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决定(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徐澈在这说这句话时,俊美如玉的面上还带了笑容。

  只是原本摄人心魄的迷人笑容,此刻看来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齐妙的心颤了颤。

  她想到了之前的一些猜测,不免有些紧张。

  倘若他和她一样也多活了一世,那他知道她的事情可就不止一两件了。

  心里心里,但齐妙面色淡定自若的冷笑,“徐二公子,你失言便是失言了,又何必寻其他的借口来为自个儿遮丑。

  你要真是男人,就跳湖给我瞧瞧,你要是孬种,就继续在那儿装熊。”

  “秦丝姐姐,我们走。”齐妙对秦丝挥了挥手,转身便要离开。

  她根本不去理会徐澈所说的什么秘密。

  “齐五你等等,我话还未说完呢!”目的未达到,徐澈岂能让齐妙走,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手刚触碰到齐妙的胳膊,她忽然高喊一声,“非礼啊!”

  她声音刚落,耳旁就传来‘扑通’一声巨响,而面前已失去徐澈的身影,而纪陌则寒着脸站在了她身边。

  事情变化得太快,齐妙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有人落水啦!”直到有人群往她这涌过来,并伴随着惊呼声时,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徐澈掉湖里去了。

  不对,准确的说是被纪陌踹进了湖里。

  刚刚纪陌要是不出手,她也准备对徐澈动手的。这是她喊‘非礼’的重要原因所在。

  无缘无故将他痛打一顿,徐家人一定不依不饶,可他想轻薄她被打。那就是欠揍,被打死都活该。

  秦丝看了看纪陌,又看了看齐妙,紧跟着往湖里瞧了瞧,已经有人下水了,应该是徐澈的随从。

  不会出人命吧?

  不过,徐澈就算死了。那也是死条狗!

  她在心里暗暗想了这么一句。

  秦丝走到师兄初五身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初五扭头看她。

  夜色下,初五的眸子里多了几分温情。少了往日的疏离和绝情。

  秦丝对他使了个眼色,二人往后退了退,离纪陌和齐妙二人远了些。

  纪陌上下打量了齐妙一番,蹙着眉头问道。“你没事吧?”

  刚刚见徐澈去拉齐妙的胳膊。他恨不能将徐澈那只手给剁了,他都没拉过她手呢。

  该死的狗东西,让你在湖里凉快凉快,脑子应该会清醒点。

  齐妙抬头看着他轻轻摇头,指了指湖里在扑腾的人说道,“我没事,只是……只是你将他踹去那里,徐太师一定会找你麻烦的。”

  她知道纪陌不惧徐太师。可她打心里不希望他树敌太多,特别还是徐太师这等奸贼。

  “我这是行侠仗义!”纪陌冷哼一声。说得理直气壮。

  呃,这理由倒是充足。

  他反应还真是快,我那声‘非礼’刚脱口,徐澈就已被他踹入湖里了。

  齐妙微怔了下,瞬即轻轻笑了。

  这一踹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徐澈会水,虽不至于丧了性命,但这寒冷的天在湖水里泡泡,那滋味也够他受了。

  对了,最好是希望他能因此重病一场,然后无法参加春闱,那就更妙了。

  齐妙在心里小小的期待着,很快敛了心神,直奔今日的主题。“九王爷,不知道您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说?”

  纪陌应道,“此地人多,我们还是去茶馆说话吧。”

  齐妙点头道好。

  她带着秦丝,随纪陌、初五二人去了茶馆。

  秦丝和初五自是未进雅间,唯有齐妙独自面对纪陌,浑身有些不自在。

  方才在湖边时,那儿人来人往,她并不觉得有什么。

  她不自在,纪陌也有些紧张。

  但他想到今日见她的目的,他挺了背,清了清嗓子问道,“齐五,那件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他的语速不快,显得很轻松随意。

  实则手心都出了薄汗。

  “哪件事儿?”齐妙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有些茫然的反问。

  她的反应让纪陌有些郁闷。

  那日好不容易才说出口的话儿,她怎能这样快就忘了呢?

  无奈,他只得再次鼓起勇气,厚着脸皮说道,“就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儿,你若愿意,我便去求皇叔赐婚。”

  咳,有些话次数说得多了,他感觉利索顺溜很多,没有想像中那样困难。

  她和他……

  齐妙这次终于听明白了纪陌所言,一下子懵了。

  她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们怎能生活在一起?

  还有,上次他说他喜欢她很久了,这……这怎么可能?

  这件事对齐妙来说,无异于是天方夜谭,她感觉荒谬至极。

  她承认,因为纪陌的屡次相助,她对他的印象由感激上升为颇有好感,不经意间也动过不该有的心思。

  可那仅仅是偶然间的一次心动罢了,并不敢往深里去想,更不会去想着成为事实,她和他根本就是两种人。

  他光芒四射,耀眼夺目,是被人仰视的存在。

  而她既无倾世之容颜,又无博古通今之才学,只是默默无名的侯府小姐,和他有着天壤之别,她根本配不上他。

  况在她眼里,他犹若一尊神,而她只是小小的蝼蚁。

  这不是她太卑微,实在是想到前世他的狠戾,她不得不这样认为。

  准确来说,在齐妙内心的最深处,她是畏纪陌的。

  纪陌见齐妙在发呆,又一阵气闷。

  他用手轻轻敲了敲桌面。皱眉问道,“齐五,你在想什么?”

  齐妙终于回神。她咽了咽唾沫,轻轻摇头,“九王爷,我知道您是好人,是想帮我,可是请您莫同我开此等玩笑,使不得。”

  这是变相拒绝?

  被贴了好人卡的纪陌很泄气。更多的还是伤心难过。

  但他不准备就此放弃。

  徐澈的反常表现他早就看在眼中,很是为齐妙担心,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前世的噩梦重演。可如今放眼看大魏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