道。

  她整了整衣裙,又理了理头发,敛去满腹怒火,与齐妙一起往‘门’口迎去。

  难道是容昭郡主府的林嬷嬷

  林氏暗暗在心里想着。

  马氏和柳氏几人也非常‘激’动。

  林嬷嬷来安宁侯府好几回,她们还真的一次没见过。

  因为人家每回来,都是直接来找沈氏。

  今日终于能见着了。

  几人都起身,做出迎接的姿态。

  给林嬷嬷面子,那就是对容昭郡主的敬重。

  林氏和徐氏见她们这般郑重,不敢怠慢,也起身。

  沈氏与齐妙很快带了林嬷嬷进屋。

  见到满屋子人,林嬷嬷微怔,很快笑着道,“哟,今儿好热闹呢。”

  “呵呵,是呢。”沈氏轻轻笑了笑,并不多做解释。

  林氏紧走几步迎上前,套近乎道,“林嬷嬷,真是您老啊。”

  她见过林嬷嬷一回,故识得。

  林嬷嬷对着林氏低了身子施礼,客气的道,“原来是徐夫人,有礼了。”

  “不敢当不敢当。”林氏忙摆摆手。

  林嬷嬷不仅仅是郡主府的管事嬷嬷,她还是容昭郡主的‘乳’娘。

  容昭郡主亲生母亲走得早,自幼就是林嬷嬷一手抚养大的,容昭对林嬷嬷的感情胜似母‘女’,十分敬重和信任她。

  只是林嬷嬷为人行事都十分低调,人前人后从不摆架子耍威风,如此更让容昭和颜凡枫敬重reads;进击的巨人老公是童颜。

  在郡主府,林嬷嬷相当于是半个主人呢。

  众人一番寒暄之后,林嬷嬷笑着拿出一个烫金贴子,双手递向沈氏,“齐三夫人,今儿老奴是奉郡主之命前来给五小姐送贴子的。”

  沈氏忙道,“林嬷嬷,这哪使得,郡主有什么事儿直接吩咐一声就是,用不着如此客气。”

  林嬷嬷笑着将贴子塞进沈氏手中,道,“齐三夫人有所不知,这回不让请五小姐做旁的事儿,郡主是想邀请五小姐去郡主府做客。

  郡主十分喜欢五小姐,常常念叨着呢,还望五小姐到时能‘抽’空前去。”

  “这”沈氏又惊又喜,没料到容昭会下贴子请齐妙去郡主府做客。这可是莫大的荣誉呢。

  只是,她不知容昭到时会邀请哪些人,‘女’儿能不能应付得来。

  沈氏想了想,就道,“能得到郡主的邀请,那是我们家妙儿莫大的荣幸,是郡主抬举她。林嬷嬷。不知到时还会有哪些人”

  林嬷嬷道。“三夫人请放心,这回是家宴,郡主请的啊全都是家里人与亲近之人。无外人。

  呵呵,郡主还说了,不仅仅是只请五小姐一人,五小姐还可带她想带的人一起前去赴宴。”

  容昭‘性’格也有些古怪。对一些世俗的礼节并不怎么看重。

  你看她下贴子,请齐妙一个孩子。却没有带上沈氏或齐正致。

  沈氏顿时觉得手中的贴子沉甸甸的,眼角有些湿润。

  ‘女’儿被容昭郡主如此器重,做母亲哪能不‘激’动和骄傲呢。

  家宴,只请家里人和亲近之人。这表明‘女’儿在容昭郡主眼中是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