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扫除障碍(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如此过了两日。。 更新好快。

  夜间刚下了场暴雨,白日里天气明显凉爽了一些。

  齐常新在长青院的书房里练字,芙蓉在一旁陪同着。

  不过写了一个多时辰,齐常新都觉得不满意,‘揉’皱的纸团扔得满屋子都是。

  看得出他心情十分烦燥。

  至于为何燥,他自个儿也说不清道不明,就是觉得日子过得不顺心,事事不能如意,还有阿如那夜所说的话一直在他脑子里盘旋。

  这些年阿如一直在怪他啊,是他害了阿如。

  唉!

  芙蓉体贴的倒了温热的茶水,递向他手中,柔声道,“父亲,您喝口茶歇会儿再写吧,可别累着啦。”

  齐常新将笔放下,接过茶一饮而尽。

  他将杯子放下,看着芙蓉叹了口气说道,“唉,回想我这一生,还真是失败,在外人看来我儿孙满堂,乐享天伦,应该十分幸福。

  可结果呢?

  哼,偌大的安宁侯府,只有蓉蓉你一人关心我。我一直在想,要是没有蓉蓉你,无人陪我说话,无人解我心意,连我头疼脑热都无一人牵挂,可真是悲哀啊!”

  语气里是无尽的哀伤,而对其他的不满也是显而易见。

  芙蓉轻轻叹了口气,应道,父亲,您别这样说,您的人生并非失败,而是因为您宽容所以显得孤单寂寞了一些。”

  “蓉蓉,此话怎讲?”齐常新‘精’神微微一振。

  他发现每回心情烦躁时,蓉蓉所说的每句话总能令他心神愉悦,烦闷顿消。

  这是其他人做不到的。

  也可以说,是他那些逆子逆媳们不肯做的。

  蓉蓉真是他的贴心小棉袄。是他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芙蓉微微叹了口所了,说道,“就像这回紫竹姑娘一事,要不是三嫂莫名出现,紫竹姑娘早早的就欢天喜地的陪父亲您了。

  要是有紫竹姑娘相陪,父亲便有了说体己话的人,多了个人关心。又怎会孤单呢。蓉蓉虽然也能陪父亲您。可我终究只是‘女’儿,不可能时刻陪伴您。

  唉,真是不明白三嫂为何要这样。宁愿将紫竹姑娘打死,也不愿让她陪父亲您,非让父亲您如此孤单伤怀。”

  芙蓉一番话让齐常新感动的同时,又勾起了对沈氏无尽的恨意。

  没错。要不是沈氏强行‘插’手干涉这件事,紫竹那丫头早就是我的人。我又怎会因为害怕而搬去与马映秋那贱‘妇’同宿。

  每日面对马映秋那贱‘妇’丑陋的脸,我都恶心得想吐,却又不得不忍耐着。

  对,一切都是沈氏害的。不仅害得老夫晚景凄凉,也害了紫竹如‘花’般的生命,那样娇滴滴的美人儿就这样没了。真是太可惜。

  齐常新咬了咬牙,说道。“蓉蓉,你说得十分有道理,都是沈氏害我的,她就是我命中的克星啊。

  对,还有齐五那死丫头,也不是好东西,她们母‘女’二人全是克我之人。”

  “父亲且息怒,也许三嫂是无心而为,并非有意与您做对呢,您气坏了自个儿身子可不值得呢。”芙蓉忙轻轻为齐常新‘揉’捏着肩膀,柔声劝慰道。

  “哼,那贱‘妇’就是刻意而为之,她对我一直怀恨在心呢,寻了机会便害我,还有老三都被她给气得离府,也不知何时才能归家。

  唉,真乃家‘门’不幸啊!”齐常新一拳砸在桌上,恨恨的骂。

  芙蓉‘唇’角微不可见的勾了勾。

  她嘟了粉‘唇’,略沉‘吟’了一会儿,用疑‘惑’的语气问齐常新,“听父亲这样一说,三嫂行事的确过分了一点儿。

  不过让蓉蓉不明白的是,三嫂为何敢做犯七出之事呢?她难道就不怕被三哥给休弃了吗?”

  此话表面听起来是疑问,是不明白沈氏为何要这样做,实则是在提醒齐常新,沈氏这般做为是完全可以休了。

  果然,齐常新双眸一凛,拍着桌子冷笑,“蓉蓉所言极是,等你三哥回来,我立即让他休了这恶‘妇’,省得坏我安宁侯府的名声。”

  “嗯,蓉蓉一切听父亲的安排,相信三哥也必然如此。”芙蓉乖巧的应了,内心忍不住雀跃了一下。

  想到有理由休沈氏,齐常新郁闷的心情随之轻松了许多。

  他现在只盼着齐正致早些回府,便能早将沈氏赶出安宁侯府。

  乐妈妈掀帘进屋,恭敬的给齐常新和芙蓉行了礼,然后说道,“侯爷,有人送了拜贴给您。”

  “谁?”齐常新皱着眉头问。

  “是一位连姓老爷家的管家,听那管家说,这位连老爷和侯爷您是旧识呢,颇有些‘交’情,说和侯爷您亲如兄弟呢。”乐妈妈答道。

  连老爷?

  齐常新眉头微拧,大概想到可能是谁。

  哼,屁个‘交’情,老子回来这些时日,都没见他伸头来看下老子,今日送这贴子也不知是想做什么。

  心中这样想着,便不想去贴子。

  他随手便将贴子往案几上一扔,冷笑了一声,“不用理会。”

  芙蓉从旁柔声劝道,“父亲,不管对方是何人,咱们看看他送的贴子里写的些什么,乐妈妈也好去回话。不管如何,咱们都不能让人诟病。”

  “对,蓉蓉言之有理。”齐常新听了芙蓉的劝,打开贴子看了看。

  这是一张邀请他去连家做客的贴子。

  贴子是连家二老爷下的。

  连二老爷和连蔓芝的祖父是兄弟,连蔓芝的祖父在家行三,她该称连二老爷一声二叔祖父。

  以前齐常新还未得疯病时,与连二老爷的确有过‘交’情的,连二老爷是那种喜好风‘花’雪月之人,当年他因阿如之死心情烦闷而外出散心时,与连二老爷相识了。二人结伴同游了不少地方。

  后来回京后,二人便有了一些往来,这关系说浅也不算浅,常约在一起饮酒谈天。

  说深厚得亲如兄弟吧可谈不上,毕竟后来他生病之后,连二老爷都没来探望过。

  “乐妈妈,去回了连家的管家。说老夫身体欠佳。去不了。”齐常新立即做出了决定。

  “父亲您稍等。”芙蓉立即又道,“父亲,蓉蓉倒认为您应该去。”

  “蓉蓉你可别听那管家说得好听。什么我和连二老爷亲如兄弟,狗屁!

  想当年我卧病在‘床’,他可没来瞧我一眼,还有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