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齐常新要休妻(6K 大章,含月票6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冷美人看着齐常新,面‘色’凝重。。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秋水般妩媚的眸子里满是担忧之‘色’。

  “应该不会吧,五丫头也喝了,她可好好的没事。”齐常新本能的摇头,并没有立即附合冷美人。

  “侯爷,蓉蓉虽初见五小姐,却觉得她聪明伶俐,且又擅医术,有些事她能轻易办得到,不然您怎会好好的那般?”冷美人极认真的说道,声音轻软动听。

  齐常新心头一震,认为她说得极有道理。

  锐利的黑眸中滑过戾气,他咬着牙道,“该死的蠢货,蓉蓉,命人传她过来。”

  “是。”冷美人语气轻快的应着。

  齐妙陪母亲刚用过早膳,正在说着话儿。

  宝珠进来禀,说冷美人来了。

  她来做什么?

  齐妙和母亲二人疑‘惑’的互视。

  很快让宝珠带冷美人进屋,她身后还跟了一位婆子。

  冷美人今日穿了身月白‘色’绣翠竹的刻丝褙子,更衬得气质清丽脱俗,肤若白‘玉’,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见到沈氏,冷美人只是微微一颔首,“齐三夫人,侯爷让五小姐去书房一趟。”

  “蓉蓉姑娘,不知侯爷找妙儿有何事?”沈氏的心又提了起来。

  “五小姐去了自然知晓。”冷美人应道。

  她的声音平缓柔和,听不出悲喜。

  沈氏看向齐妙说道,“妙儿,娘陪你一起。”

  齐妙点头道好。

  祖父现在是个心思不明之人,一人独自前去有风险。

  说话间,母‘女’二人就起身。

  冷美人见了。就道,“齐三夫人请留步,侯爷只请五小姐一人前去。”

  “怎么?我去给侯爷请安也不行?”沈氏眉‘毛’忽然一挑,声音拔高,面上威严尽显。

  她对冷美人可没什么好印象。

  竟敢当众怀疑妙儿在茶水里做手脚,真是该死。

  “齐三夫人请莫要难为我,我只是奉了侯爷之命。”冷美人暗暗咬了下牙。面‘色’依旧平静的应道。

  “既然如此。蓉蓉姑娘请回吧,我家妙儿哪儿也不去。”沈氏轻轻一笑,说道。

  冷美人身后的婆子嘴角一歪。说道,“齐三夫人,这可是侯爷的吩咐。”

  “你是谁家的奴才?”沈氏锐利的眼神扫了扫那婆子,问。

  “这是我身边的管事妈妈乐妈妈。”冷美人应道。

  沈氏冷笑一声说道。“蓉蓉姑娘只是侯府的客人而已,对你之言我们完全不用理会。方才答应让妙儿去见祖父,那是给侯爷的面子,不曾想蓉蓉姑娘忘了自个儿身份咄咄‘逼’人,就连你的奴才都敢拿侯爷来压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这儿忙得很呢,蓉蓉姑娘请回吧,不送”

  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齐妙一直注意着冷美人的表情变化。

  被母亲这般质问。她只是眸子里滑过怒意,面‘色’却不变。

  齐妙不由佩服她心机深沉。喜怒哀乐不溢之言表。

  冷美人并未甩手离去,而是道,“是蓉蓉失礼了,三夫人五小姐请。”向着‘门’外做了请了手势。

  她不敢再坚持不许沈氏跟着,只得妥协。

  依着沈氏的本心,肯定是不愿意去。

  只是齐常新现在喜怒无常,且又对冷美人极重视,要是真不去,谁也不敢保证他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齐妙挽了母亲的胳膊出了海棠苑,往祖父的书房行去。

  “蓉蓉姑娘,不知尊师的大名是?”沉默着走路很无趣,齐妙就笑嘻嘻的问冷美人。

  冷美人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的道儿,不应话。

  齐妙又问她姓什么,芳龄几何,家住哪儿等等。

  她一概不答。

  齐妙轻轻一笑,并不介怀,只是对冷美人越发有兴趣了。

  她为什么不回答这些简单的问题?

  是不屑于和自己说话,还是有隐情,又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密?

  齐常新见到齐妙,就沉着脸斥道,“五丫头你怎么磨蹭到现在才到,是不是不敢来见我啊?”

  真是‘鸡’蛋里挑骨头。

  就算母亲和冷美人僵持了一小会儿,可她们出了海棠苑之后,是以最快的速度走过来的。

  齐妙在心里冷笑。

  她不想解释,就直接问,“不知祖父找我何事?”

  齐常新没有立即应话,只是‘阴’森森的瞪着她。

  经了昨日的历练,齐妙可不憷他的眼神了,勇敢与他对视。

  只是她的眼神有些飘忽罢了。

  见她并没怯自己,齐常新直接怒问,“五丫头,昨日你在我茶水里放了些什么令我当众出丑,你要是坦白,我可以宽恕你这回,你倘若不说实话,休怪我心狠。”

  沈氏立即反驳道,“公公,昨日那茶水妙儿当着所有人的面喝了一半,要是茶水真有问题,妙儿为何无事?

  公公,我不知道您为何要处处针对妙儿,可凡事都得讲证据,您不能平白无故的冤枉妙儿。”

  齐常新拍着桌子怒,“我怎么冤枉她了,之前一直好好的,就是喝了茶水后才有那些反应,不是她害我又是谁?”

  齐妙说道,“祖父,昨日沏茶时蓉蓉姑娘一直从旁看着,她医术又如此‘精’妙,我要真的在茶水里放了什么,她又怎会不知呢?”

  冷美人说道,“齐五小姐聪明伶俐,有些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又有何难?”

  “噗”齐妙笑了,“多谢蓉蓉姑娘赞美,我自幼到大,你可是第一个夸我聪明伶俐的。”

  随即她就敛了笑容,反问冷美人,“蓉蓉姑娘既然懂医,不会不知祖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完谷不化嘛。难道蓉蓉姑娘没给祖父用‘药’?”

  “完谷不化?”齐常新眉‘毛’一挑。

  “是呀,祖父您近来是否有时感觉腹痛腹胀嗳气早饱等不适?”齐妙问道。

  齐常新没说话,近来是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并不严重,就没说出来。

  默认就等于承认。

  冷美人脸上终于有了讪讪之‘色’。

  她天天和齐常新在一起,都没能发现他身体的不适,而齐五却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打她脸嘛。

  齐常新看着冷美人双眸含着泪光。一脸委屈的样子,很是心疼。

  他立即拍着桌子否认,“五丫头你这说得是什么浑话。我身子硬朗得很,你偏说我有病,这是想咒我死是不?我怎会有你这等心肠歹毒的孙‘女’……”

  叭啦叭啦将齐妙一通‘乱’骂。

  齐妙左耳进,右耳出。权当听狗吠了。

  她为自己悲哀,亲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堪。有那样的父亲就罢了,如今又加一位奇葩的祖父,人生还真是各种‘精’采呢。

  沈氏气得想拆房子,但被‘女’儿紧紧攥着手无声安慰。只好压着。

  “滚吧”齐常新骂得累了,见齐妙没有反驳半句,也觉得无趣。挥手让她离开。

  他难道还真将她送去府衙?

  无凭无据不说,就算真有凭据。闹大了最后丢人的还是他自己。

  冷美人有些失望齐常新就此饶了齐妙。

  唉,罢了罢了,来日方长,徐徐图之吧

  她垂了眸子,静静的坐在那儿闷闷不乐。

  “蓉蓉,你这是怎么了?”齐常新忙出声相询。

  “唉,侯爷,先前齐三夫人骂我们家小姐了。”乐妈妈应话,并长长叹了口气。

  “沈氏敢骂蓉蓉,真是反了天,她骂蓉蓉什么了?”齐常新眼神一凛。

  乐妈妈看了看冷美人,说道,“齐三夫人说小姐在侯府无名无份,不配与她说话。”

  “乐妈妈,你方才怎么不说?去将沈氏叫回来,看本侯如何收拾她。”齐常新立即说道。

  冷美人轻轻摇头,“侯爷,齐三夫人说得没错,我在侯府只是一位过客,她完全可以不用理会我的。”

  齐常新起身,走到冷美人身旁。

  他伸出宽厚的大手,亲昵的抚了抚她的头顶,“蓉蓉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在侯府名正言顺,谁都不敢轻看于你。”

  “嗯,我相信侯爷。”冷美人‘唇’角微微抿起,冰冷的面上终于浮现一抹轻浅的笑容。

  齐常新温和的笑了,在想该如何安排这事。

  乐妈妈也欣慰的笑了。

  松鹤院今日比往常都要安静。

  丫鬟婆子们个个敛声闭气,连话都不敢说。

  主子心情不好,她们个个提心吊胆。

  马氏独自一人斜靠在东次间的软榻之上,面寒如冰,眉峰紧紧皱着,眼神‘阴’鹜,双眼有明显的‘阴’影。

  昨日齐常新的表现令她非常不安,一宿都没敢合眼。

  他变了,变的比以前更离谱。

  生病之前,他只对她一人刻薄,如今倒好,连儿子媳‘妇’孙‘女’们全看不顺眼。

  对儿子们尚且如此恶毒,会怎么对她呢?

  老下作回来,齐叔他们不仅没跟着一起,也未提前告知她一声,他们是出了什么事儿,还是将她出卖了?

  还有那叫蓉蓉的狐猸子,看老下作对她言听计从的模样,一定又是‘弄’回来恶心她的。

  往后这日子该怎么熬?

  马氏心思重重之际,‘门’帘子被人掀起,然后重重放下,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东次间里。

  “侯爷”她抬眼一瞅,心顿时提至嗓子眼,从榻上起身。

  齐常新黑着脸进来,径直走到她身边。

  啪啪

  他扬手对着马氏的脸狠狠扇了两巴掌,斥道,“贱‘妇’”

  两巴掌用了极大的力气,马氏被打得眼冒金‘花’,栽倒在软榻之上,嘴里立即有了腥甜的味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