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从中作梗(1/2)

加入书签

  眼睛红肿的林氏见儿子终于醒来,这些日子提着的心终于往下落。

  可心还未归回原位,又因儿子这句话瞬间窜到了嗓子眼儿,还有那声‘菩萨保佑’也生生咽了回去。

  她手中端着装了药汁的白瓷碗,正想亲自给儿子喂药。

  闻得此言,她立即将碗重重往地上一掼,怒道,“澈儿,你想气死娘是不是?

  你病了这些日子,人事不知,娘眼泪都流干了,天天为你吃斋念佛,求菩萨保佑你早日醒来,你祖父和父亲也整日愁眉不展,全府上下哪个不替你担忧……

  谁料到你一醒来,竟说出这混账话,澈儿,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求你别吓娘好不好?”

  说着说着,林氏的眼泪再次涌出眼眶。

  眉心那颗痣因愤怒而显得颜色更加鲜艳,似血一样灼人眼球。

  母亲激烈的反应让徐澈有些意外。

  他没有着急解释,掩口咳嗽了一阵,他深深吸了几口气,这才说道,“娘,您先别生气,先让其他人退下,我有话要对您说。”

  “有话且等你身子好了再说,你还是好好歇着吧。”见儿子这样,林氏心又软了,语气也放缓,并站直身体,亲自在儿子背后轻轻揉拍着。

  “不,有些话必须现在说,迟了孩儿担心来不及。”徐澈语气虽轻,但眼中写满倔强。

  说了简单几句话后,他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苍白的面色因咳嗽而有了颜色。是那种不健康的潮红色,干枯的唇瓣变为青紫色。

  浸泡在冰冷刺骨湖水中的感觉让他终身难忘,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发誓一定要娶到齐妙,就算是死,也得拉着她一起。

  林氏拗不过他,同时好奇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让儿子如此,便将屋子里伺候的下人们如数屏退下去。

  见屋子里已无外人,徐澈面色一沉,眸着双眸说道。“娘,求您一定要帮孩子求娶回齐妙,否则孩儿终身不娶。”

  他一开口。便将话说绝了,迫使林氏不得不恨恨的问道,“澈儿,你为何非要娶那齐五?她不仅无才无貌。心思更是狠辣。这等女子怎可为妻?

  澈儿你难道忘了,你几次挨打,名誉受损被祖父赶离府,还有这回落水,全都拜齐五那贱*人所赐。

  她差点害你丢了性命,你却还要娶她为妻,你这是病糊涂了啊,娘恨不能拿刀杀了她哟……”

  林氏说得咬牙切齿。面孔狰狞丑陋,双眼里寒芒闪烁。

  此刻的她已完全不见平日里的温和慈善。面目堪比地狱恶鬼。

  齐妙恨徐家人,林氏他们又何尝不恨她啊。

  前世徐家对齐妙的不喜是暗地里的龌龊,今生则是毫不掩饰。

  不过让林氏郁闷的是,她再怎么痛恨齐妙也无用,她奈何不了齐妙。

  虽然最后倒霉的总是徐澈,可齐妙是受害者,而徐澈是肇事者,他受再大的委屈在旁人看来都是咎由自取,活该!

  相比林氏的激动和愤怒,徐澈则显得很平静和淡定,轻声说道,“娘请息怒,眀听我慢慢道来。”

  林氏轻轻点头,认真听他往下说。

  徐澈黑色的瞳眸一收,忽然问林氏,“娘,您恨不恨齐五?”

  “这还用问,我想杀了她。”林氏阴恻恻的应道。

  “没错,娘您恨得想杀了她,可惜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真的去做。就算此刻见了她,您可能还得笑眯眯的唤一声齐五姑娘,然后温声细语的和她说话……”徐澈说道。

  “正是如此。”林氏点头赞同儿子所言。

  “我们恨她却不能拿她怎么样,就是因为她是安宁侯府的千金小姐,是别人家的闺女,倘若她是我们徐家人,搓圆捏扁不就任由我们嘛,别人不敢说什么,她也无力无反抗。

  娘,您说是不是这道理?”徐澈凉冰冰的说道,右手同时做了个抓掐的动作,眼睛里闪烁着诡谲的光芒。

  自从他重生之后,他就想通了这个道理。

  前世是被逼着娶齐五,今生他要主动去求娶她。

  只有将她变成他的妻子,他才能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才能报前世之仇。

  是她害他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最后惨死。

  虽然过去了很久,可他依然记得那簮子戳穿耳膜是什么感觉,记得齐五唇角那狰狞的笑容,眸中狠戾而又得意的笑。

  齐五,你前世对我的种种,今生我百倍讨要回来,否则难消心头之恨。

  林氏不经意间瞥见了儿子眼中的杀意,后背忍不住一寒。

  澈儿好像变了。

  至于哪儿变了,她又说不清道不明,但总感觉他的言行举止和离京之前有很大的区别。

  可他说得话不无道理。

  齐五要是变成她的媳妇,那还不任由她来折磨。

  不过,这并非上策。

  林氏用力的摇头,说道,“澈儿,你说得虽有道理,可娘不赞同你这样去做,不能因为齐五这贱人而毁了你的人生,她不配做你的妻子,不配做我们徐家的媳妇。”

  “娘,正如您所说的那样,她害我害得这样惨,我怎能轻易饶了她。还有,就算我娶了她,到最后她能否被我们徐家认可为媳妇,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徐澈冷冷的说道。

  可林氏还是摇摇头,“不,就算她最后被我们徐家赶出去,可我还是不能容忍她曾在我们府里住过。

  澈儿,这件事你就莫管了,我自有办法令她身败名裂,为你报仇雪恨。”

  她想到了一个恶毒的方法去害齐妙。

  准备找些地痞流氓去毁了齐妙的清白,然后闹得世人皆知。如此一来,齐妙只有死路一条。

  “不!此仇我要亲手报。”徐澈立即摇头否定林氏的想法。

  林氏在想什么,徐澈差不多猜到了。

  其实前年的梅林事件之后。他也曾想过让人去糟蹋齐五,只是他还没来及实施,就被祖父给送离了京城。

  等他噩梦中醒来之后,他改变主意了。

  齐五前世是他徐澈的人,今生也只能是他徐澈的,谁也不可染指于她。

  他不会让别的男人去碰她的身子,她只能被他折磨而死。

  徐澈面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母子二人争执了好久。最终林氏妥协了,答应徐澈的主意。

  不过,林氏有新的担忧。“澈儿,就算咱们愿意娶齐五,可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