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撩*拨(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齐正致痛得眼睛都睁不开,整个人都晕沉沉的。-79-

  听到芙蓉在外面敲‘门’的声音,他对着青易轻动了下手指。

  青易会意,上前去开‘门’。

  芙蓉对着青易轻颔首,表示谢意。

  而后她带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药’味被香气冲淡一些。

  闻着空气中似有似无的香味,青易和两位小厮焦灼烦燥的心情慢慢平复。

  “三哥!”

  芙蓉柔软的声音在齐正致耳畔轻轻流转,仿佛有轻柔的小刷子在他的心尖儿上撩*拔、抚‘摸’,沉重的眼皮子一瞬间轻松了。

  他下意识睁开眼。

  一身素白衣裙的芙蓉正静静而立,像清晨悄然而绽的茉莉,清雅‘迷’人。

  这一刻他有些恍惚,怎么有仙‘女’在这?

  “三哥。”芙蓉粉‘唇’轻启,又轻轻唤着。

  齐正致这才看清面前之人是芙蓉,是他的义妹,并非是什么仙‘女’。

  他咬着牙,轻声问道,“芙蓉姑娘……你怎么来了?”

  声音干涩无力。

  区区几个字,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三哥,我是你妹妹呀,怎么还唤我芙蓉姑娘?”芙蓉微微嘟了‘唇’,轻声嗔道。

  但她不等齐正致说话,又体贴的说道,“蓉蓉知道三哥眼下疼得厉害,你暂时别说话呀,我特意送了些‘药’过来,止血化淤,还止疼。”

  说着,她便将一个白‘玉’瓷瓶递向青易,柔声道,“青易兄弟,劳你给我三哥涂上。”

  “多谢芙蓉姑娘。”青易接过瓷瓶,致了谢。

  “都是自家人,说谢便生分了。”芙蓉道。

  “三哥你好好歇着,明日我再来看你。这‘药’涂了不出半个时辰,痛苦便会消弥。”她也不再多说什么,向齐正致告辞。

  “谢义妹。”齐正致轻声道,面上满是感‘激’之‘色’。

  父亲没看错人。芙蓉姑娘果然心地良善,又温柔细心,有她做父亲的‘女’儿,是父亲之福,也是齐家之福。

  家中这些人。只有她关心他的死活!

  临出‘门’前,芙蓉还不忘叮嘱青易,“涂‘药’时请动作轻柔仔细一些,如此我三哥可少受一些痛苦。”

  说着,她对青易嫣然一笑,而后翩然离去。

  倾国倾城!

  好美的笑容,比芙蓉姑娘本人还要美。

  青易当场就呆在那儿,半晌未回神,这四字一直在他脑子里盘旋着,挥之不去。

  自从芙蓉来到安宁侯府后。一直惜笑如金,平日里连翘下‘唇’角都难呢,今日却对青易破了例,他怎能不‘激’动不雀跃。

  他一直认为自己情绪控制能力极好,很难受外界影响,今日他才发现是他太自负了,在芙蓉姑娘的笑容面前,他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最后还是两小厮上前拽了他胳膊,青易才缓过神。

  “我……我这就为爷涂‘药’。”青易一张脸涨得通红,为自己的失态而感觉到羞耻。

  芙蓉姑娘是何等身份。我怎可胡思‘乱’想。

  他想狠狠煽自己几巴掌。

  心里想着不再去芙蓉的笑容,可脑海中全是她的笑容,以至于给齐正致涂抹伤‘药’时都有些走神,忽轻忽重。惹得齐正致哀声叫唤了两三回。

  芙蓉未骗齐正致。

  她送来的‘药’效果极好,涂上去不过片刻功夫,他便感觉伤处有舒适的凉意往肌肤里渗透,火辣辣的灼痛感逐渐在消褪。

  不出半个时辰,他明显感觉痛苦减轻了许多,浑身变得轻松起来。

  芙蓉姑娘不仅心地好。医术更是‘精’妙无双!

  齐正致在心里暗暗赞着。

  想到医术,他不禁又想到了齐妙,面‘色’立即变得冷峻。

  做父亲的伤了,懂医术的‘女’儿不仅连面都未‘露’下,便是一句关心问候的话语也没,对,还有湛儿也没来,这是跟在逆‘女’后面学坏了。

  两厢一对比,他越发认为芙蓉好。

  齐正致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想当初他被白莲刺的那刀,若不是齐妙及时出手相助,他早就一命归西了,哪儿还有气力在这儿怨天尤人。

  翌日一早,芙蓉又来了,手中提着食盒。

  乌黑柔顺的长发被晨风拂起,轻轻舞动着。

  她依然一身月白‘色’衣裙,只在裙摆处用金线绣了几只蝴蝶,随着她步伐走动,裙摆上的蝴蝶仿佛活了,翩翩‘欲’飞。

  青易正从齐正致屋子里出来,一眼便见到轻灵美丽的芙蓉,眼神不由呆了呆。

  在他愣神之际,淡淡的幽香扑鼻,芙蓉已走近。

  “青易兄弟。”她柔柔的唤道。

  “芙……芙蓉姑娘!”青易回神,忙垂首行礼,一张脸却又瞬间红到了脖子。

  芙蓉清冷的眸中滑过一抹讽意,面‘色’如故,继续说道,“青易兄弟,请问我三哥情况如何,可还疼?”

  “多谢芙蓉姑娘的‘药’,三爷好多了。”青易忙应话。

  他不敢抬头看芙蓉。

  “如此便好,我可以进去看看三哥吗?”芙蓉问。

  “芙蓉姑娘请。”青易忙往旁边让了让,对着里屋对她做了请的手势。

  “有劳青易兄弟。”芙蓉说着便莲步轻移进屋。

  等她进屋了,离自己远了些,青易这才松了口气。

  可鼻息之间的香气还是令他心慌意‘乱’。

  因为伤在‘臀’部,齐正致只能趴在那儿,虽然痛苦减轻了许多,可还是不敢坐起来的,身上盖着薄被。

  “义……妹”见到芙蓉,他惊讶之余就是尴尬。

  他现在的样子太狼狈,不想被旁人看见,毕竟芙蓉不是他真正的妹妹。

  昨日因痛得太厉害,心中全是怒火,没心思去想其他。

  “三哥,看你气‘色’好了不少呢,怎样?现在痛苦好些了吗?”芙蓉满面关心之‘色’,柔柔的问。

  “好多了,你制的‘药’真乃神‘药’。”齐正致赞道。

  “三哥,我哪儿有你说得那般厉害。是三哥你自个儿坚强呢。”芙蓉嘟了嘴嗔道,满面的娇羞之‘色’尽显小‘女’儿姿态。

  清冷的她这才沾了几丝人间的烟火气

  齐正致轻抿着‘唇’角微微一笑,视线落在她手中提着的食盒上,“义妹。你还未用早膳吧,赶紧快回去吧,我没事了,有劳你掂记了。”

  芙蓉提了提食盒,道。“三哥,这是我特意送来给你吃的呢。”

  “给我的?不用,青易自会安排,我还不饿。”齐正致轻轻摇头。

  “三哥,我知你身上不舒服,没什么胃口,我早起去厨房熬了些粥,加了些对你伤口恢复有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