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他该怎么办?(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虽然齐正宁劝了几句,可齐正致依然满腹怒火。-

  他揣着滔天的怒意像以往一样直奔明月阁,想当面问问齐妙怎能那般歹毒。

  “三爷,夫人有请。”只是走至半路,他就被云妈妈给拦了下来。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沈氏猜到齐正致可能会直接去找齐妙,她可不能再让‘女’儿受委屈,故让云妈妈在去明月阁的路上等着。

  结果还真被云妈妈给等着了。

  见到他前来,云妈妈只能暗暗叹息,心里涌出无尽的悲哀。

  齐正致也在苦恼如何哄沈氏开心,眼下她正找他,他哪儿还敢不去。

  他只得去了海棠苑,准备迟些时候再过去找齐妙算账。

  沈氏见云妈妈和齐正致一同进屋,心更凉了。

  因为这就表明他是准备找妙儿。

  该死的‘混’蛋,他怎能这样一而再的伤害妙儿?

  他到底还有无人‘性’?

  “卉娘。”一见到沈氏,齐正致赶紧将心里对齐妙的不满抛下,面上挂了讨好的笑容往沈氏身边走去。

  沈氏指着旁的边的椅子,寒着面说道,“老爷请坐。”

  齐正致不是傻子,他感觉到了妻子周身散发的冷冽寒气,知道她还在生气。

  唉,都这么久了,卉娘还是不肯原谅我!

  齐正致很无奈的叹气,在沈氏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

  云妈妈也退了下去,屋子里只有沈氏和齐正致夫妻二人。

  “卉娘,不知你找我何事?”齐正致温声问,看着沈氏的眼神分外炽热,悄悄将椅子往她身边挪了挪。

  “老爷离开长青院后并没有回海棠苑的打算。不知老爷是想去哪儿呢?”沈氏不答反问,声音里透着蚀骨的寒意。

  “我……我好久没见妙儿,想去看看她。”齐正致面‘色’一讪,忙编了个谎言。

  他现在终于明白云妈妈为何会在那儿等着他,原来卉娘早就猜到他可能会去明月阁。

  心思被看穿,齐正致十分难得的感觉到羞愧。

  “呵呵,是嘛。那我先替妙儿多谢老爷关心了。”沈氏轻轻一笑。并不揭穿他的谎言,而是忽然问他,“老爷。我有句话想问你,还请老爷如实答我。”

  “卉娘请放心,我所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齐正致赶紧表衷心。

  沈氏笑着道好,随即就肃了脸‘色’。问道,“老爷这般关心妙儿。这是妙儿的福气,那请问老爷,倘若有人想要欺负妙儿,你当如何?”

  齐正致立即应道。“妙儿是我的‘女’儿,要是有人当真敢欺负她,我一定不会饶她。”

  “有老爷这句话我便放心了。”沈氏又道。“在老爷离京的这段日子里,妙儿可没少被欺负。如今老爷回来了,我在此恳请老爷替妙儿讨个公道回来,这也是我们这做父母应尽的责任,对吧?”

  说完话,沈氏还轻轻叹了口气,又用帕子拭了拭眼角。

  委屈的表情落在齐正致眼中,让他的心紧紧一‘抽’。

  父亲和芙蓉所说的话犹在耳边回响,不知卉娘所说的是否就父亲他们口中的事儿。

  大哥说得极有道理,孰是孰非不能光听片面之辞,我倒要看卉娘是怎么说的,然后再做判断。

  齐正致暂且压下心里对齐妙的怒意,还有对沈氏些许的不满,问沈氏,“是谁欺负了妙儿?卉娘,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哪些事儿?你能对我说说吗?”

  “就算老爷不问,我也要准备说的。”沈氏应道,“老爷你可知道,妙儿差点儿和连升定了亲呢,要不是我们及时发现拦下,妙儿的生辰八字都被送去了连家,这事老爷是否知晓?”

  “父亲说他也是被连二老爷给骗了,知道真相后,他立即拒绝了连二老爷,并将连二老爷狠狠骂了一顿,并断了来往。”齐正致讷讷的回应。

  “呵呵,老爷你信吗?”沈氏冷笑着反问。

  齐正致抿了抿‘唇’,没有立即回答。

  沈氏又冷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公公最初可能是真的被连家人给骗了,他不太了解连升的为人,这时候我不怨他。

  可在公公向婆婆向妙儿生辰八字时,婆婆在得知是要和连升结亲时,婆婆吓坏了,赶紧将连升的为人告诉了公公。

  公公在知道连升的为人后也曾动摇过,也认为连升这等人不能嫁,可在芙蓉的怂恿和唆使之下,公公又改变了主意,坚持要与连家结亲,任谁也劝不住。

  后来还是我带了云妈妈几人去了连家找徐氏,后来又使了一些手段,迫使徐氏和连家人彻底放弃了这心思。

  要是依着公公的意思,妙儿早就坠入火炕了,这些话公公没说给老爷你听吧。”

  没有,父亲没说得这样详细。

  只是芙蓉向来乖巧懂事,她又怎么可能会怂恿父亲做这事?

  不可能!

  退一步来说,就算她从旁唆使,父亲又岂是那种没主见之人?怎会答应这荒唐的亲事?

  他是不喜欢逆‘女’,可也不希望她嫁给连升那等人,那是推她入火坑的事,他绝不能容忍。

  要是父亲真的这样做了,那他该怎么办?

  难道要去埋怨父亲吗?

  齐正致双‘唇’紧抿,心情越发凝重。

  可沈氏的话还未说完呢,她又继续说道,“老爷心里对我说的这些话是不信的,在你心里芙蓉就像那圣洁的白莲‘花’,天真单纯,绝不会唆使公公做恶。

  不仅如此,老爷还认为就算芙蓉真的挑唆了,公公也不会答应她去害妙儿,是不是?”

  心思再次被猜中,齐正致表情更加尴尬。

  沈氏又道,“老爷你知道公公断指后醒来第一件事是做什么吗?”

  齐正致轻轻摇头。

  他心里却在想,父亲醒来第一件事肯定是责骂卉娘和逆‘女’。

  “罚芙蓉!”沈氏给出正确答案。

  “这事我也听父亲说了。说他这样做完全是被‘逼’的。”齐正致解释。

  “被‘逼’?”沈氏冷笑,“芙蓉要是没做坏事,公公怎会罚她?

  公公罚芙蓉时曾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在连家亲事上,他本来是准备放弃了,可芙蓉对公公说了诸多与连家结亲的好处,他一时鬼‘迷’心窍就答应了。

  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芙蓉的真面目。我们不由怀疑父亲曾经种种不合情理的行为。是否都是芙蓉挑唆的结果。”

  “不会的!”齐正致面上颜‘色’尽褪,轻轻摇头。

  卉娘和父亲所言恰恰相反,到底孰真孰假?

  在他心中。二人的份量同样重要,他谁都不能愿意怀疑,无论谁说了假话,对他都是一种伤害。

  可他们说的完全不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