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美色当前难自禁(三更合一,含月票20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紫竹流着泪离开了海棠苑。。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次日一早,她又来了海棠苑,大约过了三四个时辰才离开。

  离开海棠苑后,紫竹便去了长青院。

  齐常新背着双手站在窗前,眯着眸子看紫竹渐渐走近。

  玲珑有致的身姿,如‘花’般的容颜鲜活秾‘艳’,虽然明亮的眼睛又红又肿,不仅不影响她的美,反而更让他生出几分怜惜,想要去爱护保护。

  他开始‘激’动,身体也跟着绷紧,有股抑制不住的热‘潮’一阵阵向他袭来,双颊发热。

  嘴巴里变得干涩。

  他想咽唾沫,却发现唾沫早被身体的燥热给炙干了,喉咙上下滚动着,埋藏在体内的‘激’情开始往外臊动。

  紫竹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齐常新看她的眼神,贪婪得像头野狼。

  她的身体情不自禁颤栗了一下。

  可这时候她不能怕,赶紧咬了咬舌头,为她自个儿壮胆。

  她垂首进了屋子,低声喊道,“奴婢给侯爷请安。”

  “紫竹……”齐常新快速走至她身旁,忽然便紧紧握了她的手,‘激’动的唤着。

  呼吸急促,暗哑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情*‘欲’。

  紫竹忙用力去挣他的手,并将面偏去一旁,快速说道,“侯爷,奴婢求了三夫人几个时辰,她终于答应同五小姐一道去哄芙蓉小姐开心。

  奴婢已经按您的吩咐去做了,还请侯爷去向老夫人……。”

  “紫竹,这事不着急,你好香啊,先让本侯亲亲。”齐常新已经‘色’*‘欲’攻心,这时候可不管什么谢罪赔礼,先尝了鲜再说。

  “侯爷您答应奴婢,只要将这件事办成了,您就放奴婢一条生路的。”紫竹的眼泪又出来了。

  “傻丫头,伺候本侯就是你的生路。你生得这样漂亮,本侯怎么舍得让你离开呢,呵呵……”齐常新猥*琐的笑着,嘴便向紫竹脸上凑过去。

  他这番话令紫竹脑子里‘嗡’的一声响。

  她果然太傻太天真。不管事情成与不成,侯爷都不会放过她的,她就像那笼中鳖网中鱼,是怎么也逃不了的。

  还是五小姐厉害,一眼便识破了侯爷的险恶用心。他害了我,却要我去恨三夫人和五小姐,他真是世间最最可恨的人。

  呃!

  就在齐常新的嘴巴快要碰触到紫竹娇软的‘唇’瓣时,她忽然打了个饱嗝,对他长长呼出一口热气。

  他原本以为美人儿不仅身上是香的,还吐气如兰,谁料到紫竹口中喷出的味道令他作呕,下意识将头偏去一旁。

  “你……吃了什么?”齐常新下意识掩了掩口鼻,皱着眉头问。

  先前紫竹和他离得远,头又低垂着。并未发觉她的口气如此秽臭难闻。

  “没吃什么。”紫竹忙掩了口,大眼睛里是惊骇和慌张。

  “那口气怎么这样重?”齐常新不相信的追问,涨满的‘欲’*望都情不自禁消了一些。

  “奴婢也不知,近来一直如此。”紫竹忙垂首,拼命的摇头。

  “你骗本侯!”齐常新并不相信。

  “奴婢不敢骗侯爷。”紫竹忙抬头看他,为她自己解释。

  不自觉间她松开了掩口的手,熏人的口气再次袭向齐常新。

  她一定是身体哪儿出了‘毛’病,改日让蓉蓉帮她瞧瞧,一定得治好这恶心人的‘毛’病,否则本侯往后可要怎么和她亲近。

  齐常新心里如此想着。

  他相信紫竹所说。认为她是患了什么病才致口气太重。

  于是他决定不亲紫竹了,来个干脆直接的。

  念头一起,那手便伸向她裙底。

  “啊,侯爷不可以!”紫竹吓得往后退去。涨红着脸说道,“侯爷,奴婢小日子来了,不敢污了您的眼。”

  “什么?”齐常新牛眼一瞪,里面寒芒闪闪,伸出去的手立即缩了回来。像被蝎子蜇了一样。

  “您若不信,奴婢可以……可以拿出来给您瞧瞧……”紫竹咬着‘唇’说道。

  这些话要是放在以前,她是绝对不好意思在男人面前说出来的,可现在为了救她自己的‘性’命,全都豁出去了。

  在这老‘混’蛋面前,没什么好害臊的,要臊也是他臊,而不是我。

  紫竹在心里如此安慰着她自个儿。

  “那脏东西谁要看,滚滚!”齐常新黑着脸骂,冲紫竹用力挥挥手,示意她赶紧离他远远的。

  在他眼中,‘女’子的月水那是极肮脏极邪恶之物,避之而不及,怎会还要去看。

  真是晦气!

  要不是担心将紫竹脸打肿了难看,他现在已经一巴掌煽了过去。

  “是!”紫竹如获大赦,转身便跑。

  “等等!”可齐常新忽然又唤住了她。

  “侯爷?”紫竹满面惊骇之‘色’。

  难道他还想下辣手。

  “你方才说沈氏答应向蓉蓉谢罪,她们何时去?”齐常新问。

  “三夫人说等晚上用膳时。”紫竹应道,暗暗为她自己捏了把冷汗。

  “嗯。”齐常新对她摆摆手。

  “侯爷您答应奴婢的事儿……”紫竹小心翼翼的问。

  “那事且等她们谢罪后再说。”齐常新不耐烦的再次挥挥手。

  “侯爷你不会骗奴婢吧?”紫竹有些怀疑的问。

  “呸,本侯一言九鼎,几时会骗人?只要她们真向蓉蓉赔礼谢罪,本侯绝对说话算话,去吧去吧。”齐常新狠狠啐道。

  “奴婢相信侯爷。”紫竹快速逃离了长青院。

  出了院子后,她长长吁了口气,紧紧按着‘胸’口,心在里扑通扑通的‘乱’跳,像要蹦出‘胸’膛一样。

  三夫人和五小姐教的法子还真是好用,果真逃过了这一劫。

  希望接下来的事情也都顺利。

  等事儿圆满解决后,我一定会做牛做马的去报答三夫人和五小姐,是她们给了我生了希望。

  紫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是无人帮她,她决定以死明志,绝不会让齐常新糟蹋她清白的身子。

  对齐常新后来的那些承诺。她是绝对不会再相信,他就是一出尔反尔的‘混’账王八蛋!

  紫竹恨恨的骂。

  今儿正巧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安宁侯府一直有规定,在祭祀祖先之后。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吃团圆饭。

  当齐常新带着儿孙们祭祀完祖先来到松鹤院时,马氏便吩咐丫鬟们开始传菜。

  一进厅子,齐常新便下意识看了看沈氏和齐妙,嘴角轻轻一勾,冷意顿显。

  齐妙和沈氏二人的眼神更加冷冽。

  “父亲!”芙蓉上前虚扶了齐常新。

  “蓉蓉。”他轻轻拍了下她的手。面上冷意瞬时变暖,是极出‘色’的变脸人。

  他低声对芙蓉说道,“蓉蓉,稍后沈氏会向你赔礼谢罪,你可别那么快原谅她,一定要让她尝尝你的厉害,让她下回不敢再轻看你。”

  “嗯,一切听父亲的。”芙蓉乖巧的点头。

  心里却纳罕不已,不相信沈氏会给她赔礼。

  齐常新还没来得及将这件事告诉芙蓉。

  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他不敢告诉芙蓉。怕万一事情不成,反而让她伤心难过,同时也看他笑话。

  下午紫竹说完这事之后,他本来想去碧水阁和芙蓉说这事,可还没出屋子,齐正宁三兄弟来了,与他商量晚上祭祀一事。

  他只好将这件事暂且搁下了,想着到时给她一个意外惊喜也不错。

  所有人落座后,齐常新当先举筷,开始用膳。

  安宁侯府所有人均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整个厅子里不闻一丝说话声,只有筷箸勺羹和碗碟碰触的悦耳声。

  在齐常新未归之前,大家聚在一起用膳时。虽说不是喧哗如市集,但大家还是有说有笑,评菜品洒,气氛极融洽。

  现在有他在场,众人皆觉得压抑,只想匆匆将饭吃完。然后离他远远的。

  特别是在知道他又要纳紫竹为妾一事后,对他又添了厌恶。

  就连美妾无数的齐四爷,对父亲的做法都不敢苟同。

  好不容易用完膳,柳氏几人起身‘欲’向齐常新和马氏告辞时,齐常新发话了,“大家都稍等会儿,还有件事未办。”

  除了齐妙、沈氏和马氏外,其他人都面面相觑,想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