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摧毁(第三更,月票12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齐正致的居微斋十分安静。-

  几个小厮垂首而立,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被沈氏、齐正致二人的争吵吓坏了。

  自从当差以来,他们平日所见的皆是齐正致和沈氏夫妻恩爱、和睦相处的一幕,曾几何时二人关系闹得这般僵硬,甚至到了要和离的地步。

  求菩萨保佑三爷和三夫人好好的,一定不能和离啊!

  小厮们个个在心中默默乞求。

  因他们是伺候齐正致的,这些年可是得了不少沈氏的赏赐,人心都是‘肉’长的,不说他们心中对沈氏的感‘激’,就算为了他们自个儿的前程,也无人希望沈氏离开。

  不仅仅是他们几个,安宁侯府上下又有几人没受过沈氏的恩惠?

  却说先前马氏赶到后,得知沈氏要和离,心下大惊,立即将她带去了松鹤院,徒留齐正致还在书房中。

  齐湛风风火火跑进居微斋。

  他没有见到母亲,只见到齐正致一人坐在锦杌上发愣。

  不用问也知道方才父母亲的争吵十分‘激’烈,那满地的狼藉便能证明。

  他的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

  狠狠用袖子抹了抹,然后他踩着满地的碎片走至父亲身旁,唤道,“爹……”

  齐正致没有说话,也未抬眼看他,仿佛老僧入定了一般,对周遭发生了什么皆不知。

  过了半晌,齐湛又拔高了声音喊道,“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并伸手轻轻推了下父亲的胳膊。

  “湛……湛儿,你来了。”齐正致身子动了动,抬头看向儿子。

  眼神有些茫然,仿佛如梦初醒。

  齐湛点了点头,皱着眉头问,“父亲,您是否骂了妹妹?”

  就算知道父母亲正在闹和离。他还是不相信温润如‘玉’的父亲会刻薄恶毒的骂人,且骂的还是妹妹。

  他想听父亲自个儿说。

  齐正致的眉心也拧了起来,面上不悦之‘色’渐浓,“湛儿。有人做错了事儿,你说该不该骂?”

  “父亲,您骂了妹妹……遭天谴?”齐湛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紧紧盯着父亲,希望父亲能摇头。

  可他失望了,父亲冷笑了一声。说道,“那逆‘女’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原本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经她四处一宣扬倒变成了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有这样孝顺懂事的‘女’儿,我真是何等的有福气,哼!”

  孝顺懂事四字,他说得咬牙切齿。

  此时他有多么生气,就有多么痛恨齐妙。

  当初白莲用刀刺伤他,他不恨她,当初姚氏栽赃说白莲是他的‘女’儿。他也不恨……唯对亲生‘女’儿,他没有宽容之心。

  父亲言辞之间的冷漠,面上的嘲讽鄙夷惊呆了齐湛,将他心中最后的那点儿坚持给摧毁。

  这……还是他那儒雅博学、和蔼良善的父亲吗?

  齐湛往后退了两步,摇着头说道,“父亲您变了,您以前不是这样的,妹妹倘若真的做错了,您可教育却不能骂她,她是您的儿‘女’。是我的妹妹。

  您这样待妹妹,她却不曾在我面前说过您一句不是,她骗我说是因为想念外祖一家人才要去燕关,只字未提您对她的辱骂。可父亲却又误解她,认为我知道这件事便是妹妹说的,您为何要这样对妹妹,这对她不公平……”

  他好心疼妹妹,自幼到大受了多少的委屈,可恨他以前也欺负她。真是该死!

  “湛儿!“齐正致声音忽地拔高,红着眼睛斥道,“湛儿你怎么也变得像那逆‘女’一样与我顶撞,明明是她做错了,可你们一个个都说她没错,难道我这做父亲的教她做人还错了吗?难道非要等她做出逆天之事,你们才会觉醒吗?”

  齐湛向来‘性’子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