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再遇阿如(双更合一章)(1/2)

加入书签

  “说吧。-79-”马氏看沈氏的眼神很柔和,少了往日的坚硬冷漠。

  虽说答应齐常新纳紫竹为妾,是她想通透后做的决定,但这并不表明她是真心的愿意他纳妾。

  就算他对她冷漠无情,与她不会再恩爱,她对他也已死心,却也不愿意见他对着旁的‘女’人温柔小意,宠爱怜惜,那是往她心尖儿上戳刀子。

  经了今日这一番闹腾,相信老下作要安生一些时日。

  沈氏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的问,“婆婆,紫竹颇合我的眼缘,不知能否将她送给我?”

  “唉!”马氏叹道,“紫竹伺候我这些年,也算尽心尽力,我本是不舍的,可今日你帮了她,这是她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也是你们主仆二人的缘份。成,我应了。”

  “多谢婆婆成全。”沈氏起身致谢。

  实则在今夜晚膳之前,她便和马氏‘私’下里说妥了这事。

  她想方设法让齐常新打消纳紫竹为妾的念头,而事成之后,她要紫竹的卖身契。

  马氏没有拒绝,很爽快的答应了。

  老下作既对紫竹生出了这等龌龊的心思,留她在身边,迟早还会出事,反正也准备放她出府,沈氏想要,那便给她,做个顺水人情也是好的。

  婆媳二人‘私’下里有了约定,此时当众提出来,只是走走过场罢了,顺便也将马氏撇清。

  齐常新现在不敢对沈氏太过份,却敢对马氏耍横,他若知道今日之事马氏也掺合其中,一定不会饶了她。

  马氏让齐妈妈将紫竹的卖身契拿来,‘交’给了沈氏。

  紫竹拜谢马氏后,便跟在沈氏和齐妙身后走了,惹来许多丫鬟们羡慕的眼神。

  她们都知沈氏出手阔绰,海棠苑一个粗使丫鬟比其他房里大丫鬟得到的赏赐还要丰厚,且沈氏对下人们从不端架子使脸‘色’。

  这样的主子谁不喜欢呢?

  也曾有丫鬟婆子千方百计的去讨好沈氏,想得她青睐去海棠苑当差。可惜沈氏身边的丫鬟全是她从燕关带过来。

  以往她每年去探望齐妙时,总会将到了年龄的仆从带回燕关去,然后再带新的过来。

  就因为鲜少有机会去海棠苑,所以其他丫鬟们才会羡慕紫竹得了‘肥’差。

  三更时分。月亮被厚重的云层所遮掩,笼在暗沉夜‘色’下的安宁侯府像头沉睡的猛兽,正‘门’处挂着的两盏灯笼泛着晕黄的光,就像猛兽两只忽然瞪大的双眼。

  长青院里静悄悄的,齐常新已经入睡。伺候的小厮也进入了梦乡,两道黑‘色’的人影悄无声息进入齐常新的寝室。

  齐常新虽然早就上‘床’就寝,可今晚发生的那些事气得他肝痛胃痛全身痛,一直翻来覆去睡不安稳。

  直到三更的梆响,他才晕晕‘欲’睡。

  就在他感觉快要睡着时,忽然感觉‘床’前有人。

  “成子?”齐常新浑身被吓得一个‘激’灵,他赶紧睁开眼睛,下意识喊。

  成子是伺候他的小厮,就歇在外间,认为是成子进来看他可睡着了。

  “‘玉’……郎……”可应他的并不是成子熟悉的声音。而是一道拖着声调的‘女’子声音。

  ‘女’子声音很怪异,有些硬,又好像带着几分冷意,又隐隐在颤栗。

  好熟悉的称呼!

  齐常新的身子瞬间僵硬了。

  他不会忘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更记得这称呼曾出自何人之口。

  “阿如?”

  在这世上,只有阿如一人会这样唤他,也只有阿如的声音这般悦耳动听。

  可阿如分明已经离开了他,永远的离开了他,都是被马映秋那贱*‘妇’害的,害他们‘阴’阳两相隔。

  因为愤怒。齐常新一时之间倒忘了害怕,竟然坐了起来。

  屋子里没有点灯,很暗,但他还是隐约能看见‘床’前有个人影。

  也仅仅只能看个模糊的影子罢了。其他的皆看不清。

  “呵呵!”‘女’子怪怪的冷笑,“妾身以为‘玉’郎早将我忘了,‘玉’郎好狠的心呐,我在下面孤苦伶丁,‘玉’郎却又要另娶新人,呵呵……”

  “阿……阿如。真的是你吗?”齐常新开始害怕,身子情不自禁往‘床’里边挪了挪。

  “‘玉’郎果真忘了妾身,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玉’郎你在怕我嘛……今夜是中元节,每年也只有这时节才能来探望你……”‘女’子的声音好哀怨,“‘玉’郎,让我‘摸’‘摸’你……”

  齐常新能感觉一只胳膊伸向他面前,很快一只手‘摸’上他的面颊。

  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好冷的手!

  手是‘女’子的手,很小,但非常冷。

  比冰块还要寒冷,没有一丝温度,寒意往他骨子里沁透。

  “‘玉’郎,你变心了,嘤嘤……”‘女’子收回冰冷的手,开始‘抽’泣。

  哭声并不大,细细的,尖尖的,还带着委屈。

  仔细听,好像又没哭声,可等你松懈时,哭声又传入耳间。

  这在寂静无声的夜里显得十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齐常新感觉被她‘摸’过的脸都被冻僵了,再闻这哭声,有股子寒意从脑‘门’子里往下蔓延。

  他是喜欢阿如,永远也忘不了她,可他不想见到这样的她啊?

  他喜欢的是鲜活的是人的阿如,而不是现在的阿如。

  “阿……阿如,我没有变心,我对你一直不曾变心,时辰不早了,阿如你快些回去吧,明日我再给你多烧些纸钱,你想要什么尽管去买……”齐常新话都说不利索了,牙齿打着寒颤,结结巴巴的说道。

  “‘玉’郎,你果真变心了,这是要赶妾身走呢,妾身想留下来陪你……”‘女’子泣声道。

  而齐常新却感觉到两只冷冰冰的手抚上他的脸,一路往下,掐向他的脖子。

  “‘玉’郎,我要你下来陪我,我一人好孤单好寂寞……”‘女’子说着,一边用手去掐齐常新的脖子。

  ‘女’子双手像千年寒冰,寒意森森。

  “啊。救命啊……”齐常新拼命的喊道,并伸出双手去推‘女’子。

  他不要死,他还想多活几十年,他还没活够呢。

  可他的双手却落了空。因为面前的人影忽然消失不见了。

  脖子上那冷冰冰的两只手也不见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不见人影,不闻哭声。

  难道刚刚是在做梦?

  齐常新‘摸’了‘摸’脖子,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