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软肋是什么?(1/2)

加入书签

  齐湛话一脱口,马氏便皱了眉头。,最新章节访问: 。

  马氏用询问的眼神看向齐妈妈。

  齐妈妈走至她身旁,低声道,“三少爷先去找了三爷。”

  一听这话,马氏这眉头皱得都能挤羊‘乳’。

  老三那‘混’账东西肯定没说好话,不然湛儿怎会这副表情?

  我还指着他来劝劝沈氏呢,现瞧他这模样,倒需要旁人来劝。

  老三到底想做什么?

  真是造孽哟!

  马氏脑子里如同有一团‘乱’麻,缠缠绕绕无头绪。

  泪眼‘迷’朦的沈氏,听到儿子的呼唤声,赶紧用帕子将眼泪拭干。

  看清儿子的脸,她面‘色’立即‘阴’沉了下来,咬着牙问道,“湛儿,你这脸是怎么回事?谁打的?”

  齐湛左边面颊上有五个清晰的手掌印,颜‘色’尚红。

  沈氏能隐约猜到是齐正致干的好事,牙齿咬得咯咯响,恨不能生啖齐正致其‘肉’!

  齐湛用力摇头,“娘,您不能只带妹妹离开,丢下我一人在这儿受罪,您一定要带我一起离开。”

  他不想说父亲的坏话,但也不想提及。

  马氏立即喝道,“湛儿,说甚浑话!你娘和妙儿哪儿也不去,她们都是齐家人,自是要待在齐家。”

  说着,她又看向沈氏劝道,“卉娘,你都见到了吧?你难道就能舍了湛儿不成?妙儿是你‘女’儿,可湛儿也是你儿啊,母子连心啊,你难道就忍心看他每日痛苦的思念你吗?”

  马氏为了能让沈氏改变主意,对沈氏的称呼都变的亲昵了。

  “婆婆,请你莫要再劝我。我意已决。湛儿若愿随我离开,我自然会带他一起走。”沈氏拭着眼泪说道。

  “娘,我当然愿意随您一同离开。”齐湛用力点头。

  他好担心娘亲会抛下他不闻不问。

  马氏眸子轻垂了垂,忽然她抬头看向沈氏,声音微提了提说道,“卉娘,有件事你想过没。湛儿和妙儿皆姓齐。就算老三答应你们二人合离,我们肯定不会让他们兄妹随你一同离开,他们可是我齐家人。我怎会任由他们改作他人姓?”

  先前闹得头晕,倒将最重要的一点给忘了。

  沈氏之所以要和离,全是为了五丫头,只要她无法带走五丫头。这念头自然而然会打消。

  马氏松了口气,心中有了胜算。

  沈氏表情一滞。

  是啊。要是齐家人不同意,如何才能带走妙儿与湛儿呢?

  趁沈氏发愣的机会,马氏赶紧拉了齐湛过来,悄悄在他耳旁说了些几句话。

  齐湛看着祖母。稍微犹豫了下,然后点头答应了。

  是对父亲特别失望,可从内心深处来说。他还是希望一家人永远生活在一起。

  马氏轻轻拍了他的手,然后带着齐妈妈离开了东次间。屋子里只留下齐湛和沈氏母子二人。

  她自个儿则带着齐妈妈和紫香、紫竹几人去了居微斋。

  齐正致已命人将地上的狼藉收拾干净,正站在窗前发呆。

  院中的‘花’草树木经过暴风雨的肆虐,生命脆弱的已然香消‘玉’殒,徒留残枝败叶,生命顽强的虽被风儿折弯了腰,眼下正倔强的想直立起来。

  齐正致认为自个儿就是那生命极顽强的,百坚不摧,不管旁人如何指责,他都要坚持本心。

  正思量间,眼角余光瞥见母亲马氏的身影。

  他的心头忽然跳了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