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一切皆是命(含月票10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齐妙见到连曼芝,心中暗暗吃惊。。 更新好快。,

  几日未见,她怎么清减了许多,厚重的脂粉也掩饰不住眉眼之间的憔悴。

  原本合身的衣裙,如今穿在身上直晃‘荡’。

  高挑的身姿越发显得纤细了,齐妙真担心一阵风将她给刮走了。

  “芝儿妹妹,你这是怎么了”齐妙上前拉了她的手,关心的问道。

  眼睛在她发间那支赤金累丝垂红宝石的步摇上扫过。

  那粒红宝石乍看是红‘色’,仔细一瞧又是紫‘色’,再换个位置又变成绿‘色’。

  这是一粒可以变换颜‘色’的宝石,十分罕见,价值不菲。

  连曼芝嘴角一撇,满面委屈的说道,“妙姐姐,我被人欺负了。”

  眸中泪光点点。

  “啊,谁又欺负你了走,咱们进屋去说,外面冷。”齐妙将连曼芝迎进了明月阁。

  进屋子后,齐妙与连曼芝二人一起坐在软榻之上。

  “怎么回事”齐妙问。

  连曼芝双‘唇’紧紧抿了抿,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起身对她十分郑重的行了几个大礼。

  “妙姐姐,替我娘给你说声对不住了。”连曼芝说道。

  “芝儿妹妹,有话直接说是,你这样做可生份了。再说了,连夫人好好的怎么要给我赔礼呢”齐妙起身将她按坐在软榻之上,嗔道。

  连曼芝重重叹了口气,说道,“妙姐姐你还记得上回我给你说过的话吧,是我娘提亲那件事。”

  “嗯,还记得,怎么了”齐妙轻轻点头。

  “唉”连曼芝又叹了口气,说道,“我们都知道我哥是配不上妙姐姐你的,包括我娘”

  既知道配不上,那为何还说那些话

  是故意来咯应人的么

  齐妙听了这话。不由在心中冷笑。

  连曼芝顿了下之后,面‘色’变得‘激’动起来,“其实这一切都怨我二表哥,要不是他。我娘怎会说那些话,又怎会惹了伯母生气,也让妙姐姐你心里不舒服。”

  “这件事和徐二公子又有什么关系”齐妙心神一凛。

  徐澈这畜生他又干了什么

  连曼芝一脸的忿怒之‘色’,咬牙切齿的说道,“妙姐姐你有所不知呢。二表兄挑唆我哥哥,说妙姐姐你不仅人好,还还非常富有,若娶了你,嫁妆几辈子都‘花’不完,让我哥来提亲求娶。

  我那蠢材哥哥真的信了这些话,去找我娘。

  我娘知道蠢材哥哥配不上妙姐姐,没答应,可哥哥不仅三番五次的央求,后来还以死相‘逼’。我娘只好答应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齐妙问。

  连曼芝拭了下眼角,垂着眸子低声说道,“回徐府第二日,我外祖父发了通大脾气,不仅舅母伤了、二表兄挨了打,我和母亲也被赶走了。

  回到家,哥哥问亲事说得如何了,我娘生气得骂了他,还打了他一巴掌呢,这些话都是我亲耳听哥哥说的。绝不会有假。

  哥哥不了解妙姐姐你,若非二表兄挑唆,他绝不会好好的动了那种心思”

  齐妙没有说话。

  连曼芝这番话的信息量太大了,她得理理。

  林氏伤了。徐澈挨打,徐氏被徐太师赶出徐府

  徐太师好好的为何发这么大脾气,所为何事

  与提亲那事相比,齐妙更想知道这些。

  对于徐澈,她恨他,而他也很想她死。

  说来也还真是奇怪。她恨他,是因为前世的种种,仅仅因为一个白莲,他对她的恨已经超乎她想像。

  难道他也记得前世

  不过看他言行举止倒不像。

  如此看来,他们二人真是命中注定的宿敌,仇恨早扎根在二人骨子里,一触即发。

  齐妙‘唇’角的笑容有些冷冽。

  连曼芝见她并晌没说话,以为她生气了,忙拉了她的手,可怜兮兮的说道,“妙姐姐,我娘已经知道做错了,非常后悔,求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也不要不理我好吗”

  齐妙抿‘唇’轻轻一笑,反握了下她的手,说道,“芝儿妹妹请放心,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我不会不理你的。”

  连曼芝高兴的笑了。

  齐妙问道,“对了,芝儿妹妹,你说你舅母伤了,二表兄挨了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连曼芝反问她。

  齐妙摇摇头。

  心想自己怎会知道这事。

  连曼芝蹙了蹙眉,说道,“其实具体情况也不是十分清楚,只是那天外祖父从朝中回来之后,黑着一张脸将我们所有人都喊了过去我先回了屋

  舅母被舅父用‘花’瓶砸晕了过去,血从嘴里流出来,可真吓人后来外祖父又请了家法,罚了二表兄,外祖父也知道我娘来提亲这件事,很恼火

  后面的事情是听我娘说的,听外祖父话里的意思,应该是齐伯父去找了他,将那日后‘花’园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哦,对了,好像那个九王爷也在场”

  父亲去找徐太师理论了

  纪陌也在

  齐妙再次面现讶‘色’,这些事情她并不知道。

  那日父亲来道歉,只是说纪陌讲了那几句话,至于他为何而讲,父亲并没有说,更没提什么徐太师。

  徐澈这次受这么重的惩罚,应该与纪陌有关。

  徐太师极好面子,父亲对徐澈的控诉之辞,要是没旁人听到,他不仅不会承认,反而还有倒打一耙的可能‘性’。

  回去后最多将徐澈痛骂一顿,不会下次痛手。

  偏偏这些话被纪陌听见。

  依着纪陌的‘性’格,肯定说了一堆难听至极的言辞,徐太师受了此等羞辱,又怎会轻饶了让他丢人的徐澈。

  徐家这回遭受的这些,徐太师定视为耻辱,会怀恨在心。

  哎,纪陌呀纪陌,你这样四处得罪人真的合适么

  你真的不怕被人报复么

  齐妙错愕的发现自己竟然担心起纪陌来。

  连曼芝临离开时,将一个食盒递向齐妙。说道,“妙姐姐,这是我亲手做的小点心聊表歉意,也不知合不合你心意。”

  齐妙将食盒打开。点心的香味顿时扑鼻而入。

  仔细一瞧,点心被做成了玫瑰‘花’形状,很漂亮。

  “芝儿妹妹你手可真巧,这样漂亮我都不舍得吃呢,我很喜欢。”齐妙喜悦的夸。

  “姐姐喜欢好。今日先回了,改日我再做其他的拿来给姐姐尝。”得了夸,连曼芝非常高兴,小脸红朴朴的,笑容羞涩。

  “好,那有劳妹妹了。”齐妙也没有拒绝。

  她亲自将连曼芝送出了安宁侯府的大‘门’。

  回到明月阁,月夏指着食盒问她,“小姐,要不要尝尝。”

  齐妙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食盒微微出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