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和离(第三更,月票10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齐正致看着沈氏,眼神也有些飘忽。最快更新访问: 。

  ‘精’致如画的眉目,‘唇’红齿白,身姿纤盈却又玲珑有致。

  虽已过去了十九年,可妻子还如同初见时那般年轻,岁月不曾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还记得初见她时,她正在辽阔的草原上扬鞭策马,‘精’湛的骑术不输男儿。

  在那个晴日里,笼在阳光下的她,笑容比阳光还要灿烂明媚,她的飒爽英姿狠狠击中他内心最深处的柔软,这就是他一直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姑娘,是他想终身相伴的爱人。

  吸引他的不是妻子的美貌,而是她身上京城世家小姐们所没有的灵气。

  他最喜欢看妻子瞪眼睛的样子,也许在旁人眼中瞧来少了‘女’子的温婉,可他却觉得别有一番风韵。

  可今日他却害怕妻子对他瞪眼睛,他想看她笑,她眸中的眼神太过冰冷,令他无所适从。

  “卉娘你误解我的意思,我并非咒妙儿,只是劝她莫要做伤天害理之事,否则会……”齐正致答道。

  虽然为他自个儿做了些铺垫,但是也表明他的确说了那句话。

  “齐三郎,你倒告诉我,妙儿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这做母亲的都不知晓?

  她若真做了,我会用我这条命去抵她的罪过,她若没做,今日便是你我和离之期。”沈氏冷笑着问。

  对丈夫,她已经失望透顶。

  一直忍而不说的‘和离’二字终于脱口而出。

  说出来后,她虽心痛,但也轻松了,终究有了结果,便不会再有纠缠。

  其实在来的路上她还在想着,要是丈夫真诚向她道歉,说那只是他一怒之下的失言,并非是骂‘女’儿,她也许不会这般坚决的说出‘和离’二字。

  谁料到丈夫一开口就是为他自个儿辩解,并非认错。不仅如此,又口出污言来骂‘女’儿做了伤天害理之事,他才那般说。

  言下之意便是,他没错。他是为了‘女’儿好才咒‘女’儿,若换做是旁人,他都懒得诅咒呢。

  呵呵,果真是世间最好的父亲,连诅咒都变得这般高尚伟大。真是令她开了眼界。

  这等男人,她要是还留恋,她岂不是连他都不如?

  沈氏的决绝,齐正致瞧在眼中,仿佛晴天一个霹雳。

  他不相信这句话是从妻子口中说出来的,卉娘一直深爱着他,她不会离开他的,她只是与他说笑话呢。

  再说了,他只是盛怒之下说了一句话而已,又不会成真。何况在他那般愤怒的情况下,都未动手打‘女’儿,换做是他人一定做不到。

  齐正致忽略沈氏和离之言,镇定的说道,“卉娘,我知道你疼妙儿,我疼她的心不比你少一分,我今日之所以如此生气,全是因为妙儿行事过分了些。

  父亲是妙儿的祖父,是长辈。妙儿应该敬重而非顶撞。今日因客人们未到,父亲心情已经不好,妙儿为何明知如此还要上前去出风头?

  她若不说那些话,父亲又怎会要拿家法?”

  “依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妙儿是咎由自取,活该要行家法喽,是不是?”沈氏紧紧攥着拳头问。

  “我并非说她活该,只是依她的聪明应该知道那时候不可说话,她为何就不知避了那风头呢?还有当面向人讨要礼物,也是一件十分失礼丢脸的事儿。”齐正致答道。

  “呸!”沈氏忍不住啐道。“齐三郎,你只知埋怨责怪妙儿,有没有想过妙儿为何要那样做?你当真以为她是想要那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