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悔悔悔(1/2)

加入书签

  齐正致下了轿子,背着双手,脑袋耷拉着往居微斋走去。

  这些天他过的很不快活。

  他不快活的原因是被同僚们羡慕和恭维巴结。

  齐妙被赐婚纪陌的圣旨一出,满京城人人皆知,那些平日里与齐正致关系交好的自是不必说,当然少不得要恭喜一番,并笑着讨喜酒喝。

  而那些平日里关系疏远的也都前来恭贺,他们的语气和眼神里分明多了妒忌,更有人说他有纪陌为婿,将来一定能封侯拜相。

  这让他十分气恼。

  他本来就不喜欢纪陌,甚至可以说是讨厌纪陌,一直记得纪陌那年在皇宫里的斥责之辞,那时只差没点着他鼻子来骂了。

  可现在,纪陌不仅成为他女婿,快要和他成一家人了,还因纪陌被人嘲讽攀高枝,将来他要是升官,别人都一定认为是纪陌的关系,并不是他努力而取得的成就。

  可惜,他憋着满腹的怒气,却无处发泄。

  去找纪陌算账?

  呵呵,他不想自讨没趣。

  去找沈氏诉屈?

  呵呵,他不敢去惹她生气。

  去骂齐妙?

  这……可以有。

  但骂她什么呢?理由是什么?

  齐正致叹了口气,将这些念头抛出脑外,都是不现实的。

  “三哥。”忽然他耳畔传来芙蓉娇美婉转的声音。

  “蓉蓉。”齐正致抬头,只见芙蓉手提食盒。正看着他温柔的笑呢。

  她的笑容像三月的春风,令他浑身合适。

  不过,他眼神最后落在她手中食盒上。“蓉蓉,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天天为我做吃做喝的。”

  话声还未落,他就开始咽唾沫了,好想吃饭!

  虽然在芙蓉手上吃过一次亏,但自那回之后,饭菜再也没有出现过问题。且味道特别香美。

  说来也怪,自从吃了几回她做的菜肴后,再吃旁的东西便觉得没味道。就算是宫中御厨所做的都不及她。

  渐渐的,只要有一日吃不到她所做的饭菜,他就浑身乏力,做任何事都提不起精神来。满脑子都是那些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佳肴。

  芙蓉娇俏一笑。“三哥客气啦,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客气呢。”

  二人说着话儿进了居微斋。

  小厮打来热水,齐正致净面洗手后来到小花厅准备用膳。

  只是他意外发现芙蓉端坐在椅子上,食盒盖得严实,放在她手旁,并未像往日那样将饭菜已经摆好,等他来用。

  齐正致不好意思直接问为何未摆饭。而是换了语气,关心的问道。“蓉蓉,怎么了?”

  芙蓉嫩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挲着食盒,笑眯眯的说道,“三哥,我有件小事儿,想请你帮个忙呢。”

  “何事?只要我能帮忙,一定帮。”为了赶紧吃饭,齐正致想都没想便点头。

  “如此,蓉蓉先谢过三哥,等事成之后,蓉蓉要做更多好吃的给三哥。”芙蓉嫣然一笑。

  齐正致点头道好,再次催问她是何事。

  芙蓉美眸轻轻一转,将屋子里其他人给屏下去。

  “蓉蓉,都是自己人,有话尽管说。”这一动作,倒让齐正致有些紧张,担心又会惹出什么事端来,赶紧阻止她赶人。

  芙蓉却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答道,“三哥,事关重大,此事只能你我二人知晓。三哥请放心吧,我说的是正经事,不会让你为难的。”

  话说到这份上,齐正致只得点头答应。

  等其他人退下之后,芙蓉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三哥,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儿,还请你如实相告呢。”

  “请说。”齐正致再次点头,并掩口打了个长长哈欠,视线情不自禁往食盒上瞟。

  “三哥,您和三嫂成亲二十载了,应该知道三嫂有哪些贵重东西吧。”芙蓉问。

  “蓉蓉你问这些做什么?”齐正致眸子一凛。

  “呵呵,三哥请放心啦,我可不是觊觎三嫂的珍宝。

  只是我师父当年失了样十分珍贵的好宝贝,几经辗转,宝贝落在沈老将军手中,后来他又将此宝贝分别给了三嫂和妙儿二人。

  唉,要不是我师父视此宝若生命,我也不会厚着脸皮跑来求三哥帮忙。”芙蓉唉声叹气的说了目的。

  可她这番话齐正致却不相信。

  他用力的摇头,“蓉蓉你一定弄错了,不说沈家不会在乎什么宝贝,何况家岳为人正直,生平最恨的便是那些行事龌龊卑鄙小人,他绝不会去夺令师之宝。”

  沈家人的品形他是不能否认的,也不能容忍别人污蔑。

  “三哥也误会啦,我并不是说宝贝是沈老将军夺走的,是夺宝之人赠于他,而他并不知情罢了。”芙蓉解释。

  “这还有可能。”齐正致面色缓和下来,又打了个大哈欠,眼泪都出来了。

  当着芙蓉面打哈欠,他有些尴尬。

  这不仅不雅,还很失礼,他赶紧解释,“呵呵,这几日累得很,想早些休息呢,蓉蓉别见怪。”

  这话潜台词就是‘赶紧吃饭吧,吃饭后我要睡觉啦,好累’。

  “三哥,这事还得求您帮忙呢。”芙蓉目的未达到,哪能轻易让他吃饭。

  “是件什么宝贝,长什么模样,我迟些去问问卉娘。要真在她那儿,她一定不会小气的。”齐正致说道。

  “三哥,这话要是以前说我可能还会相信,现在我有些怀疑呢。”芙蓉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齐正致。轻轻摇头。

  “蓉蓉你怀疑什么?”齐正致不解。

  “三嫂如今与你势同水火,你认为她会将宝贝交给你嘛。”芙蓉唇角扬起一抹讽笑。

  这话犹如打了齐正致一记响亮的耳光。

  是啊。卉娘变了,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深爱我的卉娘了……

  齐正致颓丧致极,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泪水并非是他伤心之下所流。而是打哈欠的产物。

  “蓉蓉你这般认为,那又何必来找我。”齐正致叹了口气。

  “三哥,虽然三嫂不会心甘情愿将东西给你,可因为那宝贝无比珍贵,三嫂一定将它藏得最为隐秘,只要三哥你探得此宝的位置即可,剩下的事儿自不必你操心了。”芙蓉说出最终目的。

  “不行。我不能背着卉娘做这事。”齐正致面色一变,立即拒绝。

  从内心深处来说,他对芙蓉并非完全相信。

  他并不知芙蓉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不能损害卉娘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