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诡异(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虽在松鹤院住了几日,可齐常新依然‘精’神不济。-

  他歪坐在太师椅中,单手撑头,昏昏‘欲’睡,眼下青影还未消褪。

  听闻沈氏问安的声音,他蓦然‘精’神一振,微闭的双眸倏地一下便瞪大。

  ‘阴’森森的眼神看着沈氏心头一跳,似被毒蛇咬了一口。

  沈氏眸子微微一凛,目视马氏温声说道,“婆婆,我有事想问您讨个意见,为了不扰公公休息,我们换个地方吧。”

  她不想当着齐常新的面前说事儿。

  “成,要不去你海棠苑吧。”马氏道好,并起身‘欲’走。

  沈氏自是赞同,只是她和马氏还未迈步,齐常新便冷冰冰的说道,“有什么话不敢当着我的面说,偏要躲在‘私’下里嘀咕,就在这儿说。”

  他伸手点了点马氏方才坐的位置,语气神情都很霸道。

  ‘精’神比方才要好了许多。

  就像一只斗‘鸡’,张开翅膀和翎羽,瞪着血红的眼睛,想和沈氏斗一斗。

  马氏忍不住皱眉,却又不敢驳斥他。

  沈氏眉头微蹙,道,“公公,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除非你要说些于我不利之言,否则有什么话不能对人言?”齐常新理直气壮的反驳。

  “公公,我是要和婆婆说些‘女’人之间的体己话,公公认为您听着合适吗?”沈氏冷着脸说道。

  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齐常新面‘色’一沉,眸中有怒火,可又畏惧着什么,只得隐而不敢发。

  而且沈氏都这样说了,他哪儿还有脸坚持要听。

  马氏便道,“侯爷请好好休息,妾身去去便回。”

  说着,她和沈氏离开了屋子。

  出了松鹤院,马氏便好奇的问沈氏,“卉娘。你找我有何事?”

  她看得出来沈氏是刻意要避开齐常新。

  “唉,是湛儿的事。”沈氏叹道。

  “湛儿怎么了?”马氏忙问。

  “咱们去屋里详说吧,非三言两语便能说得清楚。”沈氏答道。

  马氏轻轻颔首。

  婆媳二人很快去了海棠苑。

  进了东次间,等马氏坐定之后。不待她发问,沈氏便说了齐湛的想法。

  “什么?湛儿竟想抛弃学业去从军?这怎么行?”听完沈氏之言,马氏惊问,并本能的反对。

  “我也劝湛儿莫做此打算,可他下定了决心。执意要去从军,而且他说的那番话并非全无道理,我不敢擅自拿主意,想和婆婆您商议一番,看此事如何处理比较得当。”沈氏说道。

  “我自是不同意,咱们齐家的儿郎怎能去军中受那些苦,且三郎还曾是状元,他的儿子不读书求上进,却跑去从军,岂不是令人笑话。”马氏义正严辞的说道。

  言下之意是说从军是不求上进之举。

  这话令沈氏心生不满。

  要说之前对齐湛从军一事还有犹豫的话。那么现在她倒下定了决心。

  一定要让湛儿从军,让齐家人看看,并非只有读书才是上进之举。

  沈氏说道,“婆婆言之有理,湛儿父亲乃是状元出身,他要是读书无成就,会被人笑话。

  只是湛儿今年已有十七岁,在学业上一无所成,眼下他又言明了对读书不感兴趣,咱们如果强‘逼’着他去学习。一定会适得其反。

  我们三房人丁单薄,将来要靠湛儿来撑,依他现在这‘性’子,真的很难。所以我想让他去军中历练一番……”

  马氏听明白了沈氏的意思。皱着眉头问,“卉娘你愿意让湛儿去军中受苦受累?”

  “唉,我哪儿愿意见他受累,可我细致想了两日,这对他湛儿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呢。”沈氏叹道。

  马氏认真的看着沈氏,半晌后忽然问道。“卉娘,你……不会是还想着要和老三和离,趁这机会将湛儿送去燕关,往后你离府更方便吧?”

  呃!

  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呢。

  沈氏看着马氏愣了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婆婆多虑了,我要是真是有这想法,便不会对您直言此事,可以随便寻个借口让湛儿离府便是。

  婆婆您上回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就算不为我自己,为了湛儿和妙儿,我也得将和离的心思压下去。

  特别是湛儿,他是将来要话铁齐嫣,也忍不住笑着夸好吃。

  这已经不是她们第一回来碧水阁了,自从芙蓉确定身份之后,便隔三岔五将她们前来说些闲话,并给她们一些稀罕的小物件。

  她们也将她真的当做姑姑来看。

  “你们喜欢吃便好,等会儿都带些回去,让大嫂、二嫂和四嫂也都尝尝。”芙蓉柔声说道。

  “对了姑姑,你怎么未请五姐前来呢?”齐姝笑嘻嘻的问。

  “我可不敢去请。”芙蓉苦涩的笑了笑。轻轻摇头。

  “也是哦,三婶的心可真够狠的,竟活生生将紫竹给打死了,咱们往后还是离三房远些才是。”齐媛立即说道。

  语气里是对沈氏满满的不屑和鄙视。

  齐姝和齐婷跟在后面附合,齐嫣微微笑着,并不点头。

  芙蓉柔声嗔道,“这话在我这儿说说便是,出了这‘门’后可别说,万一被旁人听了去可不好,其实三嫂人还是极能干的。不然也没办法教出那么有本事的妙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