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所谓的家丑(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女’人而已,何必如此惧她,失了另娶就是。-79-

  哼,没出息的东西,真是丢老子的脸。

  齐常新见齐正致急匆匆的去追沈氏,对他很不屑,甚至还有些鄙视。

  而芙蓉这句话一入耳,齐常新对齐正致又多了不满,对沈氏也更不满。

  他甚至认为沈氏是故意这样做为,就是要在人前显示她在齐正致心中的份量和地位,是远胜于他这个老子的。

  这种念头一旦滋生便怎么也抑制不住,很快便化做一声怒吼,“老三,你给我回来。”

  父亲一声吼,成功的让齐正致停下了步子。

  他扭头看向父亲,问,“父亲,怎么了?”

  “你过来,我还有几件事要对你说说。”齐常新满面的严肃。

  “侯爷,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吧,老三和卉娘都快一年未见了,让他们先去说说体己话吧。”马氏从旁劝道。

  她希望老三赶紧去哄哄沈氏,不然他们二人之间的裂痕会越来越深,直到最后无法弥补,她已经很不幸福了,不希望儿子媳‘妇’也走她的路子。

  何况眼下在安宁侯府,也只有沈氏敢和老下作对着干,沈氏要真的离开侯府,谁晓得侯府将来会如何。

  换做是其他人,听了马氏这话,一定乐呵呵的挥手让齐正致离去,奈何齐常新是不走寻常路的神经病。

  他不仅没听进去马氏的劝,反而更加生气。

  “呸!”他狠狠啐向马氏,“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话,他与沈氏近一年未见,我们难道就常见他?还有老大他们三兄弟。不也很久没见他吗?

  怎么,就他媳‘妇’重要,我们这做父母的不重要,兄弟不重要?他和沈氏想说什么,往后有的是功夫,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他感觉还说得不过瘾,微顿了下又道。“沈氏我都还没说她呢。今日老三归来,身为妻子不是欢天喜地的陪着,反而使小‘性’子发脾气。成何体统。

  要说我啊,老三你就该休了她,看她还敢不敢如此!”

  最后一句话是对齐正致说的,他表情极认真。不似随口说说。

  齐正致立即道,“父亲。卉娘向来温柔贤淑,对孩儿也极好,她是真的身体不适,不然不会离去。还请父亲息怒。”

  “没用的东西,你真真是娶了媳‘妇’便忘了父母,如今你连老子的话都不听了嘛。”齐常新怒。

  马氏和齐正宁几人也忙跟着说沈氏的好话。劝齐常新莫要‘逼’齐正致。

  芙蓉的‘唇’角轻轻上扬。

  她希望齐正致真的能将沈氏给休了。

  不仅休了,还只允许沈氏独自一人离开侯府。不许将齐五带走。

  没了沈氏做靠山,看齐五还怎么横,有些事儿想要办起来可就容易太多了。

  听着妻儿宽慰的话语,齐常新眉头皱了皱。

  反正迟早要让老三休了那恶‘妇’,不过这事还是‘私’下里说比较好。

  行,且让那恶‘妇’多逍遥几日。

  打定主意后,齐常新这才将话题转移,指了指身旁的椅子对齐正致说道,“老三,你坐这儿,为父有几件事对你说说。”

  齐正致扭头看了看‘门’口,早就不见沈氏的身影,他只好走至父亲身旁坐下。

  齐常新又将屋子一些闲杂人等给屏了下去,最后屋子里只剩下齐常新、马氏、齐正宁四兄弟和芙蓉七人。

  “老三你可知道,为父差点儿都见不着你了。”齐常新忽然就红了眼眶,声音哽咽,语气无比的悲哀。

  他如此的做作表现,令马氏和齐正宁三兄弟差点儿没吐出来。

  唯有齐正致满面焦灼的问道,“父亲,出了何事?”

  “老三,你看看……”齐常新哆嗦着举起左手,老泪。

  好吧,不用再多说什么,父亲左手缺失的小手指已像一把利刃,狠狠戳穿齐正致的‘胸’膛,令他面上血‘色’褪尽。

  “父亲……这……这是怎么回事?是谁伤了您?”齐正致的声音也在颤抖,眼里也蓄满了泪水,随时会涌出。

  他没有想到只是离府几个月的功夫,父亲就被人害成这模样。

  齐常新只是摇头,并不回答。

  齐正致去问马氏和齐正宁几人,可他们也没有说话。

  这件事说来话长,总结为一句话就是:齐常新被断指纯属活该,无人害他。

  可这句话,他们哪敢当着齐常新的面说。

  他问芙蓉。

  芙蓉抿了抿‘唇’,轻轻摇头,“三哥,这个人蓉蓉不说也罢。”

  而齐常新的故‘弄’玄虚,再加上芙蓉的‘欲’言又止,让齐正致开始猜测凶手。

  他脑子里第一时间窜出了一个凶手的面孔。

  这‘凶手’不是其他人,正是他的亲生‘女’儿齐妙!

  他认为敢做这大逆不道之事的唯有齐妙。

  不然母亲和大哥他们不会不回答,这可是天大的家丑,他们羞于说出口啊。

  齐正致颤栗着在齐常新面前跪下,泣声问,“父亲,您告诉儿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不好?求您了。”

  可齐常新只是悲伤的流泪,就是不回答。

  齐正致无奈,只得小心翼翼的问,“父亲,您这手指是不是……与妙儿有关?”

  马氏和齐正宁二人眼神一凛,不可思议的看向齐正致。

  他们没想到他竟会怀疑是自己的‘女’儿伤害了齐常新,他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老三,你胡说什么!五丫头可是你的‘女’儿,你怎能这样怀疑她?”马氏立即出声斥道。

  “嗯。”可齐常新却呜咽着点头,泪流得更厉害了。

  父母亲恰好相反的态度,让齐正致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他认为,就算父亲的手指不是‘女’儿‘弄’断的,也一定和‘女’儿脱不了干系。

  “父亲。你能告诉我个中内情吗?”齐正致抹了抹眼泪,问。

  他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逆‘女’竟敢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而母亲和大哥他们还袒护着她。

  芙蓉眸子轻轻一转,柔声对齐正致说道,“三哥,眼下父亲情绪太过‘激’动。有些事您暂且别问。迟些时候再问吧。”

  齐正致迫不及待的想到知道答案,一刻也不想等。

  可见父亲这样子,他也不好再催促。

  齐常新想了想。要是让齐正致先见到沈氏,谁知道沈氏会怎么编排他,不行,有些话还是他先说比较好。

  于是。他抹了抹眼泪,哽声道。“老三,我们去长青院吧,家丑不可外扬,有些话我至信连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