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被打(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徐澈的声音在旁人听来也许是天籁之声,可在齐妙听来,却犹如地狱魔音。,

  真是冤家路窄。

  在她认为最不可能遇上他的地方,偏偏都遇上他。

  她不会忘记上回在李府时他那蹊跷怪异的表现。

  齐妙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抹天蓝色的身影正往这边走来,正是徐澈。

  她伸手抚额,蹙了眉头轻声对颜五姐妹二人说道,“二位姐姐,我忽然有些头晕,咱们先离开这儿吧。”

  “怎会头晕,没事吧”颜五姑娘忙关心的问。

  颜六则用狐疑的眼神看了看齐妙。

  想着她刚刚还神清气爽呢,怎么忽然就头晕了。

  但这念头也只是在颜六脑中一闪而过,并未想太多,便点点头,“如此,那我们带五姑娘你去歇会儿,可能是园子里花香太浓郁了。”

  “有劳二位姐姐。”齐妙低声道了谢。

  颜五扭头看向徐澈,欲应他一声后带齐妙离开,他可是先唤了她们,不应一声总是失礼的,何况今日他还是客人呢。

  而徐澈此时已经走近,并听到了齐妙说了什么。

  他那绝美的面上顿时现出担忧之色,紧走两步至齐妙身前,温声道,“齐五姑娘,瞧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有哪儿不适”

  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他话中对齐妙浓浓的关心。

  见此,颜五和颜六二人惊诧不已。

  她们没有想到徐澈和齐妙二人关系如此熟稔。

  愣了片刻之后。颜六眸子忽然亮了亮,心中狂喜。

  若徐二公子和齐五姑娘能成一对儿,就算十斤表哥对齐五有什么不一样那也是枉然了。

  齐妙冷声道。“徐二公子请慢慢赏花,我先走了。”

  说着,她便转身就走。

  可徐澈却伸手拦住了她,关心的嗔道,“齐五姑娘,刚刚分明听你说头晕,赶紧坐下来休息会。头晕怎可行路,万一绊着哪儿摔了可怎办”

  颜六眸子一转,立即点头附合道。“对对,徐二公子说得极有道理,五姑娘你就坐这儿休息会儿,我和五姐去给你拿些点心过来。也许是饿了呢。”

  说着。她就要拉颜五离开,想让徐澈和齐妙二人单独相处。

  颜五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说道,“六妹,我们怎能将五姑娘一人丢在这儿,我陪着她,点心让侍女们送过来就是。”

  “五姐,这儿不是还有徐二公子嘛。我们二人快去快回便是。”颜六暗暗掐了下颜五的手心,并眨了眨眼睛。

  颜五领会了颜六的意思。便点头答应了。

  她想着徐澈既然对齐妙这样关心,他们又熟悉,让二人单独待一会儿也不错,增进感情呢。

  齐妙深深看了眼颜六。

  颜六的反应很奇怪,她为什么非要将自己单独留下,用意何在

  齐妙眸子轻轻一眯,然后说道,“二位姐姐,我随你们一同离开。”

  可颜六却拉着颜五飞快的跑了,边跑边说说道,“齐五姑娘,我们很快就回,你别着急啊。”

  徐澈看着颜家姐妹的身影消失,唇角现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暗暗感激了一下颜六,多亏她如此。

  齐妙再次为徐澈的怪异的举止而暗暗皱眉。

  反常既为妖。

  一个明明该恨你入骨的人,却忽然对你温声软语、关怀备至,要是说这人没有问题,那绝对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周边已无外人,齐妙挺直背,抬眸看向徐澈,面若寒冰的问道,“徐澈,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齐五,我就是关心你,并无他意。”徐澈很认真的说道,声音里夹杂着苦涩。

  “嗤”齐妙冷笑,“徐澈,你当我是三两岁的孩童呢,别说这些话让人反胃。你要是说实话,我还敬你是个男人,敢作敢为,就你这等虚伪的人,真是读书人的脸。

  我再警告你一回,这是最后一次在人前你如此恶心,倘若再有下回,我定不饶你。”

  说着,她转身就走。

  “齐五,难道你就真的这样讨厌我吗为什么总不信我的真心”徐澈痛苦的声音在她背后传来。

  齐妙差点儿被自个儿唾沫给噎死。

  他在胡说什么他是被鬼上身了吧

  她扭头,冷冷的答道,“徐澈,这个问题还用问嘛,我对你是厌恶至极,巴不得你立刻就死了,明不明白”

  他既然喜欢玩这些鬼把戏,那她又何必再对他客气。

  “齐五,你以为我死了,你当真就开心吗

  齐五,你分明是喜欢我的,你为何要言不由衷”徐澈的声音越发低沉悲哀。

  他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想去拉齐妙的胳膊。

  齐妙看着那伸向自己的修长手指,前世的仇,今生的恨,全部涌上心头,乌黑的瞳眸中有血色的光芒在闪耀着。

  重回今生后,她是恨着徐澈,可她并没有想着一定要去报仇雪恨,因那是前世之事,与今生的他无关。

  倘若今生他不再来招惹她,不再重蹈前世之路,她可以视他为不相干的陌生人,各行其道互不相扰。

  可他偏偏要重走前世之路来惹她,她岂能再忍。

  “徐澈,你够了”齐妙红着双眼一声怒吼,然后双手反拉了徐澈的胳膊,手下狠狠一用力。

  啊

  咯嚓一声骨头的脆响之后,便是徐澈凄厉的惨叫声。

  满面痛苦之后的徐澈再也不复方才的温文儒雅,面容有些狰狞。

  可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去痛骂齐妙,只是颤抖着声音说道。“齐齐五,你若感觉这样你心里痛快些,尽管来打我我能忍得住”

  额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双唇也在哆嗦着。

  撕心裂肺的痛苦一阵阵向他袭来,知道胳膊已被齐妙给扭断了。

  可饶是如此,他面对齐妙说话的声音里依然没有一丝火气,态度和表情都是真挚而又诚恳。

  和离京之前的根本就是判若两人。

  就算齐妙了解他的本性,也都差点儿相信了他双眸中的痛苦,这种痛苦不是上痛苦,而是内心深处的那种痛楚。

  “徐澈。往后离我远一些,否则见一次打一次。”齐妙攥紧双拳,然后又狠狠一脚踹中他的膝盖。毅然转身离去。

  徐澈没有躲闪,被踹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踉跄着差点儿摔倒,幸好被身后的树给挡了。这才稳住身形。

  他看着齐妙离去的背影。黑眸轻眯,眸中闪烁的光芒晦暗不明。

  “爷,您被打开这样,老爷和夫人见了一定又会生气。”徐澈的随从立即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