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恶行终败露(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陈录的声音越发显得尖细‘阴’冷,阵阵寒意往齐常新骨子沁入。。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去势?成为太监?

  他在说什么,我怎能做太监?

  他凭什么敢这般待我?

  齐常新连‘毛’孔都打着寒颤,“公……公……莫……莫要开这种玩笑。”

  陈录面上笑容尽褪,冷声道,“安宁侯,你当杂家闲得无聊是不是?杂家可是忙得很,没有功夫与你玩笑。”

  稍顿,他又道,“圣上有口谕!”

  “接旨!”齐常新赶紧对着陈录跪下,以头点地。

  “安宁侯,你不辨是非,心思歹毒,明知连升品行恶劣不堪,你竟答应连家的提亲,要亲手将亲孙‘女’往火坑里推,你如此作为还能称之为人吗?”陈录尽量模仿着元成帝的口‘吻’,训斥着齐常新。

  没想到这事竟传到了圣上耳中,真是倒霉。

  齐常新十分后悔和懊恼,早知结果是这样,当时便不该答应连二老爷。

  陈录又接着说道,元成帝有两条路供齐常新选择,要么去势后进宫,元成帝会派人好好调*教他,让他学会如何做人。

  要么他自断一指,保证往后不再做此糊涂事。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

  元成帝乃金口‘玉’言,齐常新不能违,也不敢违!

  只是这两条路都不好走,他都不想选。

  却又不得不选。

  齐常新瘫软在地上,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害怕。

  可他不甘心,于是跪着向陈录求饶,“陈公公,五丫头是我的孙‘女’儿。我本意是想为她好的,谁料是连二那老‘混’蛋骗了我,我绝非有心害五丫头。

  且这事也未成,没造成后果,求陈公公能饶了老夫这一回,下回不敢再如此马虎。”

  “嗬,还敢有下回呢?安宁侯。此次要不是齐三夫人及时发现并阻止。齐五姑娘恐怕已经被你推入火坑了吧。”陈录冷笑着讽。

  “陈公公,我真不是有心……”齐常新继续为自己辩驳。

  “君命不可违!安宁侯不会连这句话都不知吧?快些抉择吧,杂家还要回宫复命呢。”陈录冷冰冰的打断他的话。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齐常新无奈,只得选了自断一指,当太监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他又没有勇气断指,于是又求陈录。“求公公成全。”

  陈录看着自个儿修长洁净的双手,轻轻摇头。“杂家怕血,也怕疼,可不敢下手,杂家帮不了你。安宁侯你自个儿想办法吧。”

  自个儿动手不仅要有承痛的勇气,还要有下手的胆量,远比别人下手更痛苦、恐惧。

  啊呸!你那双手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竟有脸说你怕血!

  齐常新的内心是咆哮的。

  他颤颤巍巍的拾起那把锋利的短刀,高高举起短刀向左手小指切入。

  只是刀子刚落到一半。陈录忽然闻到了一股臊臭味。

  齐常新又被吓‘尿’了。

  “啊哟,安宁侯你有胆子害人,怎么就没胆子罚自个儿呢。圣上要不是看在齐五姑娘的面子上,你这安宁侯的爵位都没了。”陈录捏着鼻子讽。

  齐常新再傻,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上次纪陌来侯府,是真的为齐妙而来,并非其他。

  最终,陈录唤了带来的另一名太监进来帮忙。

  那太监让齐常新嘴里塞了布,然后拿起锋利的短刃,利落干净的切下去,连眼睛眨都没眨一下,齐常新左手的小指已被剁下。

  啊!

  饶是嘴里塞了布,齐常新还是痛苦的哀嚎出声,面‘色’腊黄如纸,豆大的汗珠如雨下。

  陈录看着他没有同情,冷冷的说道,“安宁侯,在齐大人离京之前,圣上就曾让齐大人转告过你,让你莫要再做伤害齐五姑娘和齐三夫人之事,可你却不听。

  今日这只是圣上对你略施小惩,若再有下回,砍的可就不是手指喽。”

  陈录幽冷的眼神从齐常新的脖子上掠过,然后又道,“还有,此次你答应与连家定亲,你那宝贝义‘女’芙蓉也功不可没,要不是她,你也没今日这下场。

  她对你不是极孝顺嘛,也该让她替你分担一些痛苦,不用下手太重,打个四十杖足矣。哦,对了,顺便掌个嘴,让她也消停一些,省得再给安宁侯你惹祸事。”

  将该说的话说完,陈录带人离开了安宁侯府。

  齐常新颤栗着身体,壮胆看向左手。

  只是视线在触及地上血淋淋的断指时,身体急剧的痉挛,翻了个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满面忧‘色’的芙蓉,还有皱眉的马氏,以及儿子媳‘妇’们的脸。

  他动了动左手,立即有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向他袭来。

  “父亲,您终于醒了,可急坏蓉蓉了。”芙蓉红着眼睛,咬着‘唇’瓣说道,面上写满了对齐常新的担心。

  齐常新看着她,没有如同往日一样‘露’出温和慈祥的笑容。

  他脑子里在想陈录临走时说的那番话。

  陈录让他惩罚蓉蓉,说与连家的亲事,蓉蓉也有过错。

  现在细细想来陈录说得也有些道理。

  那日马映秋这贱‘妇’说了连升的恶行之后,我便后悔了,也打消了与连家结亲的心思,后来在长青院,是蓉蓉说了无数个和连家结亲的好处,我才又想和连家结亲。

  要不是蓉蓉的极力劝说,我便不会再犯那愚蠢的错误,更没有今日这倒霉的下场,真正算起来,是她害了我。

  对,要罚她,一定要罚!

  齐常新打定了主意,抿了抿双‘唇’,轻声对芙蓉说道。“蓉蓉,你一直很孝顺父亲,是不是?”

  “是。”芙蓉虽不知他好好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用力的点头。

  “那你最听父亲的话,是不是?”齐常新又问。

  “是。”芙蓉再次点头。

  “父亲平日也事事顺着你,是不是?”齐常新继续问。

  “嗯,只要父亲能办到的事儿。您都帮蓉蓉。”芙蓉再次点头应。她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觉得齐常新这表现有些不对劲儿。

  可他这些问题,她除了点头不能有旁的答案。

  齐常新轻轻颔首。不再看她,而是扭头看向马氏说道,“马氏,你将蓉蓉带下去。掌嘴十下,然后再杖责四十。”

  啊?

  此言一出众人皆哗然。

  声音虽轻。可大家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在安宁侯府,谁人不知芙蓉是他的心肝宝贝,别说打,便是重话都不曾说一句。恨不得将心掏出给她。

  可现在他竟然主动开口说要罚她,而且还是重重的责罚,这怎么可能?

  就是连芙蓉自己都不相信他说的是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