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遇刺(两章合一)(1/2)

加入书签

  屋子里安静。-

  铜鼎内银炭燃烧时偶尔发出轻微的毕剥之声,众人都清晰可闻。

  就连一直垂眸神游方外的白莲,也抬了脸。

  那张脸苍白无血‘色’,神情痛苦‘迷’惘,像一只不知途的小绵羊,孤独而又无助。

  令人心生怜惜。

  齐正致看向姚氏时,目光不经意间瞥向白莲,心猛得揪了下。

  将来连个光明正大的姓氏都无,莲儿可怎么活下去?

  不过这怜惜也只是那么一瞬间。

  在看到姚氏那张令人憎恶的颜面之时,他的神情变得肃穆。

  齐正致冷着脸,不悦的问姚氏,“姚表妹,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与白兄是好兄弟,这是事实,怎么在你那里倒变成可笑的事情?”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答案呢?”姚氏弯着‘唇’角,嫣然一笑。

  美人就是美人儿,饶是头发零‘乱’了一些,眼睛红肿了,面上妆容‘花’了,神情憔悴了几分,这一笑依旧风姿绰约,另有别样的风情在她眸间流转。

  明‘艳’娇美的笑容是赏心悦目的,而凄苦冷凝的笑容却让人心弦骤然间收紧,随之而来的是怜惜与疼爱。

  此刻站在姚氏面前的要是一群对她不了解的男人,一定会对她心生怜惜,进而将她搂进怀中好好疼爱与保护。

  齐正致等人早就看穿她蛇蝎一般的本‘性’,除了厌恶还是厌恶,饶是你笑得倾国倾城,也无人心动。

  到了这时候,姚氏倒也没指望自己能让眼前的男人们对她神魂颠倒。

  她笑,是因为她得意。

  这句话的答案,她永远不会告诉齐正致,让他自个儿去想去猜去琢磨吧。

  他应该琢磨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真实的答案是什么,也许有一天,他承受不了就疯了。

  若真如此。那就上天开了眼,替她报了仇。

  齐正致,今生我对你情深意浓,可你视而不见另娶她人。就是我最大的仇人。

  若嫁了你,我又何至于落到今日这般田地,更不会被白言峰折磨了那些年。

  恨恨恨

  姚氏心中是满满的仇恨。

  白叔公寒着脸看向姚氏斥道,“姚氏,你一个失贞的无耻‘妇’人。还有脸在那儿故‘弄’玄虎。十郎对重情重义的三爷,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又怎么会取笑?

  你当十郎像你这般忘恩负义心肠歹毒吗?”

  他本就对姚氏厌恶至极,现听她又出言讥讽白言峰,更加恼火。

  恨不能几脚直接将姚氏踹死算了,眼不见为净。

  否则一见到她,就能想到十郎头上那的可是一直‘侍’候十郎的那个小厮,个儿不高,面相忠厚老实。可是?”

  “对对,正是他,以前他随白大哥来过府里,我对他有印象,的确是很忠厚的一个人。”沈氏笑着点头。

  白叔公说道。“木瓜那小子大名叫侯世杰,木瓜是他小名,家里穷得叮当响,父亲早逝,就靠老相亲拉扯着。

  他母亲与十郎母亲乃是堂姐妹,十郎心软,见他家实在是穷得很,后来就带了他在身边贴身‘侍’候,加是又是亲戚,也比旁人信得过。”

  沈氏眸子亮了亮。

  她立即又问。“那叔公可知道他眼下在哪儿?是否就在云州府?听说他母亲身子不太好,姚氏就放了他回去照应母亲了。”

  白叔公点点头,“他母亲体弱多病,十郎走了之后,木瓜的确回了云州。

  木瓜当时还来家里看了我,并替十郎给我叩了三个响头。木瓜说十郎生前曾叮嘱过,他若在外面遇上什么不测,让木瓜一定要回到云州府给我磕头谢罪,说往后不能再照顾……”

  提及往事,白叔公老泪。有些说不下去了。

  白言峰父母走得早,是白叔公一手将他抚养成才的,他一直将白叔公视为父亲,这也就是齐正致和沈氏二人敬重照顾白叔公的原因。

  沈氏立即安慰道。“您老请节哀,白大哥对您真是孝顺,他若知您如此,一定也会不安的。”

  白叔公用力点点头,将眼泪抹干,并道了歉。

  他很快又平复了情绪。接着说道,“不过,自从这回后,他再也没来过我这儿,他当时说要带他老娘去其他地方看病。

  谁料这一走,就再也没了音讯,至于去了哪儿,老汉也曾打听过,却无人知晓。”

  唉,线索又断了。

  沈氏在心中很失望的叹了口气。

  这消息是齐妙让母亲帮忙打听的。

  虽然白莲母‘女’很快就要离开安宁侯府,这件事也算是有了个结果,可她还是想‘弄’清当年事情的真相。

  若白言峰真的是为救父亲而丧命,那么他们一家人报恩是理所应当,可若事实并非如此,虽说这些年的付出无法挽回,但起码能将压在父亲‘胸’口上那块巨石搬开,日后也能过得轻松一点。

  “不知三夫人找木瓜有何要事?可需要老治回去再打听打听?”白叔公又好奇的问了一句。

  “罢了,就不劳叔公再费这心思了,是我家老爷一直放不下木瓜,说当年木瓜对白大哥十分忠心,若能找到他,也要好好照应他一番。”沈氏轻轻摆手,寻了个借口。

  若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