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孰真孰假?(含月票14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死了?怎么可能?”沈氏与齐妙二人异口同声反问。-79-

  齐妙认为一定是自个儿耳朵出了问题。

  白莲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她还要来找自己报仇呢,她怎么舍得就此死了。

  沈氏同样不敢相信。

  齐正宁这才点点头,“四弟所言非虚,不仅白莲死了,姚氏也死了。”

  平日里他最为讨厌姚氏母‘女’,可真的听闻此噩耗,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般高兴,

  心情反而有那么一点儿沉重。

  毕竟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八年,所有的仇恨也在得知这消息的那一瞬间消失。

  人死恨消

  齐妙问,“她们是怎么死的?”

  齐正宁解释了下原因。

  报案之后,第二日府尹就派了衙署的捕快前去追捕白莲。

  原本白家人是头日下午走的,按理说捕快们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她,谁料在追捕的途中,他们又遇上了一起凶杀案,他们就停了下来,耽搁了一些时间。

  前儿晚上他们终于追上白莲,等他们赶到她所住的客栈,却惊愕的发现客栈已经陷入了火海之中。

  而白莲与姚氏二人就此葬身,他们只找到烧成焦炭样的尸身。

  “那白家人和我娘派去的几位婆子呢,他们情况如何?”齐妙顾不得去想许多,忙追问这事,满面焦灼之‘色’。

  白家人是她和母亲特意请过来的,婆子们是母亲派去的,他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们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他们都无‘性’命之忧,除了一个婆子伤重些外。其他人只是轻微的烧伤,无碍。”齐正宁答道。

  沈氏皱着眉头问,“大哥,那客栈好好的怎会着火?捕快们可曾查明缘由?”

  齐正宁答道,“具体着火的原因,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纵火。还在调查之中。结果还未明了。”

  沈氏轻轻点头,心情并没有因这消息而晴朗起来。

  她只是在想,要是三郎得此消息。一定很伤心。

  说不定在心中还会暗暗埋怨她,要不是请了白家人前来处理这件事,白莲母‘女’又怎会出事?

  齐妙垂眸沉‘吟’。

  这件事里外都透着蹊跷。

  那么多人住在客栈中,怎么只有白莲母‘女’送了命。而其他人只是轻伤,也真是太巧了。

  她眸子轻轻转了转。也问齐正宁,“大伯伯,咱们府上那位受伤最重的婆子,火起时她在哪儿?为何只有她伤的最重?”

  齐正宁摇摇头。“这个我未细问,捕快们也未明说,毕竟他们最初的目的只是去抓捕白莲。如今白莲已死,此案就算是终结了。

  至于客栈失火的原因。这是另外一桩案件,他们已‘交’由当地官衙去处理,我们要想知道详情,可去陈州府了解。”

  这些消息均是亲眼目睹事件经过的捕快们所说,具体事宜他并不了解。

  况捕快们所说的这些,到底是真假他都不敢断定的。

  虽说他们不敢说谎,可世事难测,又有谁知孰真孰假呢?

  齐妙哦了一声。

  成州府离京城近两百来里地,白家人这些日子在路上还真是没敢耽搁呢。

  路有些远,探听消息还真是不太容易。

  也许是她对白莲母‘女’成见太深吧,心里一点儿也不踏实,总觉着这事没那样简单,要看见事实才放心。

  齐妙没有当众说出心中真实的想法。

  马氏长长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这是她们的命,也是她们自个儿作出来的,怨不着旁人。

  她们落到这下场,也算是弥补了以前犯下的那些错处,人死如灯灭,所有仇恨也就此消了吧,往后这些事就莫要再提了。

  都散了吧,老三媳‘妇’,你好好照顾老三吧,这事暂时莫对他说,省得他到时又犯糊涂。”

  这番话,说是劝旁人,实则是在安慰她自个儿。

  她对鬼神之说是相信的。

  眼下白莲与姚氏已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鬼魂,她有些害怕她们会来找她算账,故将责任全推在了她们身上,将自己撇得干净。

  “嗯,我知晓的。”沈氏点头应下。

  再次在心中叹了口气。

  就连婆婆都这样想,由此可见三郎要是知道这事,是真的会伤心。

  齐妙出了东次间,发现‘阴’沉的天空又飘起了雪‘花’儿。

  雪片很细很小,稀疏的很,落在地上很快就化为无有,徒留一丝丝‘潮’湿的水迹。

  心里揣着事儿,陪母亲回海棠苑的路上,齐妙一直沉默不语。

  “妙儿,你怎么了?”沈氏关心的问。

  齐妙侧头看向母亲,问,“娘,您对白莲母‘女’葬身火海一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