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从中作梗(两更合一章)(1/2)

加入书签

  来敲‘门’的是十斤。-

  他看了看屋内其他几人,将视线落在齐妙身上。

  “齐五。”他咧了嘴唤。

  ‘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

  齐妙走过去,微微抬了脸问他,“何事?”

  面‘色’平静,实则是如芒在背。

  她知道宝笙正用异样的眼神紧紧盯着她呢。

  这感觉有些不好受。

  十斤搓了搓双手,笑着问她,“你在做什么?”

  齐妙答道,“我们正准备歇了,十公子难道不累吗?若无其他事,就请先回吧,我们乏了。”

  十斤立即用嫌弃的眼神看她,“怎么睡这样早?走走,我点了一桌子好菜,一人吃很无聊,陪我一起去吃吧。”

  不提吃的倒还好,一提及,齐妙还真觉的有些饿了。

  先前吃的那一碗面条,早就被寒气给消了。

  方才回来时,她是准备再叫些吃的,后来想想吃了之后还要消食,实在是麻烦,就作罢。

  这肚子还真是不争气,越想吃的就越饿。

  不过,要让她和他同桌吃饭,她肯定不会同意。

  “走吧,还愣着做什么?”她张口正‘欲’拒绝时,十斤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很轻松就她拉去了房外。

  “喂,你做什么,快松开我。”齐妙低声喊着,并去挣脱他的手。

  可她却发现自个儿言行不一致。

  口中说着不要,挣扎的力气却小得可怜。

  我何时变得这般柔弱了?

  她忍不住鄙视自己,知道又是那该死的陌生记忆在作祟。

  就这样,她被十斤给拉去了楼下的大堂。

  大堂内没有其他客人,只有扒拉着算盘的掌柜。隐隐有香气从后厨飘出,使劲儿的往鼻子里钻。

  楼上的房间内,秦丝‘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宝笙与‘春’儿面面相觑。

  这是什么情况?

  不对,小姐被那人强行给拉走了。

  宝笙忽然反应过来,忙推了推‘春’儿,当先跑出了房间,“我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跟上小姐啊。”

  ‘春’儿忙拉了拉秦丝。“秦丝姑娘,咱们也走吧。”

  秦丝点头应好。

  三人将楼梯踩得咚咚响,快速下了楼。

  见齐妙与十斤正坐在一张四方桌前。宝笙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十斤看着齐唰唰站在齐妙身后的三人,双‘唇’不由抿直。

  先前见她们未跟着,他心里还在暗赞她们懂事儿,谁知她们终究还是跟了下来。像三根铁柱子杵在那儿。

  他的不高兴是显而易见的。

  齐妙看着满桌丰盛的菜肴眼眸微眯。

  她本来还想着让秦丝她们一起吃,现在看来。眼前这人肯定不会答应。

  于是她就对秦丝说道,“秦丝姐姐,你们先去点菜,多点些。点两个我爱吃的呀,等会儿我们一起。”

  “好嘞。”秦丝脆声应了。

  她就拉了宝笙与‘春’儿,在齐妙邻桌坐下。并唤来掌柜的点菜。

  十斤抿‘唇’看着齐妙。

  齐妙面‘色’平静,眉眼舒展。

  灯光笼罩下。她浑身似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墨‘色’的眸子亮得灼眼。

  他知道,她要是真的去旁边那桌用膳,自个儿难道还能强‘逼’着她留下不成?

  就算强留下她,她不高兴,那又有何意义?

  十斤就闷声说道,“罢了,别点菜了,让她们一起过来吃吧,反正我们也吃不了。”

  “好。”齐妙‘唇’角轻轻扬起,就侧头唤秦丝和宝笙她们。

  秦丝毫不犹豫的起身,径直坐了过来。

  宝笙与‘春’儿则道,“不了,我们就在这边吃。”

  她们二人是丫鬟,可不敢与主子同桌而食。

  “在外面,不必守那些虚礼,一起吃热闹。”齐妙将她们也拉了过来。

  见齐妙展了笑脸,十斤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

  他将面前那只梨形白‘玉’瓶递向齐妙,说道,“这里是上等的蜜酒,特意为你准备的。”

  齐妙将瓶子接了过来,还未打开,就有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不过这酒香味中没有辛辣味,而是带着甜甜的‘花’果香。

  她将瓶子打开,酒香味更加‘诱’人,倒了一些在杯中,甘浓的美酒清亮‘迷’人。

  不用尝就知味道应该不错,且是上等的好酒。

  “陈州这地儿还有这等佳酿。”齐妙好奇的问。

  “任何地方都有好东西,就看你会不会找,这正是我的强项。”十斤见齐妙对酒极满意,他高兴的挑了挑眉,言辞之间颇为骄傲。

  不知为何,听着这句明显带有吹嘘意味的话语,齐妙不仅没有反感,反而情不自禁笑了。

  她认为十斤有些小孩子心‘性’。

  有点小能耐,就迫不急待要在人前来显摆一下,生怕旁人不知。

  见她笑了,十斤眯了蓝眸,像献宝样说道,“你快尝尝,味道极好,特别适合你。”

  齐妙还没反应,眼前忽然‘花’了‘花’。

  定神后发现,面前的酒杯的失去了踪影,连带着消失的还有白‘玉’瓷瓶。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纪陌已经出现在十斤身旁,正面对着她。

  纪陌看着她皱眉,说道,“天这般晚了,还喝什么酒?”

  酒杯与瓷瓶均在他手上。

  虽然话语略带指责,却无法掩饰隐藏的关心。

  齐妙抿了‘唇’,她很想说自己喝不喝酒干他何事,再说了这点酒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回到安宁侯府后,她鲜少喝酒,以前在燕关,这种蜜酒可没少喝。

  因以前边先生曾对外祖父说蜜酒十分适合‘女’子喝,美容养颜,外祖父于是就‘弄’来了许多上等的蜜酒让她饮。

  只可惜,蜜酒喝了不少。这颜容却并没有什么改变。

  也不知道是边先生所言为虚,还是自个儿不争气。

  不过她的酒量倒和父亲有得一拼。

  就这种不醉人的蜜酒,她三杯必醉,喝了不少年,酒量从未改变过。

  故以前外祖母每回只许她喝一杯,从来不过量。

  心里是这般想着,但齐妙很自觉的不和他辩驳。

  她不说话。并不表明其他人也不说。

  十斤立即站直了身体瞪向纪陌。蓝眸里蓄满了怒火,低吼道,“纪陌你太过了。齐五喝不喝酒好像轮不着你来管吧?”

  这酒是他好不容易寻来的,难得齐五也很喜欢,这讨厌的纪陌却要从中作梗来破坏。

  真是可恶至极。

  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面对十斤的愤怒,纪陌依然‘波’澜不惊。只是低声道,“十斤。她可是一个姑娘家,又出‘门’在外,你让她喝酒万一出了什么事儿,你能否担当得起?”

  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面‘色’变得郑重。

  十斤薄‘唇’紧紧抿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