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告知真相(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京城的天气比陈州还要寒冷。-

  在屋子里都能听见外面呼啸的风声。

  屋内燃了银炭,温暖如‘春’。

  齐妙着薄袄,坐在铺着厚厚毡绒的软榻之上,长发垂在身前。

  她拿着蓖子轻轻梳理着头发。

  回京之后,用了陌生记忆中那乌发的方子还真是有效。

  以前头发干枯泛黄,还掉得厉害,眼下自个儿这头发虽不能说黑发如瀑,光滑如缎,却也有了黑亮的光泽,触手柔软莹润。

  沈氏也发现了‘女’儿头发变好看了,换做是平日里,她一定会夸上几句。

  可今儿她心情有些‘乱’,就直奔主题问齐妙,“妙儿,那位十公子是否就是上回你救的那少年。”

  “对,就是他,十斤不是他真名。上回在郡主府遇见他,我也曾问过他大名,他不愿说,我只好称他为十公子了。”齐妙坦然的应道。

  “这人也真是奇怪,名字取了就是让人唤的,怎么就不愿说呢?”沈氏轻轻摇头。

  不靠谱,不诚实

  要是诚心待人,就该告诉大名,并非用一个不知真假的小名来糊‘弄’。

  她再次给十斤打上标签。

  这印象自然就更差了。

  齐妙本能的替十分辩驳道,“他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我听颜家几位小姐也唤他十表兄呢。”

  “如此说来,他是颜家的什么亲戚。”沈氏说道。

  这话既是对齐妙说,又是自言自语。

  “应该是吧。”齐妙点头。

  沈氏也点点头,话锋一转,又问,“听说此次去陈州府,九王爷和这位十公子对你十分照顾呢,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和他们‘交’情匪浅呢,能告诉娘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她语气温和,还对齐妙眨了眨眼睛,就像在八卦什么一样。一点儿也没将心中的焦虑表现出来。

  对母亲,齐妙是了解的。

  她知道母亲不像现在表现的这样镇定,问这番话全是出自关心。

  虽然她与他们之间关系清白简单,但她还是准备细细的给母亲解释清楚。省得惹母亲担忧。

  “噗。”齐妙抿‘唇’笑了。

  笑容娇俏明媚,一双黑‘色’的杏仁眸中清澈纯净,能看得见她内心的坦‘荡’。

  既无羞涩,更无心虚和害怕。

  沈氏点了她的额,嗔道。“你这孩子,娘问你话,好好笑什么。”

  “嘻嘻,没笑什么,好吧,我来正儿八经回答娘的问题。”齐妙笑着放下篦子。

  她敛了笑容,认真说道,“娘,我与九王爷并不熟悉,只是在容昭郡主的府上见过两回。郡主不仅是九王爷的姑母。还是他的舅母,他对郡主十分孝顺。

  对我治好郡主的病,九王爷很感‘激’,这回去陈州府,他恰好在那儿,就将提前知晓的一些消息说给我听了,说实话,对他的帮助,我也特别意外呢。”

  “你们既然认识,那为何后来在客栈马厩你与他打招呼。他又不理会呢?”沈氏又问。

  她分明不怎么信‘女’儿的解释。

  纪陌是何许人,别说妙儿治好的是他姑母的病,就算救了他自个儿,恐怕也不会道声谢。他又怎会为容昭郡主来向妙儿谢恩。

  听宝笙话里的意思,他不仅主动来提供消息,还极有耐心,说得非常细致。

  这怎么都不像是纪陌能做出来的事儿。

  除非他对妙儿……

  呸呸

  沈氏忙在心里啐着,将这个念头赶出脑子。

  “娘,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不理我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嘛。”齐妙翻了个白眼,理所当然的应着。

  她现在还没有‘弄’清楚纪陌的真实目的,不好对母亲说太多。

  沈氏暂且放下这个问题,又问,“妙儿你为何要谢他?他对你爹爹说了些什么?”

  “这件事父亲没对您说吗?”齐妙反问母亲。

  哼,父亲极好面子,被人训斥这种事,他才不会说给母亲听呢。

  果然沈氏摇头,说不知。

  “就是上回徐澈在咱们家后‘花’园想打我,第二日父亲不是去找了徐太师嘛,当时九王爷应该也在吧,他好像不仅嘲讽了徐太师,还将父亲数落了。

  那日父亲回来后去了明月阁,说了很多话,说往后一定会善待我,后来父亲特意跑去买葱油饼给我吃。”齐妙说道。

  经齐妙一提醒,沈氏想起那日齐正致归家后反常的表现。

  难怪他当时脸‘色’那样难看,像受了什么打击却又不愿意明说,原来是被纪陌骂了。

  沈氏在心里暗暗想着。

  再观丈夫后来对‘女’儿态度的转变,她认为骂得好,早该骂了。

  对纪陌,沈氏也多了两分感‘激’。

  只要对‘女’儿有益的事情,她都是赞成的。

  可纪陌为什么要帮妙儿说话呢?妙儿到底还隐瞒了些什么呢?

  她不信事情就这样简单。

  沈氏眉心不由蹙起。

  要不是看齐妙神‘色’坦‘荡’,表情镇定自若,她要怀疑齐妙说假话骗她了。

  齐妙知道母亲心里不完全信她。

  她又道,“娘,九王爷这人‘侍’宠而骄,目中无人,行事乖张跋扈,连位高权重的徐太师都被骂了,父亲被数落几句又有什么,您别为父亲伤心啦。”

  “嗯嗯,娘不伤心。”沈氏轻轻点头。

  她长长叹了口气,紧紧握了‘女’儿的手,正‘色’说道,“妙儿,不管九王爷是为了感‘激’你救了容昭郡主也好,还是十公子为了谢恩也罢,这二人往后你最好离他们远一些。

  九王爷的为人如何,你刚刚已经说了,这种人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那位十公子,可能正如你所猜那样,他有难言之隐不敢告知真名,不敢说出真实身份。

  娘不管他是王公贵胄,还是寒‘门’少年,既明知他麻烦缠身,咱们更该离得远远,不要惹是非上身。”

  稍顿片刻。她又道,“娘从来不奢望你一定要大富大贵,只要你平安幸福快乐,娘就知足了。

  妙儿。娘比你多活了二十年,见识的人和事多一些,可以看出不管是九王爷,还是十公子,他们皆非良人……”

  见母亲忽然开了脑‘洞’。齐妙急了,忙嗔道,“娘,您想到哪儿去了,我和他们之间哪儿有您想的那些啊……”

  见她急得快要掉眼泪了,沈氏心一软,忙道,“妙儿你别急,没这些想法那是最好,娘只是提醒你往后注意。”

  “娘您宽心。我凡事都听您的安排,好不好?”齐妙睁着清亮的杏仁眸,望着母亲,非常郑重的说道。

  ‘女’儿坦诚的眼神,让沈氏心下安慰,稍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