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纪陌归来(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芙蓉未立即回应齐正致的问话,乌黑的眸子飞快的在房间里一扫而过。。 更新好快。 ※%頂※%点※%小※%说,x

  很快发现屋子里少了什么。

  她复又嘟了‘唇’,说道,“三哥,我送你的‘花’儿去了哪儿?那可是我费了好些心思才得到的稀罕‘花’儿呢,旁人我还舍不得送呢。”

  “‘花’?什么‘花’儿?”齐正致有些不解的问。

  他早忘了芙蓉送的两盆茉莉一事。

  “三哥,你竟忘了我送的两盆茉莉吗?”芙蓉很不悦的拉了脸。

  经她这样一提醒,齐正致认真一回忆,这才想起她的确曾送过两盆茉莉‘花’,初见时他还十分惊喜,并感叹她细密的心思。

  等到后来发生了那不堪回首的事儿之后,那两盆‘花’在他眼中也变得丑陋不堪,后来妙儿要,就送了给她。

  齐正致就答道,“哦,那两盆‘花’妙儿极喜欢,我就送了给她。”

  “三哥,我送你的东西,你怎能随便送给旁人呢?”芙蓉不满的说道。

  “妙儿是我‘女’儿,可不是旁人。对了,你今日前来所为何事?”齐正致一本正经的说道,并再次将话题岔开。

  芙蓉倒也没再纠结‘花’的事儿,答道,“没什么大事,父亲赏了些顶级燕窝,我特意炖了给三哥送来,一段日子未见,三哥你清减了许多,要是父亲见了一定会心疼的。”

  说着,她便对‘门’外唤了随身丫鬟进来。

  她接过丫鬟手中的食盒,亲自将燕窝盅端出来递向齐正致。“三哥请问。”

  倘若是以前,这盅香甜的燕窝一定让齐正致十分欢喜,可此刻他却不敢饮用。怕那日不堪之事再重演。

  但他又不敢明着拒绝芙蓉,只得将盅接过来,说道,“有劳,只是我现在还不饿,且放着,迟些时候我再吃。”

  芙蓉哪儿不知道他的心思。立即道,“三哥你这是怀疑我在燕窝里下毒吗?”

  “没有没有,你误会了。”齐正致赶紧摆手否认。

  “哼。三哥你当着我的面将燕窝吃了,我就信你没有怀疑我的想法。”芙蓉再次嘟嘴,一脸的无辜委屈,像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一般。

  齐正致不敢‘激’怒她。十分无奈的将燕窝吃了。

  燕窝味道极佳。胜过以往他所吃过的。

  而且吃下去后他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这才相信芙蓉没在燕窝中动手脚。

  芙蓉满意的将盅放进食盒,笑嘻嘻的说道,“三哥,我明日再给你送燕窝来,你且先歇着吧。”

  说着,她便带了丫鬟离开居微斋,没再多做停留。

  见她离去。齐正致长吁了口气,后背竟然渗出了一层冷汗。仿佛与人打斗过一般。

  自这日后芙蓉每天雷打不动的来给他送燕窝。

  喝了两三回无事后,加之燕窝味道的确好,齐正致渐渐放松了警惕,不仅不再抗拒芙蓉送燕窝,反而每日到了时辰不见她来,他反而还有些不习惯,做什么事儿都没心情,直到喝了燕窝之后他才觉得‘精’力充沛。

  而芙蓉除了每日送燕窝,没再提及那日之事,对齐正致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切温柔。

  齐正致提着的心渐渐松驰。

  而秦丝最终查到了齐正致和芙蓉最后达成的协议,齐妙得知后心情越发的凝重。

  芙蓉握有圣父认罪书一事,这对圣父来说,无异于是拿捏了他的命‘门’,将来还不得任由芙蓉搓圆捏扁。

  圣父啊圣父,你怎么就没一点儿男人气慨呢?

  平日你训斥我时不是满口的正义凛然吗?不是非常威武吗?怎么面对芙蓉就没了底气和骨气?

  亏你满腹学识,面对芙蓉竟然无还手之力。

  齐妙对圣父又有了新的认识,他不仅蠢,还懦弱怕事。

  她认真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圣父好好谈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芙蓉所拿捏,以至于会做出对她和母亲不利的事儿来。

  芙蓉拿捏圣父的目的已经十分明显,绝不是冲着圣父本人而去的,极有可能是为了残图而来。

  齐妙来到居微斋时,齐正致恰好刚刚喝过燕窝羹,心情很愉悦。

  他难得语气温和的问齐妙,“妙儿,你来找我有事儿?”

  齐妙也不说无用的虚言,认真的点头承认,“嗯,的确有重要的事儿。”

  “重要的事儿?”齐正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女’儿,他不相信她有重要的事儿。

  “父亲,请问您想不想和娘重归于好?”齐妙不答反问。

  “当然想。”齐正致十分肯定的回答道,随即他长叹一口气,道,“妙儿,我和你娘关系闹得这么僵,说起来你也是有责任的。”

  语气里有毫不掩饰的埋怨。

  “父亲,我不否认您的话,娘的确是因为我才和您闹得这么僵。”齐妙点头承认圣父所言。

  她知道和圣父讲道理无异于是对牛弹琴,她早放弃了这天真的想法。

  见她承认,齐正致正‘欲’开口说教几句,她话锋一转,“不过父亲您前些日子做了件对不起娘的事儿,想要娘原谅你可就难喽。”

  齐妙这句话犹如一支毒箭,瞬间戳中了齐正致的心底深处的‘阴’暗丑陋。

  他立即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眼神‘阴’沉,声音尖利着否认,“妙儿你胡说什么,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你娘的事儿,你休在你娘面前挑拔离间,破坏我和你娘的关系,这于你又有什么好处?”

  不说齐妙已经知道他和芙蓉之间的事,就算不知情,此时看他这反应也会怀疑他心里有鬼,否则怎会反应如此‘激’烈。

  齐妙‘唇’角轻轻一勾。面上现出一抹讽笑,答道,“父亲错了。我从未在娘面前挑拔离间你们之间的关系,正如你所说的那样,你们不和与我又有什么好处。

  父亲,您和芙蓉之间所发生的事儿,我已经知晓了,您就别再隐瞒了。我今日来找你,也正是为了这件事。你若不承认的话,我便将这事说给娘听,让娘来找你算账。”

  “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我也是受害者。”一听齐妙搬出了沈氏,齐正致放弃了狡辩的想法,他担心齐妙真将这事说给沈氏听。

  他第一反应就是为自己辩解。

  “我知道父亲是被人陷害的。”齐妙说道。

  “你……你真的相信我是无辜的?”齐正致有些意外。

  “当然相信,父亲是正人君子。怎会做出那等事儿。”齐妙适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