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再见徐澈(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马车内,齐妙正和母亲在说话。-“娘,您说李大哥这回能否中举?”齐妙问道。“源哥儿资质聪颖,勤奋好学,我看这回一定能行。他若不能中举,那其他学子们更是堪忧呢。”沈氏语气很肯定的说道。“嗯,我也相信他能行,李大哥要是能连中三元的话,那可就了不得啦。”齐妙笑着答道。自大魏建朝以来,连中三元者有之,但少之又少,总共只有两人。连中三元也是所有读书人渴望得到的最高荣誉,只可惜这一荣誉求之而难得。今日沈氏所送的礼物中便有一个连绣着连中三元图案的香囊。“呵呵,是啊,连中三元是美好的愿望,可真想达到却不容易呢。源哥儿要真能连中三元,你李伯母一定高兴得几宿睡不着觉呢。”沈氏笑着应。齐妙也笑着道是。沈氏眸子微微一沉,忽然敛了笑容问齐妙,“妙儿,你如实告诉我,你……你对源哥儿是否有些……”她感觉‘女’儿对李青源有些关心过了头。自从‘女’儿归府后,还是第一回见她对一个外男这般关心和上心,不仅希望他能连中三元,而且还关心他的饮食,可谓是细致入微。这有些不对劲。噗!母亲的话虽没有说完整,可齐妙却听出了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她看着母亲嗔道,“娘,瞧您往哪儿去想了,我对李大哥的关心的确另有原因,不过不是娘您想的那样。”“哦?那你关心的原因是什么?”沈氏不由好奇的问。“唉!”齐妙轻轻叹了口气。面‘色’一沉,说道,“此次秋闱,徐澈那恶贼肯定会参加的,我可不希望他高中,放眼京城,能压他的可能也只有李大哥了吧。所以我才关心李大哥的一切。不希望节外生枝。”与徐澈有矛盾在前,她有这样的想法非常正常,一番话说得很利落。沈氏不疑有它。同时,沈氏想想以前徐澈对儿‘女’的欺负,她更是恨得咬牙。她狠狠啐了口,说道。“徐澈人品有问题,将来倘若真的为官。也是百姓之灾,希望上天有眼让他落第。”“对,一定要落第。”齐妙也郑重点头。她话声刚落,便觉得马车速度降了下来。同时车外有‘女’子娇嫩的声音传来,“请问是齐三夫人和妙儿姐姐吗?”连蔓芝的声音!齐妙眸子轻轻眯了眯。算起来,还真有些时日未见她了。去年年底时她隔三岔五前来送点心。今年年初也送了几回,可后来突然便没了消息。自己也没去留意。不曾想今日在路上遇见了。齐妙便让齐叔停了马车,然后撩了车帘向外面看去。只见身着淡绿‘色’衣裙的连蔓芝站在一辆马车旁,丫鬟替她撑着伞遮阳。“妙儿姐姐。”见到齐妙,连蔓芝面现喜‘色’,轻提裙摆,笑‘吟’‘吟’的迎过来。齐妙下了马车,‘唇’角轻轻一勾,“芝儿妹妹。”连蔓芝亲热的拉了齐妙的手,笑着道,“许久未见妙儿姐姐,芝儿日夜都在想着姐姐呢,今日终于见着了,晚上能睡得安稳了。”话说得很夸张,可配上她真挚诚恳的表情,却又不似在说假话。齐妙也笑着道,“是啊,芝儿妹妹怎么现在也不找我玩啦,还以为你将我给忘了呢?”连蔓芝抿‘唇’柔柔一笑,“我去了外地亲戚家,昨日才回京城呢。”“哦?原来是这样,妹妹是几时出的‘门’,也不说一声,我当时也好去送送你。”齐妙眉‘毛’轻轻一挑,问道。连蔓芝去了哪儿,且还去了几个月。她有那么一点儿好奇。“芝儿,快点上车走吧。”连蔓芝正‘欲’回答,马车里忽然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闻得此声,齐妙眸子陡然间一凛。是徐澈!他也回来了。连蔓芝见齐妙表情有些变化,指着马车尴尬一笑,“是我二表兄,他回来了,我……我先走了,改日再去侯府找姐姐说话。”微顿,她忽然神秘一笑,“不过,往后我与姐姐成了一家人,说话的机会多着呢,也不急这一时。”“芝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成为一家人?”齐妙又听到这句熟悉的话语,面上竟有了煞气。“嘻嘻,姐姐很快便知啦,我先走了。”连蔓芝冲她挤了挤眼睛,然后快步转身回马车,并不将话说清楚。齐妙紧盯着连蔓芝的后背,寒着面在想那话其中的涵义。就在连蔓芝掀车帘那一瞬间,一道‘阴’森寒凉的目光向齐妙刺来。虽然‘艳’阳高照,可齐妙还是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她知道,那道目光是来自徐澈。他对她的恨犹如她对他。齐妙不知道的是,在徐澈看到她的那一瞬间,眼神是惊‘艳’的。他没有想到不出一年的功夫,齐妙竟变成明‘艳’动人的‘女’子,与记忆中那个黑挫的‘女’子完全不一样了。可她再怎么好看也难掩她恶毒的内心。一想到她让他所受的耻辱,还有这些日子所受的苦,浓烈的恨意便如滔滔江水,抑制不住的泛滥。齐五,你且等着,总有一日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在车帘垂下的那一刻,徐澈攥紧拳头,暗暗下了决心。齐妙目送连家的马车远去,站在骄阳下的她遍体生寒,连蔓芝那句话令她不安。上了马车,沈氏一眼便发现她脸‘色’不太好,忙问道,“妙儿你这是怎么了?那连小姐对你说了什么,脸‘色’这样难看。”齐妙抬头看母亲。皱着眉说道,“娘,她又说我和她即将成为一家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二伯家哪位哥哥要和她议亲?还是徐氏又想重提那件事?”如果真的是徐氏重提那事,她不知道徐氏是哪儿来的自信认为母亲会答应?而明知不可能的事,徐氏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提,难道就是为了羞辱她吗?“这事我没听说。妙儿你别急。回去后我便去打听打听。倘若徐氏真敢再提那事,我绝不会饶了她。”沈氏搂了‘女’儿的肩,柔声安慰。语气很坚决。齐妙点点头,眼下只是听了连蔓芝一句话,其他情况不明,还不能断定她说的是真是假。可不能自‘乱’阵脚。不得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