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第一次亲密接触(双更合一)(1/2)

加入书签

  齐妙此刻内心的惊讶程度,不亚于齐正致得知白言峰未死消息时的震惊。

  因白莲‘死’后,她和母亲也曾怀疑过,派人出去打探过很久。

  但所查到的消息都表明白莲已死。

  时间一久,也未见白莲出来,她相信白莲是真的死了,也未再做他想。

  忽然间得知白莲还活得好好的,她怎能不惊讶呢。

  面对她的怀疑,纪陌肯定的点头,“没错,白莲的确还活着,那日在灵山脚下卖身葬母的花语,妙儿你可还记得?”

  “记得。”齐妙又咬了咬牙,怎会忘了她呢。

  “她是白莲一远房表妹,是受白莲之邀才来京城,卖身葬母那出戏就是特意演给你和岳母瞧,因白莲说你们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见到花语那样可怜,一定会带她回侯府……”纪陌说道。

  有些事情表面瞧来和前世不同,实则还是照前世轨迹在走,只是她不曾发觉而已。

  白莲未死,她还同前世一样想利用花语来害自己。

  只不过这回白莲躲在阴暗角落里操纵着。

  危机从未消除过,反而越来越重。

  齐妙周身冰凉。

  天天提防、小心谨慎的日子真的好累好累,她好想歇歇。

  纪陌察觉出她的不适,轻叹一口气说道,“妙儿,这事原本不想对你说,就是担心你有压力。

  只是花语眼下不知白莲在哪儿,我也未查明。必须要提醒你提防。

  我有某种预感,她应该就在你身边某处藏着,只是我们一时还未发现而已。”

  这一刻。他很讨厌自己,一桩如此简单的小事,他竟然都做不好,还谈什么护她一生周全。

  他的用意,齐妙自然明白,哪儿会怨他。

  何况这事本就是她应该处理的。

  她忙打起精神,认真的说道。“这事应该告诉我,以前也怨我太大意了,真的认为白莲已死。

  对了。那个芙蓉会不会就是白莲,我初见她之时,隐有这种感觉,只是后来见她身高背影和白莲不同。就打消那想法。”

  纪陌果然也摇头。“芙蓉和白莲二人名字虽然相同,但她们的确不是同一人,芙蓉身边之人你要留心一下,说不定白莲就混在其中。

  我送你两个功夫不在秦丝之下的侍女给你,你的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有她们在你在身边,我也放心,有事我们也方便联系。”

  “不用了。人手我够用了。”齐妙拒绝。

  “不行,必须要。这也是聘礼之一。你若不要,那就是拒婚!”纪陌霸道回应。

  哼,真霸道,拒婚就拒婚,谁怕谁?

  齐妙撇了撇嘴角,小声嘀咕着。

  不过,虽是这样想,可心里却甜得很。

  因他的霸道全源自他对她的关心。

  “白莲未死,那姚氏呢。”齐妙没再多纠结这个问题,将话题转移。

  “姚氏应该已死。”纪陌说道,他忽然又想到一事,又道,“对了,白言峰也未死。”

  “呀?他真没死啊?”齐妙只是惊讶,倒没了意外。

  必竟这是她一直怀疑的。

  如今真的成为事实,表明她当初的推测是正确的。

  由此也可推断出,白言峰当年的坠崖事件,也并非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一定另有原因。

  不然这么多年他为何不敢来找圣父,况且还弃妻女于不顾。

  当然,除非他摔下山崖后失忆,忘记他自个是儿谁。

  这种可能性也不排除,但齐妙更倾向于白言峰有问题,而并非失忆。

  “你也怀疑他未死?”纪陌讶。

  “嗯,只可惜我能力有限,没查到有用线索。”齐妙点点头。

  “你为何会有这种想法?”纪陌很好奇。

  对白言峰这个人,他前几世都不曾注意过,也没见过,对他到底是生是死还真不清楚。

  现在之所以知他未死,还是查其他消息时意外得到的。

  却没想到丫头早有怀疑。

  回想起初衷,齐妙不由叹了口气,“当初我父亲对白莲的疼爱胜过我这个女儿,心里或多或少有些不痛快。

  我很希望白言峰根本没死,他当年坠崖并不是救我父亲,而是想害我父亲,只是不小心自个儿失足了。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于是趁去灵山寺之机,带着秦丝姐姐去后山查探,后来被我们发现当年白言峰坠崖的下方是湖水,我当时特别激动……

  再后来白家人带白莲母女回白家受罚时,姚氏对我父亲说了一些很古怪的话……这让我更怀疑白言峰……”

  齐妙未隐瞒,如实向纪陌说着自个儿的心路历程,也说了更加详实的事情经过。

  听她平静诉说着这些年所受的委屈,纪陌除了心疼,更是告诉他自己,将来一定要更加疼爱她,不再让她受半点委屈。

  对齐正致这位圣父,纪陌也是烦透了。

  丫头前世那样凄惨,身为父亲的齐正致难道就无半点责任吗?

  他对丫头又何曾给过半点温暖和保护,何曾有过半点信任?

  丫头被徐家人毁了名声,折磨至死后,齐正致不仅没有怀疑徐家人半分,反而听信他们之言,认为丫头污了齐家之名,任由她被徐家人弃尸荒野。

  幸好上天有眼,让他能及时赶到乱葬岗,及时从野狗野狼口中夺出她的身体,未让她再遭伤害。

  他永远也忘不了她已僵硬的身体上有多少伤,每一处伤痕都如同利刃在他心上剐,他当时真想随她去了。

  可他不能就这样走了。

  他走了。谁替她报仇?谁替她守灵?谁陪她说话?

  于是他请了最好的地师,为她选了最后归宿,将她安顿好之后。他为她报仇血恨。

  他也不会忘了徐家二百九十三人被诛时血流三里的惨状,也不会忘了姚氏被地痞恶霸****至死时的不甘和痛苦。

  而姚氏被糟践时,齐正致是眼睁睁的在一旁瞧着,可被缚了手脚的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就算闭上眼睛还能听见。

  姚氏死后,齐正致被流放至一千里之外的苦寒之地。与野兽为伍。

  做完一切之后,他回到了丫头身边,在那片安静优美的山林里。陪她渡过了后半生。

  那是他心情最宁静的时候。

  他承认他心狠手辣,为了报仇不择手段,可这是他唯一能替丫头做的,她是他的逆鳞。谁都不可能欺负她。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今生这些臭虫们蹦哒的够久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