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以身相许(四千 ,两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整个京城白茫茫一片,但依旧喧闹繁华。,最新章节访问: 。

  安宁侯府也比往日要热闹。

  不仅热闹,整座府邸所有角落都弥漫着浓郁的香味。

  今日正是上回沈氏下帖子的宴请之日。

  府里所有通道的积雪被清扫干净,待客的厅子里燃了银炭,暖流涌动。

  提前腌渍入味的全羊早就上了烧架,此刻已烤了六成熟,浓郁的香味一个劲儿往看守的小丫鬟们鼻子里钻。

  引得她们一个劲儿的咽口水。

  客人们陆续前来,海棠苑里笑语嫣然。

  在侯府宴客,马氏和柳氏、杨氏、吴氏几人自然要来。

  下帖子前,沈氏先向马氏说了此事。

  马氏并未满口应承,她是在盘算着要‘花’银子,心中十分不舍。

  “婆婆,宴客一切‘花’销皆由我自个儿来出,不‘花’公中的,‘花’些银子为三郎去晦气本就应当。”沈氏看出马氏的犹豫,便这般应着。

  见不用她掏腰包,马氏岂会不应。

  “好好,老三媳‘妇’你果真贤惠,老三娶了你真是他的好福份。”马氏爽快的点头,并极其罕见的夸了句沈氏。

  得了这句话夸,沈氏倒有些受宠若惊。

  要是往常,柳氏几人可能又要将自家亲戚们唤一些过来,可有了上回灵山寺那件事的教训,她们可不敢再占便宜。

  她们担心别到时又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马氏婆媳几人,再加上沈氏宴请的几位至‘交’好友,‘花’厅里倒也座无虚席。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相谈甚欢。

  齐妙陪着刘婉儿、葛‘艳’几人说话。

  刘婉儿说城郊梅园的梅‘花’眼下开得正盛,正巧又下了雪。想约齐妙一起去赏梅。

  披着皑皑白雪的红梅一定极美吧。

  齐妙如此想着,便欣然同意。

  眼下除了容昭郡主、纪陌和十斤外,其他客人皆已到齐。

  容昭和纪陌,齐妙认为他们来的可能‘性’极小,十斤倒有可能前来。

  快到开席时辰了,沈氏就喊了宝珠、宝笙几人,让她们带着客人们去前院入席。

  众人纷纷起身。还未行两步。云妈妈急匆匆而来。

  她面带喜‘色’对沈氏说道,“夫人,容昭郡主与十公子来了。”

  什么?

  容昭郡主来了?

  不仅马氏等人震惊了。就连沈氏和齐妙也暗诧不已。

  “郡主人到了哪儿?快去迎。”沈氏很快回神,忙大步往外走去,‘激’动的连路都走不稳了。

  马氏等人互相看了眼,忙跟了上去。一行人鱼贯出了海棠苑,往二‘门’走去。

  众人到达侯府正‘门’口。约等了半刻钟左右的功夫,郡主府的马车缓缓驶来停下。

  马氏早就命守‘门’的小厮开了大‘门’,将容昭郡主的马车迎了进来。

  身着宝蓝‘色’团‘花’湖绸棉袍的十斤当先跳下马车,打了车帘。与林嬷嬷一起将容昭郡主扶下马车。

  容昭郡主身着大红‘色’牡丹团‘花’披风,衬得肤‘色’如‘玉’。

  “参见郡主。”马氏忙领了众人上前施礼,声音都有那么一点儿颤抖。

  安宁侯府在齐常新父亲那一辈就开始走下坡路。

  不仅无出‘色’优秀的子弟。又不擅经营,又不知节俭。祖上留下来的田产、铺子被卖了不少,与那些名‘门’世家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也就是马氏舍不得‘花’银子的主要原因,没银子,自然不敢大手大脚的去‘花’费,否则往后的日子可要怎么继续。

  沈氏与马氏不一样,不仅有丰厚的嫁妆打底,还擅经营打理,所拥有的产业年年都能赚个盆钵盂满。

  她也知道安宁侯府名下很多产业入不敷出,她很想帮马氏一把。

  心中不喜马氏,可她毕竟是齐家人,真心希望齐家能继续祖上的辉煌与荣耀。

  奈何马氏自己不会经营,却又不信沈氏,不敢让她帮忙打理。

  沈氏只得暗嘲自个儿多管闲事,从此不再提这些事儿。

  无位高权重的子孙,出手不再阔绰大方,处处彰显小家子气,很多簪缨望族就渐渐不再同安宁侯府往来。

  今日容昭郡主前来赴宴,马氏感觉老脸添彩,内心的‘激’动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都无需多礼。”容昭郡主笑着说道,“我就知道我一来,你们便拘谨了,可帖子是妙儿亲自递送至我手上,妙儿的心意我可不能不理会。”

  这话说得很清楚,她今日来安宁侯府赴宴,看的是齐妙的面子,与其他人无关。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向齐妙投去或羡慕或妒忌或不服气的眼神。

  腰杆儿‘挺’得直直的马氏有些尴尬。

  容昭郡主来侯府赴宴,给的是五丫头面子,而不是她这个安宁侯夫人的面子。

  祖母在外人眼中倒不如那个‘乳’臭未干的孙‘女’儿。

  马氏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场的要是没有旁人倒也罢了,偏偏还有客人在。

  沈氏却非常高兴。

  容昭郡主给‘女’儿面子,比给她面子要强千倍。

  她希望往后来府里做客的客人们,都是冲着‘女’儿的面子来。

  这些日子在齐正致那儿所受的委屈顿时烟消云散。

  只要儿‘女’争气,丈夫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他想说什么做什么,由着他去吧,何必自寻那些烦恼。

  对齐正致的感情,沈氏真的豁达看透了。

  话说完,容昭郡主就主动拉了齐妙的手,笑盈盈的看着她。

  “郡主,不敢当您这般高看。”齐妙内心被感动所填满,不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

  她知道容昭郡主是特意说这些话,要在人前抬举她。

  容昭郡主给予的她太多了。

  她真的受之有愧。

  容昭郡主拍了拍齐妙的手,轻声嗔道,“傻孩子。”

  她抬举齐妙。不仅仅是感‘激’齐妙治好她的病,合了她的眼缘,还为了小九。

  虽不知小九为何会对齐妙这孩子另眼相待,但只要他喜欢,她会尽最大能力去助他。

  高看齐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不轻待小九。

  容昭郡主又向众人介绍罗子青,“这是我侄儿十斤。”

  其他的话。她就未多说。

  罗子青的身份眼下很尴尬。她没办法当众说出来,只能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