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有人犯了红眼病(6K ,含月票4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齐妙最终决定送礼给纪陌。-

  只是礼物送去了容昭郡主府,请容昭帮她转‘交’。

  因安宁侯府与晋王府素无往来,冒然前去送礼太唐突,还容易令人误会。

  容昭郡主笑得合不扰口,自是乐意帮这忙。

  纪陌来到郡主府,看到齐妙送他的礼物时,‘唇’角情不自禁扬了扬。

  摆在他面前的不是金银‘玉’器,也非古玩字画,更非绫罗绸缎,而是整整六筐鲜活的鱼儿。

  鱼儿‘肥’美,品种各异。

  这丫头,是想起了他曾经说过的话吗?

  有种异样的感觉在他周身萦绕。

  腊月初八这一日,齐妙刚吃了用栗子、松、榛、‘花’生等物合煮而成的腊八粥,林嬷嬷忽然来了。

  林嬷嬷见到齐妙,面上的神情有些怪异。

  看起来好像有着担忧,但又有着一丝压抑不住的‘激’动和喜悦,这种又喜又忧的表情综在一起,不免就有些怪怪的。

  齐妙忙问道,“林嬷嬷,怎么了?”

  林嬷嬷轻轻笑了笑,应道,“没事没事,就是郡主想请五小姐过府一趟,有桩小事想请五小姐帮忙。”

  “好的,请嬷嬷稍等片刻,我换身衣裳。”齐妙立即应了。

  不管容昭郡主找她有什么事儿,她都不会拒绝。

  也不能拒绝。

  她很快换了衣裳,随着林嬷嬷一起去了郡主府。

  一路之上,林嬷嬷不说容昭找她有何事,她也没问。

  到了郡主府,见容昭郡主正斜躺在软榻之上,面‘色’红润,神情气爽的,齐妙微微松了口气。

  她之前还担心是不是容昭的旧疾又犯了呢。

  见到齐妙,容昭忙坐直身体向她招手,“妙儿你来了,快过来坐。”

  容昭这个动作倒吓得身旁的‘侍’婢们惊呼。“郡主,您慢些起身。”

  “大惊小怪。”容昭轻瞪了她们一眼。

  ‘侍’婢们的反应,让齐妙心头微微一动,有个念头缓缓升起。

  她也不由的喜悦起来。

  倘若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件天大的喜事呢。

  齐妙笑着走到容昭郡主身旁,问道,“郡主,不知您找我来有何事?”

  容昭下意识看了看林嬷嬷,又抿了抿‘唇’。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扭捏的伸出手腕,“妙儿,这几日我觉着身子有些不适,你帮我瞧瞧,是否身体又有哪儿出了问题?”

  齐妙忙在她面前的杌子上坐下,认真的为她诊脉。

  容昭郡主和林嬷嬷屏了呼吸,眼睛都不敢眨的眼着齐妙,眉目之间浮动着期盼、担忧、害怕、‘激’动……

  不知是否因为太紧张,容昭的身体都有些颤抖,就连手心都渗出了一层薄汗。

  汗涔涔的!

  齐妙感觉到了。冲容昭暖暖一笑,“郡主您别紧张,放松一些,否则有可能会诊得不准确。”

  她内心的喜欢却在渐渐扩大。

  容昭郡主的脉极像喜脉。

  那就是说,容昭极有可能是怀孕了。

  但她不敢轻易将这话说出来,怕诊得不够准确。

  从容昭和林嬷嬷今日的反应来看,她们极有可能也是怀疑容昭怀孕了,但又不敢肯定,所以才会又喜又忧的样子。

  齐妙屏神静气,又认真的诊了一番。这才松开容昭郡主的手腕。

  “五小姐,如何?”林嬷嬷抢着问,眸子里跳跃着的全是期盼的光芒。

  容昭郡主则抿紧了双‘唇’,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般。用紧张而又惶恐的眼神看着她。

  齐妙眼睛眯起,‘唇’角咧开,面上现出一个个大大的笑容,冲着容昭郡主拱了双手,“郡主恭喜您,您有喜啦。并非其他问题。”

  “妙儿,你说得是真的吗?”容昭一把抓住齐妙的手,忙追问。

  齐妙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花’在涌动。

  而且双手被她攥得好紧好紧,紧的有些疼。

  “郡主,千真万确,这事可不怕骗您。不过为了万全,您可以再请太医过来瞧瞧。”齐妙正‘色’说道。

  林嬷嬷背过身去抹了下眼角,这才对容昭郡主笑着说道,“郡主您听见了,五小姐也这样说呢,您现在放了心吧。”

  林嬷嬷又对齐妙解释,“不瞒五小姐说,前日郡主忽然感觉身体不适,吃东西没了胃口,正巧那日郡马请了两位太医来做客,就让他们为郡主诊了诊。

  当时太医们也说郡主是有喜了,可郡主不敢信他们,就让奴婢去请了五小姐您来。”

  齐妙了然,能明白容昭郡主的心情。

  容昭与颜凡枫成亲多年,应该十分期盼生个孩子,这其间说不定经历过喜悦与失望的逆转,所以不敢再轻易相信,怕再次经历失望的痛苦。

  齐妙笑着安慰容昭郡主,“郡主,接下来您更应该天天保持愉悦的心情,这对小公子的成长非常有好处呢。”

  容昭郡主却忽然一把搂了齐妙,泪如泉涌。

  她哽咽着道,“妙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你知道嘛,这些年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反反复复,折磨得我心情特别烦燥,天天觉着这日子过得真糟糕。

  幸好郡马‘性’子温柔,又极有耐心,可他对我越好,我心里更内疚,成亲这么久,别人早就儿‘女’成群,可我一直未能为他添个一子半‘女’,妙儿你知道嘛,我口中不说,心里天天像猫挠了一样难受。

  所以我不愿意出‘门’,不愿与人结‘交’,我不想被人暗地里笑话,更不想看着别人家儿‘女’成群的幸福模样。

  自从用了妙儿你的开的方子后,我明显感觉身子比以前爽利了,有些话你没明说,我也就没问,没想到,我……我今生竟然还能做母亲……

  妙儿,谢谢你,谢谢……”

  容昭倾诉着心中的痛楚,泪水泅湿了齐妙肩头的衣裳。

  齐妙的眸子里也起了雾气。

  她不由想到了前世的自己,早就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却不知。还天天在期待小生命的到来。

  每回看到别人的孩子,她都好眼馋好羡慕,更多的是内疚和惭愧。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林嬷嬷见她流泪,惊了下。忙抹着眼泪去劝容昭郡主,“郡主,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过去那些事都已过去,您就莫要再去想了。您瞧五小姐也掉金豆子了。”

  “啊?”听说齐妙也哭,容昭忙松了她的肩,去看她的脸,“妙儿,你怎么也哭了?”

  齐妙泪流满面的样子让容昭惊诧不已。

  “听郡主您说以前心里的苦,我有些难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齐妙忙用帕子将眼泪拭去,诚恳的向容昭道歉。

  她真是无用,又失态了。

  “傻丫头哟!”容昭的心瞬间软成了水,再次紧紧搂了齐妙。

  她对齐妙的好感度直线上升。甚至在想着,她不要生儿子,要生个像齐妙这样贴心的小胖丫头,暖她的心窝子。

  当纪陌和颜凡枫、罗子青三人进来时,就见屋子里三人眼睛红肿,似哭过的模样。

  这倒吓坏了颜凡枫,他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容昭郡主,小心翼翼的问,“郡主,这……这是怎么了?”

  纪陌与罗子青二人的眉头也拧了起来。想着齐妙怎么哭了。

  要不是他们了解容昭郡主的为人,都怀疑是不是被容昭给欺负了。

  “贺喜郡马爷,郡主真的有喜啦。”林嬷嬷笑着上前给颜凡枫道喜。

  “太……太好了。”颜凡枫立即合不拢口,上前一把握了妻子的手。

  容昭郡主冲着丈夫羞涩一笑。

  颜凡枫眼睛里也有泪‘花’。

  太医诊出喜脉之后。妻子不愿意相信,并让他也莫相信,省得到时又失望。

  现在终于确认了,他要做父亲了!

  初为人父的喜悦令他高兴得想飞起来。

  等容昭郡主夫‘妇’高兴得差不多了,纪陌清了清嗓子,问容昭郡主。“姑姑,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你们怎么哭了?”

  他还是不放心齐妙流泪的原因,就寻了个借口来问。

  容昭郡主肿着红红的眼睛,狠狠瞪了一眼纪陌,佯骂道,“小九你个浑小子,别以为我不知你心里在想什么,你可不是担心我和林嬷嬷为何而哭,是担心妙儿吧,你是怀疑我们欺负了妙儿吧。”

  齐妙被容昭的话吓得一怔,赶紧垂了眸子。

  心思被如此直白的戳中,皮厚的纪陌也难得的尴尬了一会。

  他立即摆手否定,“姑姑你误会了,我怎会有这种想法,真的只是担心您而已。”

  罗子则看了看纪陌,又看了看齐妙,抿了双‘唇’,心中滋味莫名。

  容昭可不信纪陌的解释,冷哼了一声道,“别说得好听,我可不信,你个臭小子,你姑姑我是那种人嘛,我现在喜欢妙儿都来不及呢,哪儿舍得让她受委屈。

  还有十斤你小子那眼神也不一样,和小九一样怀疑我,是不是?”

  “姨母冤枉,绝对没有的事。”罗子青也忙摆手否认。

  “哼,不管你们心里是如何想的,反正呀我现在要郑重的宣布一件事儿,从这一刻开始,妙儿在我心中的位置是首位,你们谁都比不了。”容昭抬了下巴,像个孩子似的笑着说道。

  颜凡枫弱弱的问,“那我呢?”

  容昭看着他轻轻一笑,“你排第二。”

  屋子里顿时笑声一片。

  对容昭的宠爱,齐妙感觉受之有愧,心中被满满的感‘激’和幸福所充斥。

  纪陌的‘唇’角不由自主上扬。

  他不知道齐妙做了什么而让姑姑如此喜欢,但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想见到的。

  丫头的父亲是个靠不住的,在安宁侯府也不受宠,仅凭她母亲的保护太单薄,但让更多的人来为庇护她,为她撑腰。

  这样她才能在安宁侯府过得更好,不会受欺负。

  纪陌的心思齐妙并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