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亲事(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面对暴跳如雷的齐常新,沈氏很冷静。,最新章节访问: 。

  她笑了笑,反问他,“公公你可知,我骂芙蓉那是为了您好。”

  “放屁!一派胡言。”齐常新拍着桌子怒。

  对他的污言秽语,沈氏并不生气,权当是狗吠。

  她正‘色’道,“公公,您可知如今别人在背地里是如何议论您?”

  “老子有什么好议论的?”齐常新再次拍着桌子喊。

  借着酒劲,他的声音格外大。

  沈氏依然平静的说道,“众人都说如今的安宁侯耳朵根子变软了,喜怒哀乐都握在芙蓉手里,芙蓉让他往东,他便不敢往西。

  众人都很好奇,芙蓉到底对他施了什么法术,让他对芙蓉言听计从。

  公公,您可是堂堂正正的安宁侯,是齐家的家主,怎能让人这般嘲笑?”

  “这是哪个王八犊子在背地里给老夫抹黑,老夫堂堂七尺男儿,怎会受旁人摆‘弄’。”齐常新果然被‘激’得更生气,双眸通红如血,好想将沈氏给撕了。

  “公公要是不受芙蓉摆‘弄’,那刚刚进屋为何话说到一半便不敢再说,不就是因为被芙蓉阻止了。”沈氏反问。

  她那不相信的表情和眼神刺痛了齐常新,他立即向沈氏张开手,理直气壮的吼道,“将五丫头生辰八字给我。”

  “好好的要妙儿生辰八字做什么?”沈氏眸光一凛,更加肯定了内心的猜测。

  但也松了口气,终于让齐常新将话茬给接上了。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他将原本要说的话给吐出来。

  “让你给就给,哪来那些子废话。”齐常新霸道无礼的吼。

  沈氏站直了身体。寒着脸问,“今儿连家人是否向公公提亲了?公公答应了?”

  “哼,既然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连家那孩子不错,配五丫头绰绰有余,赶紧将八字给我,明儿连家人还要来拿庚帖呢。”齐常新也不隐瞒。将事情就这样说了出来。

  差一点儿。就差那么一点儿,妙儿便被这该死的齐常新给推进地狱。

  沈氏身子阵阵发寒。

  她咬着牙站直了,对齐常新一字一句的说道。“公公,我告诉你,想要妙儿的生辰八字,‘门’儿都没。

  妙儿的亲事用不着公公来‘操’心。谁若敢背着我‘私’下里给妙儿定下亲事,我一定会拼了‘性’命和他没完。”

  她指着桌上的茶壶。咬着牙道,“害我妙儿之人,犹如此壶!”

  话音刚落,她便狠狠砸了桌上的茶壶。

  茶壶顿时被摔了粉碎。

  清脆的碎裂声差点刺破齐常新的耳膜。

  他本想冲沈氏发火。可酒的后劲上来头重脚轻,实在是撑不住了,往桌子一趴。呼呼睡了过去。

  见他睡了,马氏忙拉了沈氏出屋。低声安慰道,“卉娘你放心,五丫头的生辰八字我绝不会给,等他醒来后我再劝劝。”

  “嗯,有劳婆婆了,对了,劳婆婆打听清楚,说的可是那个连升。”沈氏轻声应着。

  她心里同时有了新的计较。

  方才听齐常新说明日连家会派人来拿庚帖,那她到时给连家人一个意外惊喜。

  马氏点点头,让她放心离去。

  沈氏揣着满腹怒火回到海棠苑,齐妙正在等她。

  齐妙见母亲的脸‘色’,便知没有好事。

  “娘,是真的?”齐妙皱了眉头。

  “你祖父今日去连家做客,连家的确说了那件事,但我现在还不敢完全肯定说的就是连升,明日连家可能会让人来拿庚帖,我到时会确认。

  倘若是事实,此次我一定不会让徐氏好过。”沈氏也不隐瞒事实,如实向齐妙说了事情经过。

  “嗯,我已让秦丝姐姐去打探了,应该很快便有结果。”齐妙咬了咬牙。

  这一定又是徐澈干的好事。

  他昨日回京,今日祖父便去连家做客,还真是巧得很呐。

  徐氏竟然将主意打到了祖父身上,还真是戳中了齐家的软肋,有这种长辈,不仅仅是悲哀了,而是悲剧。

  秦丝很快回府,她证实了齐妙和沈氏的猜测。

  今日连家二老爷请齐常新去做客,正是受徐氏之托要为连升提亲,连二老爷舌灿莲‘花’,将连升夸成了一朵‘花’。

  齐常新几杯酒下肚后,立即答应了提亲,并与连家约定好,明日来取齐妙的庚帖去合八字。

  “该死!”确定猜测后,沈氏一拳狠狠砸在楠木小几上。

  小几应声而塌。

  唉,夫人又将银子毁了。

  云妈妈看着忍不住心疼的倒吸一口气。

  次日齐常新醒酒之后,‘揉’着额角,在回想昨日所发生的事儿,好像有什么事儿未办。

  想了好半晌,他看向马氏冷声说道,“马氏,你将五丫头的生辰八字给我。”

  他记起昨日应承连二老爷的事情。

  马氏问他,“不知连家是为哪位公子提亲?”

  齐常新又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具体行几我也不太清楚,但他外祖是当朝徐太师。”

  马氏立即知晓是谁,她叹了口气又问,“那侯爷对这位连四公子的品行可曾了解?”

  齐常新狠狠瞪了她一眼,不耐烦的说道,“问你要个生辰八字,怎么那样多废话,我又不是三岁孩童,这点小事还做不好?”

  马氏轻轻摇头,“侯爷莫生气,妾身并非质疑侯爷的能力,只是有些事儿您可能不了解呢。

  侯爷有所不知,这位连四公子不仅样貌丑陋,更可恨的是年纪轻轻不上进,是京中大大小小的勾栏赌坊常客,常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在京中可谓是臭名昭著。只是因徐家是他的外祖,大家不敢明着议论他罢了,背地里谁不知他的恶名。

  侯爷您想想,这等恶棍能成为咱们齐家的‘女’婿吗?连家这是赤果果的在打侯爷您的脸,瞧不起我们齐家啊。

  连二老爷欺侯爷才回京,对连升不了解,便想骗您诺了这‘门’亲事。实在是可恨至极。”

  齐常新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

  对连升的品行。他是真的不了解,连二老爷将连升狠狠夸了一番,他又想着徐太师是连升的外祖父。将来连升的前程一定不会太差,五丫头能嫁去连家,那是她几辈子修来的好福气。

  却没想到连升是这等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