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最后的挣扎(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一身紫衣的纪陌躺在西园一处楼阁的屋了几句不好听的话。”颜六将齐妙先前所说的话简单复述了一下。

  “怎能这样,走,我们赶紧过去瞧瞧齐五小姐。”颜三脸‘色’有些严肃,认为十斤做得过分了。

  三姐妹匆匆走了过来。

  齐妙收回眼神,在心中无奈的叹气,有些疑团一日不解,她一日无法安宁。

  颜三在齐妙身旁坐下。关心的问,“齐五小姐,你好好的怎么哭了?瞧这眼睛肿得,六妹,将‘鸡’蛋给我。”

  她瞥了眼十斤,似有责怪之意。

  不管十斤心里有何委屈,但齐妙是客。他都不能如此待齐妙。

  颜三拿了‘鸡’蛋。轻柔的敷上齐妙的眼。

  敏感的十斤读懂了颜三的眼神,薄‘唇’紧抿了抿。

  “颜家三位表妹,是我太唐突令齐五小姐受了委屈。我已经致歉。”他起身,拱了双手,冲着颜家三姐妹道歉。

  今日这事,本就是他错了。

  可不能扭捏的否认。

  颜三看齐妙。

  齐妙轻轻点头。说道,“罢了。只是一场误会,让三位姐姐担心了。”

  “没事就好。”颜三见齐妙并没有生气的表现,暗暗松了口气。

  齐妙今日是客人,而容昭郡主又托颜家三姐妹照顾。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到时她们三姐妹也无法向容昭郡主‘交’待的。

  十斤就此先离开了。

  对于颜家三姐妹真诚的关心,齐妙内心存了感‘激’。

  一直到离开容昭郡主府。齐妙都没有遇上纪陌。

  这来之前,她还想着他一定在的。准备找个机会问问他罗子青到底是谁呢。

  结果让她有那一点儿小失望。

  不过也很快释然。

  其实就算他在,也不定会告诉她答案的。

  他要真想说,上次在徐府就告诉她了。

  唉,眼下只能希望秦丝姐姐能早些想起来罗子青这人,对了,最好还让秦丝姐姐帮忙查下这位小名十斤的少年来历。

  近来事情比较多,这件事倒给耽搁下来。

  此次赴宴是宾主尽欢。

  在回府的马车上,沈氏也显得很高兴,眼角眉梢笑意尽显。

  她并不是高兴自个儿结识了颜家人,而是亲眼见到容昭郡主对‘女’儿的喜爱,这不仅仅是她的骄傲,更是对‘女’儿的认可。

  旁人对儿‘女’的认可与喜爱,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比什么事都值得开心。

  “……容昭郡主人很好,为人亲切又谦和,传言果真都是不可信的。”沈氏笑着说道。

  “传言历来如此,多是不实之言。”齐妙也笑着点头。

  母‘女’二人又说了会儿话。

  沈氏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齐常新来,

  她就问齐妙,“妙儿,上回你问了那些事儿,可曾想到该如何救治祖父?”

  在未听到祖父那些事迹之前,齐妙对他还是颇有好感的,一‘门’心思想要治好他。

  可现在,她反而认为他疯了比较好。

  这样的他不会再做什么怪,若病好了,谁知道会不会再‘弄’个什么四姨‘奶’‘奶’回来,到时指不定又会搭上几条人命。

  若真这样,她倒成了害人的罪魁祸首。

  所以,她摇摇头,“娘,暂时还没想到比较好的办法呢,这病不太好治,唉”

  见她愁着眉头叹息,沈氏又后悔提及这事,忙安慰,“妙儿你别急,娘也只是随口问问,祖父这病自是极难,否则也不会治了几年都没效果。”

  “嗯,我知道的。”齐妙轻轻点头。

  沈氏很快将话题转移了。

  马车缓缓的往安宁侯府行去。

  碧水阁。

  那片半月形的‘花’圃也不知多久无人打理了,四处散落着枯枝烂叶,稀稀拉拉开着三两朵惨白的‘花’儿。

  白莲独自一人坐在冰冷的榻上,面‘色’青灰。

  自从上回与徐澈二人后‘花’园‘私’会一事被闹开之后,碧水阁内越发的死气沉沉。

  当日,她原本以为徐家人走后,她肯定再会遭殃受罚。

  她一直忐忑着从午时等到黄昏时分,也没见有什么人来碧水阁找她。

  四下里静悄悄的,就像事情不曾发生过一样。

  她被人遗忘了

  与遗忘相比,她宁愿马氏气急败坏的来找她,说她坏了安宁侯府的名声,也希望沈氏能来斥责她,说她让齐妙受了委屈。

  如此才能表明她还是个活人,对旁人还有威胁。

  可现在,马氏她们连数落她都不愿意了,由此可见在她们心中。她已经不值得一提。

  不行,绝不能这样下去。

  那个徐澈看样子也是靠不住的,那日被他瞧见了我面上的伤疤,他当场眼睛里就‘露’出了嫌恶之‘色’。

  早晓得他这般薄情,我就不该想着那主意,枉费我那么多眼泪和情感。

  白莲紧咬下‘唇’,为未来而担忧。

  想了想。她起身去找姚氏。

  姚氏坐在窗前。单手托腮看着空‘荡’死寂的院子发呆。

  “你整日坐这儿发呆有何用,怎不想想我们该怎么脱离困境?”白莲进了屋子,看着颓废的姚氏。十分不满的责怪。

  白莲认为身为母亲,姚氏是失职的。

  出事至今,姚氏要么顾影自怜,要么就是垂头丧气。要么就是怨天尤人的骂马氏沈氏,从未主动的去想主意解二人眼下之困境。

  姚氏侧头看了眼白莲。又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外面。

  她轻轻叹了口气,说道,“该想的办法都想了。结果受罪吃苦的还是我们自个儿,还能有什么好主意。”

  “你只知道发呆,当然想不出好主意。”白莲十不分满的反驳。

  “你倒是主意多。可结果又如何呢?那日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徐二公子能帮你吗?可结果呢,他不仅没能帮你。你自个儿反而又被人侮辱了。

  为了你这馊主意,我无缘无故又挨了那几个婆子一顿揍,这身子天天疼得厉害,可曾见你过来关心的问一声?”又被‘女’儿埋怨,姚氏也变得‘激’动起来,陡然起身,食指点向白莲骂道。

  那日为了让白莲顺利离开碧水阁,姚氏又故意装疯撒泼,将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白莲则趁机离开。

  为了让姚氏安静下来,那些婆子自然是施些拳脚的。

  姚氏身子骨娇弱,婆子们的糙拳落在身上,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