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在劫难逃(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嘭!

  林氏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整个人摇摇‘欲’坠。。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这回是真的头晕脑胀、心慌气短。

  澈儿怎么又和白莲那贱人勾搭在一起哟,他是真的不想活了哟……

  林氏不仅不知道白莲死了,就连白莲被赶出安宁侯府都不知晓,更别提白莲不是白言峰‘女’儿这事。

  自从被徐晋成砸成重伤后,她整个人消沉了许多,对未来的日子生出了绝望的心思,整日恹恹的。

  心来意冷的她自顾不暇,哪儿还有心思去管其他人的事儿。

  就连知道儿子在书房里关禁闭,她都没去为他求情。

  不对,澈儿在书房里关着呢,哪儿有机会去见白莲?

  林氏立即觉得沈氏在撒谎,便道,“齐三夫人这话越说我越听不明白,那白莲是什么东西,怎配我们家澈儿掂记,他早就后悔以前的一时糊涂。

  况且自从上回从贵府回来,澈儿就一直在书房用功读书,都他自个儿的院子的‘门’都未出去过呢。”

  这番话既否定徐澈和白莲之间的关系,又顺便提醒沈氏,徐澈连徐府大‘门’都没出过,哪儿再有机会和白莲勾*搭。

  所以呢,你说谎话前先探明情况,可不要胡言‘乱’语。

  沈氏笑了,“徐夫人真是说笑了,今日我们一群人在茱山梅园赏梅,亲眼见到徐二公子也在那儿,徐夫人若不信,迟些时候可四处打听下。”

  “怎么可能?”林氏的声音变得尖利起来,她扭头看向身旁的林妈妈。

  林妈妈轻轻摇头。

  “徐夫人认为我会特意上‘门’来说笑话呢?”沈氏反问。←→x79小說网

  林氏面‘色’沉了沉,对林妈妈说道,“林妈妈,劳你去澈儿院子瞧瞧,顺便将他喊过来。”

  她知道沈氏的为人,不会刻意撒这谎。

  但对儿子‘私’自出‘门’一事,她还是有些不相信。

  府中守‘门’的都认识他。谁也不敢轻易放他出府的。

  林妈妈应了是,又对沈氏施礼,然后匆匆出了东次间去找徐澈。

  趁徐澈来之前,沈氏又对林氏说道。“徐夫人最近一直在府中养病也没出‘门’,可能还有些事儿不知晓,我也一并说了。”

  “是啊,近来京中发生了哪些事儿,我还真的不知呢。有劳齐三夫人了。”林氏应道。

  她有些心不在焉,担心儿子真的出府去惹事了。

  看沈氏这样子,绝不会单纯跑来说澈儿出府这事,一定另有他事。

  “白莲死了。”沈氏轻轻说道。

  “啊?什么?”林氏瞪大双眼,讶道。

  因太过吃惊,手中的杯盏都没端稳,滚热的茶水泼洒了一些出来,将手背给烫了。

  她忙将杯子放下,拿了帕子拭水。

  林氏平复了下情绪,忙追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好好的就死了?”

  “此事说来话长。”沈氏轻轻叹息着,“我们无意中发现白莲并非白家人,就将这事告知了白家,白家来了几人要将她们母‘女’带回云州府……白莲忽然用刀刺伤了我家老爷……一行人在陈州那边出了事儿,母‘女’二人命丧火海……”

  将事情经过简要说了下,主要是要告诉林氏三个信息,白莲身世不详,拿刀刺伤齐正致,命丧火海。

  连在一起的信息就是,白莲是个死去的身负杀人罪名的‘私’生‘女’。

  “还真的死了啊。”林氏微微叹息。

  暗地里已经拍手称快了。

  她一直视白莲为扫把星克徐澈。早就盼着白莲死,眼下正合了她心意。

  只是她一直在外人面前有菩萨的贤名,不敢将内心的喜悦表现出来。

  “死了,所以我才说徐二公子重情重义呢。为了白莲,他不辞辛苦从京城追去梅园,寻到我们家妙儿之后,口口声声说要为白莲报仇,徐二公子对白莲可真是深情得很。”沈氏说道。

  “不会的,我家澈儿绝不会做这种事。”林氏下意识的否认。

  “说心里话。我也不愿相信徐二公子会做这种事,以前在我家湛儿面前可没少夸徐二公子,如今回想当初说的那些话,真是啪啪打我自个儿的脸哟。”沈氏说道。

  儿子被人当面赤果果的瞧不起,林氏的面上顿时挂不住了。

  她正‘欲’说什么时,林妈妈匆匆回来了。

  只是身后并没有徐澈的身影。

  “澈儿呢?”林氏问。

  “二公子说他身子不舒服,无法见客。”林妈妈答道。

  林氏眸子沉了沉。

  沈氏凤眸轻轻一眯,看了云妈妈一眼。

  云妈妈微微一颔首,从袖笼里掏出一个白瓷瓶,恭敬的放在林氏面前。

  林氏不解的看向沈氏。

  沈氏站直身身体,解释道,“这瓶‘药’膏专治面部肿胀,效果不错,我想徐二公子眼下正好用得上,就特意带来了。”

  “齐三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氏的语气明显不悦。

  “等徐夫人去看了徐二公子之后自会明白我的意思,有句话我再说一遍,徐澈下回要是再敢欺负我们家妙儿,我会打断他一只‘腿’。

  今儿有九王爷帮忙打了徐澈几耳光,我就不再动手了,还请徐夫人往后好好管教才是,别等他‘腿’断了再后悔。”沈氏冷冷的答道。

  说完之后,她就带着云妈妈告辞了。说

  但她并没有立即回府,而是等在徐晋成回府的路上。

  等徐晋成乘坐的马车过来之后,云妈妈上前拦了。

  云妈妈复述了徐澈欺负齐妙事件经过。

  而沈氏则掀了车帘,坐在马车里对着徐晋成轻轻点头行礼,说道,“恳请徐大人能还我家妙儿一个公道。”

  “请齐三夫人放心,要是真有此事,我一定不会饶他。”徐晋成的白面弥勒脸顿时‘阴’沉下来,并做了保证。

  沈氏道了谢,这才带着云妈妈她们回府。

  这件事要是不让徐晋成知晓,林氏一定会压下去,不会真对徐澈如何。

  不让徐澈真正得到教训。这趟徐府岂不是白跑了。

  徐晋成回府第一桩事情也是去找徐澈。

  沈氏前脚离了徐府,林氏后‘腿’就去了徐澈的院子。

  书房‘门’窗紧闭,徐澈在里面闷着声音说自个儿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儿。

  “林妈妈。让人将‘门’砸开。”林氏寒着脸吩咐。

  她自个儿是对徐晋成寒了心,可她不想亲眼看着儿子被毁了。

  白莲是死了,谁知道他将来会不会再遇上什么黑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