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阴谋(两章合一,含月票20张加更)(1/2)

加入书签

  芙蓉被两个小丫鬟搀着出来见齐常新。。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被麻脸丫鬟那番话刺‘激’得流了眼泪的她,双眼红肿似桃子一样。

  这副模样落在齐常新眼中分外委屈,他除了心疼外,还有内疚与后悔,后悔当日没能在陈录面前救下她。

  呵呵,其实齐常新也不想想,就算他当时想救芙蓉,依他的本事,又如何能救得了?

  他当时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儿还有能耐去保护他人。

  说到底,他还是自恃过高。

  “侯爷,您的伤势如……。”芙蓉对着齐常新微微低了身子行礼,非常关心的问他,可话说到一半,她似想起什么,又赶紧闭了口。

  她自嘲的笑笑,“让侯爷见笑了,我习惯了问候关心,竟忘了现在的我已没资格关心您。”

  语气里是无尽的幽怨和哀伤。

  “蓉蓉,是父亲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齐常新红着眼睛向她道歉,心紧紧的揪着。

  芙蓉凄然一笑,轻轻摇头,说道,“蓉蓉不敢当侯爷赔罪,更不敢再称侯爷为父亲,是蓉蓉自己命苦,那日我若坚持离开,哪儿又有今日之痛苦。

  是我自作多情舍不得侯爷,以为侯爷是真的要拿我当‘女’儿来待,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是我犯贱,才落得今日这下场,怨不得任何人。”

  这番话犹如一把尖锐而又锋利的芒刺,一下又一下的扎在齐常新的心口,让他痛苦而又尴尬惭愧。

  要换做是第二人这样数落他,齐常新早就破口痛骂。

  面对芙蓉,他不敢。

  倘苦将她骂走了。他从哪儿去‘弄’那延年益寿茶,他要长命百岁。

  想到茶,齐常新再次满口生津,他咽了咽唾沫,长长叹了口气说道,“蓉蓉,父亲知道你在恼我恨我。可你知不知道。父亲这样做也是有苦衷的,说到底是为了你好啊,唉!”

  小莲说的是真的。齐常新命人将我往死里打,他竟然说是我为我?

  他还要不要脸?

  他当我是傻瓜不成?

  芙蓉眸现讶‘色’,“侯爷,您想要我的命。还是为我好?您的言下之意是说我该死,我活着是罪孽。所以你要帮我解脱,是不是?”

  浓浓的讽意将齐常新的脸打的啪啪响。

  他面‘色’一讪,四下瞧了瞧,将其他人屏了下去。这才压低声音对芙蓉说道,,“蓉蓉你误会了。我不是那意思,这件事我本想烂在肚子里不说给你听。可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痛苦和误解我,进而影响我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我便说给你。”

  “何事?”芙蓉蹙眉,不知他要找什么借口来圆他的话。

  “那日圣上身边的陈公公来找我,依他的意思,是真的想要置你于死地,我赶紧跪下向他求情,后来他同意饶你不死,但我付出了一根手指的代价。”齐常新的声音变得更低了,生怕被人听见。

  “他好好的为何要置我于死地?我可没得罪他?”芙蓉面上写满了不相信。

  齐常新又叹了口气,继续解释道,“唉,还不是为了五丫头和连家的亲事,他坚持说一切是你挑起来的,我说是我自己的主意,与你无关,他不信,我苦苦哀求了好久,他才答应免去一死,但活罪难饶。

  那日当着你母亲和几位兄长的面,我不敢言明事实真相,他们要是知道我断指是因为你,他们一定会死了你。

  蓉蓉,父亲说这些并不是想让你感‘激’,只是希望咱们父‘女’二人还能像以前那样亲密,不要因这事而有了隔阂,父亲是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女’儿啊……”

  就这样,齐常新恬不知耻的将事实真相给扭曲了,断指的原因也一下子变得高大上而伟大起来。

  芙蓉终于体会到了麻脸丫鬟那番话的‘精’髓所在。

  要是单纯一些的姑娘,还真的信了他的鬼话。

  哼,你齐常新是何等人物,我还不清楚吗?

  你比谁都怕死,又怎会愿意为了我而自愿断一指,真当我是白痴不成?

  芙蓉在心里鄙视着齐常新,但她眼下还要留在安宁侯府,不能和他闹翻,这番话是最好的台阶,她自是要把握。

  于是芙蓉眼含热泪的看着齐常新,感‘激’的说道,“父亲,这世上只有您愿意为了我而伤害自己,您对蓉蓉的恩情此生都报答不了,来生蓉蓉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您。”

  蓉蓉信我了!

  齐常新暗暗松了口气,然后又得意自个儿的聪明,随意几句话便能哄了芙蓉开心。

  父‘女’二人又互相说了些体贴关心的‘肉’麻话,往日那些不愉快的事儿烟消云散,父‘女’二人又像往日一样亲近。

  齐常新掩口打了个哈欠,对芙蓉说道,“呵呵,几日没喝蓉蓉你沏的益寿茶,父亲还真有些想念呢。”

  “父亲想喝益寿茶吗?”芙蓉眸子一闪,微笑着问。

  “想,当然想。”齐常新迫不及待的点头。

  “父亲请稍侯一会儿,蓉蓉这就去沏。”芙蓉乖巧的应着。

  “蓉蓉你身体能行吗?”齐常新假心假意的问。

  “还有些疼呢,要不过两日再给父亲沏,行吗?”芙蓉美丽的眸子又是一闪,应道。

  她这么一回答,齐常新哪儿还好意思说不行?

  他恨不得狠狠煽自己两嘴巴子,好好的多什么嘴。

  等他离去之后,麻脸丫鬟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疑‘惑’的问她,“他既然想喝,你为何不给?就不怕时间久了没作用或被人察觉?”

  芙蓉斜睨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一扬,“你懂什么,他现在这时候才是初期,只是单纯的想喝。还没到依赖那一步,歇些日子不喝无碍。

  方才他未能如愿,这两日他便会对益寿茶念念不忘,进而茶不思饭不想,等到那时再给他饮,他会觉得茶来之不易,更加珍惜。渐渐的便会依赖。到最后是再也离不得它,否则便生不如死。”

  她说得很轻松,美丽的眸子里却闪光着嗜血的光芒。

  有些想看齐常新最后像狗一样跪在她脚边乞求是什么模样了。

  “这东西真有那么厉害?”麻脸丫鬟似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你若不信。可以尝尝看哪,我这儿还多得很呢,要不要试试?”芙蓉笑眯眯的看着她。

  “罢了,我才没兴趣。”麻脸丫鬟赶紧摆手。

  不管有没有用。她都不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