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生变(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金捕头不用细细去想沈氏这番话,便能发现其中含着浓烈的指责意味。-

  她在指责他没有查清事实真相,便将芙蓉给放了回去。

  潜台词就是她还在怀疑芙蓉与这件事有关。

  金捕头有些不悦的答道,“齐三夫人误会了,下官虽未查清芙蓉姑娘亲生父母亲是谁,但对尊府失窃一案却查得很清楚,确定也芙蓉姑娘无关。”

  “哦,是吗?”沈氏依然用怀疑的语气问他,“金大人真的确定那些人便是行窃我们侯府之人?”

  “当然确定,人赃并获。”金捕头抬着下巴,十分郑重的点头。

  “可我却有些怀疑呢。”沈氏很直接的说道。

  “齐三夫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怀疑下官的办案能力吗?”金捕头的脸‘色’已然沉了下来。

  他做捕快查案近二十年,不说办案如神,但在京城也小有名气,还是第一次被人当面点着脸质疑。

  这让他如何能忍。

  就算知道沈氏是沈放之‘女’,他也无法忍受‘胸’中滔天的怒意,语气变得恶劣起来。

  沈氏微微一笑,“只要金捕头有足够的证据令我信服,我便不会生疑。”

  “他们自个儿投案自首,说了做案经过,并有你们丢失的物事和银子为证,这难道还不够令人信服吗?”金捕头反问。

  “不够!”沈氏摇头。

  “那齐三夫人要如何才能信服?下官再让那些人提来,让齐三夫人亲耳听听?”金捕头的脸‘色’已不能用黑来形容了。

  “这倒不用,只要他们能去侯府,认出哪几处院子是他们当日行窃的地儿,我便信他们。”沈氏说道。

  这是齐妙出的主意。但又不仅仅如此。

  去了侯府之后,她会要求他们重演遍当日行窃的经过。

  想进侯府行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一点儿本事绝对办不到,不然侯府还不成了贼嘴边的‘肥’‘肉’。

  其实不说安宁侯府,随便哪户人家在建房之初首先考虑的不是安全?

  府邸不安全,建得再怎么富丽堂皇也是枉然。

  方才那五人要真是当晚的窃贼,那是最好。起码也让幕后之人有所损失。倘若不是的话,衙署就得再派人去追查,这件事便没完。

  幕后之人为何急着让人来投案。应该是不愿意官府再往下查下去。

  当然,芙蓉要是他们派来的人,他们就是担心她会暴‘露’,赶紧洗白她。

  但她不能将话说得太直白。万一被那幕后人知晓,一定会生出意外。这五人要是死了,可就死无对证。

  “指认行窃的院子?”金捕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对沈氏这个提议,他可不赞同。“完全没有这必要,下官虽然身份低微,可每日里忙得很。还有很多大案要案需要去办呢,真的没功夫去做这事。”

  哼。本官可没那闲功夫陪你们这些内宅‘妇’人们玩耍。

  在金捕头眼中,犯人都主动承认了做案经过,又有物证,这起案子便结束了,接下来只要根据大魏的律法来量刑就可以了,他才不会去节外生枝。

  “难道金捕头就不怕办错案冤案吗?”沈氏反问。

  “齐三夫人,您这样说话,也未必过分了些吧?”金捕头已然要动怒。

  沈氏根本不惧他,冷冷一笑,“金捕头,我这只是一句善意的提醒,又怎么过分了?

  难道金捕头连半句逆耳之言都听不得?若如此,我更不放心。

  对了,金捕头你所说的物证,我到现在还没瞧见呢,能否拿过来一瞧,我得确认是不是我们的东西。”

  “行,下官现在就带你们去看物证。”金捕头暗暗咬牙,然后起身。

  “有劳金捕头,看完物证,若确定是我们之物,就请金捕头带那几人前去侯府,只有亲眼见到一切,我才能相信他们是嫌犯。”沈氏说道。

  金捕头从鼻子里轻哼一声,没有多说其他。

  他也不敢过分的拒绝沈氏,准备去问下府尹的意思,然后再做决定。

  几人出了房间,金捕头另派人领着沈氏她们去看证物,他自己则赶紧去找府尹。

  府尹立即皱了眉头。

  要是以前,他会看在沈放的面子上,毫不犹豫的答应沈氏的要求,可现在他没有办法答应。

  因有人提前给他打了招呼,让他赶紧将这个案子结了,莫要再拖下去。

  万一让那几人去侯府指认时出了差错,这个案子要到几时才能了?

  那人他可不敢得罪的。

  况且眼下这个案子证据充分而确凿,完全没有必要再生枝节。

  于是,他摇头拒绝了,让金捕头找个理由去拒绝沈氏。

  有了上司的首肯,金捕头底气更足了。

  齐妙和母亲、秦丝三人去看证物,发现其中真有她们失窃的物事,由此可判断,这五人与案子是有牵扯的。

  看完证物后,金捕头适时出现,再次拒绝了沈氏的要求。

  沈氏提出要见府尹。

  金捕头说府尹公务繁忙,今日不在衙署,要几日后才能回来。

  在来时的马车上,齐妙也提前说了可能会是这结果,沈氏也早做了心理准备,虽然失望事情未办成,但并没有动怒。

  当然,她们也不相信府尹不在衙署,应该是府尹不好意思当然拒绝吧。

  这件事越想越不单纯了,不然府尹也没有必要避而不见。

  府尹为何不让那几人去侯府,分明就是心虚,担心节外生枝让案情变得复杂。

  哼!

  齐妙在心中冷笑。

  回到马车上,秦丝便压低声音说道,“等到晚上我再来这儿一趟,我要去狱中去试探下那几人,方才见他们脚步虚浮。下盘不稳,可不像是习武之人呢。”

  “不可!”齐妙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她严肃的说道,“秦丝姐姐,不许你去冒险,府衙的大牢可不是普通的地方,一来不容易进。二来万一失手。那可是死罪。”

  “对,妙儿说得极有道理,秦丝。我知道你是好孩子,是真心想帮我们,但要是为了这件事儿而让你去犯险,那可就太不值得。”沈氏也赶紧说道。并紧紧握了秦丝的手,认真而又感动的劝。

  “还有。人家都知道秦丝姐姐你和我有关系,万一出了什么事儿,还会牵连我呢,绝对不许去。”齐妙想了想又补充。

  若只担心秦丝一人的安危。她说不定不放在心上,如今再上自己,她可就得掂量掂量了。

  果然。秦丝面上滑过一抹愧‘色’,“三夫人。妙儿,是我思虑不周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