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芙蓉的身世(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得知贼已经被抓,齐妙很惊讶。网`

  她有些不信金捕头办案如此神。

  因这起案子本身没有什么线索,她们连贼人长什么样子,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当然不能将秦丝暗中所看到的说出来,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抓到人真的很难,除非那些人自个儿前来投案。

  或者那些贼们又犯案,被金捕头他们撞见被抓了,然后审出侯府这桩案子。

  还有芙蓉,她要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金捕头当日便不会带她去衙署,更不会将她留在衙署一日一夜。

  可现在他将她送了回来,不知他到底会说什么

  齐妙想到这,立即起身去海棠苑找母亲,然后一同赶往松鹤院。

  金捕头已然离开,屋内有马氏、齐常新、芙蓉,还有柳氏、杨氏和吴氏三人,她们离松鹤院比较近,来得比齐妙她们快。

  芙蓉面色苍白,粉色的唇瓣也失去血色,容颜之间尽显憔悴,看来在衙署没过什么好日子。

  柳氏正拉了芙蓉的手,正低低的说着什么。

  杨氏和吴氏二人也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并不时轻轻点头。

  马氏脸色有些不好看,紧抿双唇端坐在那儿,眼神飘忽,就连齐妙和沈氏向她问安,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神,也不知在想什么。

  “坐吧。”马氏神情恹恹的对齐妙和沈氏二人说道。

  可不待她们坐下,齐常新便寒着脸说道,“沈氏,五丫头,你们口口声声说蓉蓉做了对不起侯府的事儿,如今金捕头用事实证明了蓉蓉是无辜的,那件事与蓉蓉无半点关系。

  你们害蓉蓉遭了这些罪,你们准备如何弥补她是当众赔礼致歉,还是用银子给她压惊”

  他话声刚落,芙蓉立即摆了摆手。“父亲,使不得,其实也不怨三嫂和妙儿生疑心的,换做是我。也可能会那样去怀疑。

  只要事情查明了真相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我如今不是已无事了吗您就别再难为三嫂啦。”

  懂事、乖巧、体贴、识大体

  齐妙觉得这一刻,任何赞美的词语用在芙蓉身上都显得单薄了一点儿。

  她真是何其幸福和幸运呀,竟有这样一位通情达理的好姑姑。

  好姑姑是说不计较。可齐常新并不想善罢甘休。

  他用手依次点过齐妙和沈氏,咬着牙道,“沈氏,五丫头,你们瞧瞧蓉蓉,人家是多么大度,从来不计较你们对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可你们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对对,蓉蓉一直很懂事,三弟妹你回是真的误会她了。”柳氏也跟在后面点头。

  “幸好金捕头快将那些恶贼给抓了回来。不然蓉蓉还要多吃些苦头呢。”杨氏附合。

  吴氏轻轻点头,但没有说什么。

  只是齐常新话还没说完,他又伸手指向马氏斥,“还有你,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知如何辨是非,跟在后面瞎掺和,那日你对我的承诺今日该兑现吧”

  柳氏、杨氏二人面色一讪。

  她们倒忘了马氏当时是同意审芙蓉的,刚刚对沈氏的指责,间接也是对马氏的指责。

  得罪沈氏她们不怕,她们可是平辈。沈氏也不敢对她们太过分,马氏可不同,她是长辈,想压制她们可是易如反掌。

  马氏冷冰冰的眼神向柳氏几人那边飘了飘。眉头皱得更紧。

  从进屋到现在,齐妙和沈氏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直随齐常新等人的指责。

  沈氏唇角微微一扬,不答所有人的问题,只是问齐常新,“公公。不知金捕头是怎么说的”

  齐常新冷哼一声答道,“他说来我们侯府行窃的贼人已被他们抓捕归案,会根据他们所犯的罪行来定刑。”

  “几个人是男还是女”沈氏问。

  “五人,全是男子。”齐常新答。

  “哦,金捕头是如何抓住他们的金捕头所凭的证据是什么还有我们被偷的东西去了哪儿”沈氏又问。

  被连番追问,齐常新又想怒,可沈氏所问的都是正常问题,为了蓉蓉的清白,他都得解答。

  他忍着滔天的怒气,答道,“那五人偷东西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留下一人打探消息,得知我们报官后,他们便害怕起来,最后五人选择了自己投案。

  你们被盗走的东西暂且在衙署,且等这个案子断了之后再归还你们。”

  “哦,原来是这样呢。”沈氏轻轻点头,忽然她看向芙蓉问道,“芙蓉姑娘,既然你是清白无辜的,金捕头为何要将你留在衙署十二个时辰,他问了你哪些问题”

  芙蓉眸子深处滑过一抹惊慌,但面色却很平静的答道,“金大人其实没问什么,翻来覆去便是那么几句话,问我年龄,家人,住址之类的。

  我在衙署待了这么久,不是被关,而是府尹的夫人病了,金捕头恰好知道我擅医,便带我去给夫人治病。

  我在夫人那儿待了一夜,只至今早夫人的病已无大碍,金大人才送我回来。”

  “哦,是嘛,就那么两句话,金捕头能问上好几个时辰”沈氏轻轻笑了笑,对芙蓉之言,她是不信的。

  给府尹夫人看病这也算是一善,怎么昨日齐常新是铁青着脸回来的

  依他的性格,不该早就嚷得全府都知道,让所有人都知晓芙蓉是清白无辜的,同时也让人知道她有本事有能耐嘛。

  再说了,谁会相信只是问个姓名年龄,金捕头会用上近一日的功夫,这衙署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低呢。

  这中间到底生了什么事儿,能让芙蓉敢睁着眼睛说瞎话。

  不仅沈氏这样想,齐妙也在想着这些问题。

  齐常新不悦的沉了脸,眸子怒气腾腾,“够了,沈氏你还嫌芙蓉被折磨得不够是不是你要是会审案也去衙署当官算了。”

  “呵呵,不敢当公公的夸奖,当官这辈子是不敢想了。”面对斥责和嘲讽,沈氏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大方坦然的接受。

  齐常新和芙蓉二人被暗地里噎得吐血。

  沈氏看向齐妙,说道,“妙儿,我们先回吧。”

  齐妙点头道好。母女二人便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齐常新立即说道,“沈氏,五丫头,你们还未给蓉蓉赔礼道歉,怎能就此离开”

  沈氏微微一笑。“公公,事情还未查明呢,我怎么道歉请您放心吧,等到最后确定此事和芙蓉姑娘无关,我自会赔罪不会耍赖。

  还有,当日让金捕头审芙蓉姑娘乃是我的主意,与婆婆和几位叔伯无关,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一切自有我来担责,请公公莫难为他们。”

  马氏感激的看向沈氏。

  不管齐常新能否听得进沈氏之言。都不能掩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