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动机(1/2)

加入书签

  齐妙伫立窗前,看雪‘花’纷纷扬扬飘落。-79-

  分明极累,却睡不着。

  脑子里的思绪有些‘混’‘乱’。

  烛火摇曳生辉,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秦丝轻轻推‘门’进来。

  齐妙就侧头问她,“那两人打起来了?”

  方才几人在屋子里听到了楼下有碗盏碎裂的声音,她本能的就想出‘门’去瞧,有些担心纪陌与十斤起争执。

  可宝笙与‘春’儿却不许她出去。

  她们两可不眼瞎,先前在楼下吃饭时,就感觉到纪陌与十斤二人之间火‘药’味极浓,随时会被点燃爆发。

  那两人看着都不是好惹的主,她们可不敢让自家小姐掺和进去。

  齐妙只好让秦丝去瞧瞧,有事回来告诉她一声。

  面对齐妙的询问,秦丝轻轻摇头,眉头紧锁。

  她一直在想着纪陌与十斤二人的对话。

  没想到十斤竟然就是罗子青,且看他那副对罗姓极痛恨的样子,他极有可能就是成南王的嫡长子罗子青,而非旁人。

  观他对妙儿过分亲昵的态度,一定对妙儿有旁的想法。

  他要真是那个罗子青,眼下他的处境和名声就非常尴尬,妙儿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上回妙儿曾问过罗子青是谁,这其中也不知有什么内情?

  那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她方才所听所看到的一切呢?

  秦丝有些拿不定主意。

  “那你怎么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齐妙追问。

  “哦,没有。”秦丝决定暂时不说十斤真实的身份,等她考虑清楚之后再决定说不说这件事。

  “真的没有?”齐妙不信,又追问。

  “真的没,时辰不早了。我们睡吧。”秦丝扬了‘唇’角笑,并将话题转移。

  齐妙见秦丝不愿意多说,也就没再多问。

  她关了窗户,和秦丝一起躺在了‘床’上。

  “对了,秦丝姐姐,最近有没有去看你师兄呀。”齐妙想起这事,就关心的问。

  提及师兄。秦丝的神情顿时变得落寞。

  她叹息了一声。点了点头,“上次接白家人来京,恰好路过灵山寺。我去找过他一回。他对我依然冷漠,说不认识我,很绝情。

  唉,都怨我自个儿。何必跑去自寻烦恼,真是傻。”

  她笑了笑。

  笑容苦涩而又酸楚。

  看爽朗活泼的秦丝为情而伤心痛苦。齐妙心里也不好受。

  她知道,世上最伤人的东西就是情。

  亲情爱情和友情,这三情皆能伤人与无形,有时可能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简单的动作,就会将你伤得体无完肤。

  这一点。她是深有体会,父亲待她即如此。

  齐妙认真想了想。肃了脸‘色’问秦丝,“秦丝姐姐,有句话,其实我想了好久,一直没好意思用你呢。”

  “问吧,你我之间还用这样生分吗?”秦丝狠狠瞪她。

  “嗯。”齐妙点点头,“秦丝姐姐,我的话可能不太中听,你别介意呀。我就是想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