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身份曝光(两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徐澈抬头‘挺’背,眼神清冷,恢复往日在人前的模样。最快更新访问: 。

  他优雅转身,背着双手往前方走去。

  一身的凛然正气。

  在其他人眼里,他是淡定从容的离开。

  可齐妙看出他踩雪的步子虚浮,显示出他此刻内心的慌张。

  她知道他害怕今日这件事传到徐太师父子耳中,现在想要逃离。

  啊呸,徐澈呀徐澈,你以为我就是这般好欺负吗?

  骂完了、栽赃完了就想走?

  你送上‘门’来作死,我岂能不能成全?

  “徐二公子请留步!”

  齐妙从来没有觉得自个儿的声音像此刻这般清脆悦耳。

  ……还很动听。

  徐澈却认为她的声音来自修罗地狱,他一辈子都不想听见。

  他本来想不理会齐妙。

  可想着要是不接话,又显得他心虚。

  于是他停在原地,扭头看了齐妙一眼,满面的嫌弃之‘色’,说道,“齐五小姐,我清楚你那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请你莫要哗众取宠。”

  围观的众人将这话理解成,齐妙对徐澈有意思,故意在众人在面前这般扭捏作态。

  她们看齐妙的眼神除了不屑之外,还有憎恶。

  徐二公子是我的心上人,齐五你长成这般模样,还是滚远些吧,别污了我男神的眼。

  齐妙差点被这话给恶心吐了。

  她冷笑一声,说道,“到底是我哗众取宠,还是徐二公子你仗势欺人,咱们可以当众说个清楚。”

  “你不配!”徐澈高冷的从牙缝里说出这三个字,抬脚又走。

  可身前却忽然多了一道身影。

  秦丝面无表情堵在他面前,冷冷道,“徐二公子这么急着离开,是心虚吗?”

  徐澈冷冷瞥了她一眼,没说话。换了个方向。

  一脸你不配同大爷说话的表情。

  秦丝才懒得计较他这种渣男的态度,只是继续堵了他的去路。

  而月夏和宝珠也围了过来。

  三人同齐妙一起,将徐澈给围了想来,想离开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齐妙此举让徐澈又怒又急。

  十分后悔今儿出‘门’没带随从。否则眼下怎么会如此狼狈和被动。

  他沉着面看向齐妙,冷声斥道,“齐五小姐,请适可而止,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喜欢你吗?你越这样。我越讨厌你……”

  徐澈打定主意要给齐妙打上喜欢他的标签。

  嗤!

  齐妙连同秦丝、宝珠、月票四人同时嘲讽的笑了出来。

  宝珠立即毫不客气的驳道,“徐二公子,你就别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子了,我们家小姐得有多眼瞎才会喜欢你这种人?”

  徐澈的种种恶行,宝珠可都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同样知道沈氏和齐妙对他的态度。

  此言一出,围观的徐澈粉们自然不信。

  可徐澈自个儿的脸‘色’犹如吞了苍蝇一样难看。

  自幼到大,曾几何时被人当众这样直白的嫌弃过。

  齐妙冷冰冰的眼神扫了眼徐澈,然后看向众人,高声说道,“大家可知徐二公子来找我为了何事?”

  哼。不是你想勾*引他吗?他怎么会主动来找你?

  有人在心里默默吐槽。

  这话倒也没人敢当面说出来。

  “妙儿,他找你所为何事?”刘婉儿适时出声询问。

  “为了白莲!”齐妙清晰的答道。

  听闻白莲的名字,所有人错愕不已。

  她们这般惊讶不是因为徐澈与白莲相识,而是她们都知道了白莲的身世。

  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徐二公子怎会对她另眼相待?

  白莲身世一事,只是在那些后宅‘妇’人们之间传开,别说徐澈不知,就连林氏都不知。

  徐家因近来诸多不顺,几乎是闭‘门’谢客,这些家长里短的消息便没传进来。

  当然不排除有个别的婆子知晓这件事。可府里的气氛几乎能压得死人,她们哪儿还敢说三道四的议论这些。

  “胡说八道!”徐澈忍不住怒喝。

  一脸的正气,好像在表明齐妙真的在说谎。

  “徐二公子你‘激’动什么,我话还未说完呢。”齐妙一记冰冷的眼风扫了过去。

  梅林中玩耍的人渐渐都向这边聚拢过来。

  齐妙看向众人。继续说道,“我想大家都认识白莲,可你们知道嘛,她是个杀人犯……”

  杀人犯!

  人群里顿时像炸了锅。

  她们知道白莲貌若天仙,是她们眼红妒忌的对像,知道白莲心机深城。喜欢栽赃陷害,知道白莲是个野种……却不知她还是个杀人犯。

  齐妙简单说了下白莲刺伤父亲,最后又命丧火海一事。

  然后她便说道,“其实我们一直都很疑‘惑’不解的,我父亲一向视白莲如已出,她为何要下这样的狠手,是否有人在背后指使她。

  还有陈州的客栈为何莫名走水让白莲丧命,巧合的是在捕快们赶去之前,会不会是那幕后之人怕白莲说出事情真相,所以就先下手为强,杀了她来掩饰自己的罪行呢?

  徐二公子今日前来找我,口口声声说要为白莲报仇,我真的不明白,一个刺杀朝廷官员的罪人,徐二公子为何说她冤枉?莫非……”

  齐妙看着徐澈,眼神意味深长。

  那眼神徐澈明白是什么意思,围观的人也看懂了。

  徐澈极有可能就是那幕后指使之人……

  众人看他的眼神有震惊、错愕、不信、痛苦、失望、惊骇……

  “齐五,你被我拒绝,为了报复我,竟敢编出这些胡话……”徐澈想杀人,更想为自己辩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同样他也震惊白莲刺杀齐正致一事。

  他只知道她死了,却不知她拿刀杀人这件事,不然他也不会跑来找齐五算账。

  与白莲之间的‘交’往,他可不敢让外人知晓。

  要是她没死还好些,如今她不仅死了。身上还有杀人的罪名,岂能让她污了他的名声。

  要是在以前,徐澈肯定会知晓齐正致被刺伤这件事。

  在上回受到家法惩治后,徐太师一直将他关在书房里。不许他离开半步,所有消息都被封锁了。

  正巧昨日徐太师离京去办事了,连蔓芝去看他,从她口中知晓了白莲被烧死一事,又知道今日齐妙要来赏梅。

  这些日子被关禁闭所受的痛苦和耻辱。还有白莲的死,都深深刺痛着他的心,灼红了他的眼。

  他要报仇!

  可惜有些事情,他只知道了后果,却不知前因,不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