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逼上绝路(两章合一)(1/2)

加入书签

  松鹤院内,马氏斜躺在罗汉‘床’上闭目养神。。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x79小說网

  罗汉‘床’前面摆了两盆冰。

  虽有凉意,却还是难抵酷暑,两个小丫鬟在旁为她打着扇子,另有两人为她捶‘腿’捏肩,日子过得不要太舒服。

  “侯爷!”

  守‘门’丫鬟的声音忽然传入了马氏耳中。

  她身子一僵,很快从罗汉‘床’上坐直了身体,这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内心对齐常新的恐惧迫使她如此。

  身体刚坐直,齐常新便背着双手,带着热腾腾的暑气进了屋子。

  “侯爷。”马氏起身给他行礼。

  心里却在想着他又来干什么?

  才安生了几日,可不要再‘弄’什么幺蛾子出来。

  “你们都先出去。”齐常新并不理她,而是先对着屋子伺候的丫鬟婆子们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般将她们赶了出去。

  丫鬟婆子们不敢看马氏,应了是之后,便赶紧垂首快步出了屋子。

  对齐常新,她们也都是避之不及。

  “侯爷,有事?”马氏的心又拎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

  “哼,你日子过的倒‘挺’快活的吗?”齐常新看着那两盆冰,从鼻子里冷哼着说话。

  “能有快活日子,还得拜谢侯爷所赐呢。”马氏面上恭顺的应着。

  心里却在冷笑,用两盆冰便在那儿‘阴’阳怪气,真是无用的窝囊男人。

  眼下这时节,京中哪户人家不用冰?

  老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嫁了你这等下作的男人。

  “知道就好。”齐常新冷笑一声,然后说道,“今儿我来找你,是有件事对你说说。”

  “何事?”马氏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儿,很是紧张。

  齐常新悠闲的喝两口梅子汤,这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一把年纪了,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照顾着。寂寞得很……”

  他话还未说完,马氏已听出了什么意思。

  他想纳妾!

  老下作,果然忍不住了!

  马氏恨得想吐血。

  果然,齐常新说道。“……我想身边添个人,陪我说说话,做个伴儿。”

  “平时不是有芙蓉陪着你吗?”马氏答道。

  “呸!蓉蓉是‘女’儿,她将来也是要嫁人的,她能时刻陪着我吗?你说得这都是些什么屁话。”齐常新拍桌而起。

  他恼马氏竟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干脆直接的说道,“你将紫竹开了脸,选个日子送去我屋里!”

  此话一出,不仅马氏变了脸‘色’,守在‘门’口的小丫鬟们也勃然变‘色’。

  有关系和紫竹‘交’好的,立即轻手轻脚的离开,去给紫竹报信了。

  “侯爷,这恐怕不妥吧?”马氏忍着满腔的怒火说道,尽量让语气听起来平静一些。

  紫香、紫竹几人是她身边的大丫鬟,个个长得漂亮。其中紫竹最为出众,肤白貌美,身姿高挑纤盈。

  她们这几年伺候她也算是尽心尽力,也恪守本份,没哪个生出想爬爷们‘床’的心思,令她十分欣慰。

  她还想着等明年她们到了年龄,便为她们寻‘门’合适的亲事,然后放她们出府,也不枉她们这些年对她的忠心。

  她从来没想过将她们变成齐常新的通房妾室。

  “有何不妥?你身边的丫鬟本就是伺候本侯的,本侯看上紫竹。那是她的福气,也让你省心。

  倘若从外面纳了妾室回来,依你这妒‘妇’的脾气,不出两日功夫便会害死她。紫竹是你身边的丫鬟,对你也忠心,相信你不会那般狠心连她也害吧。”齐常新没脸皮的说道,还说得理直气壮。

  “侯爷不管想纳几房妾室,我都不会再管,只要别打我身边丫鬟的主意就行。”马氏坚决的说道。

  她不会劝齐常新莫纳妾。当然他也不会听她劝。

  当初她都做好了纳芙蓉为妾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后来就成了义‘女’。

  可要想打紫竹的主意,她可不能爽快答应。

  “你不答应又有何用,说不得紫竹那丫头早有这心思呢。”齐常新冷笑。

  “行,那我去问问紫竹,要是她真有这心思,我便成全她,可她若不愿意,侯爷还是莫为难。”马氏说道。

  “不管她答不答应,本侯今日便要定她了。”齐常新拍着桌子,恶狠狠的说道。

  “侯爷,你是要找个能陪你说体己话的可人儿,可不是要找冤家。

  倘若紫竹不乐意,你便强收了又能如何?她只会怨你恨你,哪儿又会与你‘交’心呢,侯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马氏耐着‘性’子劝。

  “少废话,三日之内将紫竹送去我房里,否则后果是什么,你心里清楚!”齐常新丢下这话,然后拂袖而去。

  老下作,你怎么不去死啊!

  马氏恨恨的砸了齐常新方才用过的茶盅,眼睛里‘蒙’了薄雾。

  这日子怎么就没一日顺心的?

  ‘门’帘一动,一抹淡绝‘色’的身影急匆匆进了屋子,正是紫竹。

  “老夫人!”紫竹奔至马氏身前,扑通一下便跪了下去,泣声道。

  “紫竹,你这是?”马氏皱眉问。

  “老夫人,奴婢听说侯爷……紫竹没那好福份,更没那胆子和心思去攀高枝,求老夫人帮帮我……”紫竹已经泪流满面。

  她宁为小户妻,也不为高‘门’妾。

  齐常新的年纪做她爷爷都还绰绰有余,她不要将一生毁在他手中。

  还有老夫人那狠辣的手段,她并非没有见过,她还年轻,她想好好活着,不想早死!

  越想,紫竹便越为前程担忧,泪若决堤之河水。

  马氏听明白了紫竹的意思,心下安慰。

  她没看错人。

  可是齐常新的脾气她知晓,要是违了他的意思,侯府还不得‘弄’个底朝天,还有他先前那些话说得也没错。

  纳个陌生‘女’人为妾,不解禀‘性’和为人,谁晓得将来又会闹出什么事儿来,紫竹知根知底。又对她忠心,让紫竹伺候着绝对比外头的‘女’人强。

  马氏这样一想,便对紫竹说道,“紫竹。侯爷喜欢你,这也是你的福份,你伺候我这么多年,对我很忠心,将来我定不会亏待于你。”

  “老夫人。您难道也愿意将奴婢送去侯爷房里吗?”紫竹瞪着泪眼,很惊诧的问。

  “你照顾侯爷,我放心!”马氏说道,虽未说得十分明显,但意思已然明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