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章 什么是爱(1/2)

加入书签

  “这就是你口出狂言的代价,我告诉你,别骂我妈妈,负责后果你是负不起的,就是死,我也会把你拉进地狱。”叶空蝉的神情冰冷,声音都是阴沉沉的,双眼发狠,如同狼的眼睛,让人一看就心生恐惧。

  颜安轩倒吸一口冷气,良久才缓过来,“你别不自量力。”

  “你可以试试。”叶空蝉神情淡然,明明是她昂视颜安轩,但是偏偏就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俯视对方。

  颜安轩深深地看了一眼叶空蝉,见有人朝这边来了,他只好捂着肚子忍疼上车走了。

  叶空蝉看着颜安轩的车走远了,她才松了口气,她希望这样能吓住颜安轩,不过也该做些准备了,可惜她现在能用的人却没有一个。

  她重新回到病房里,而在她走后,她和颜安轩交谈的一辆车后,一个蹲在地上系鞋带的男人终于站了起来……

  下午四点多,乐轩不知道从哪得知颜素的事,来到医院探望,待于小念来换班的时候,乐轩就送颜莹回家,一路上颜莹很沉默,直到下车的时候,乐轩拉着颜莹,真诚地道:“颜莹,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颜莹回道。

  乐轩感觉到颜莹的压抑,他不能就这样放她走。

  “颜莹,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你别憋在心里。”乐轩很温柔,让人莫名的心安。

  颜莹看了一眼乐轩,神情有些恍惚,良久才道:“我姐掉了孩子,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不能这样算了,那我们又该怎么做?”

  现在的她有着迷茫,随后又道:“我只是恨,为什么是她生我出来?只因为我和姐是个女的,从小到大,她对我们非打即骂。为了聘礼买了我两次,不顾我的死活,她嫁入颜家从没有媳妇该有的品行,好吃懒做。欺负上头老人,我爷爷就是她害死的,我爷爷生病,本该要送去医院的,她却为了不让爷爷花钱。那还是爷爷自己攒下来的钱,她就不让爷爷去医院,就让爷爷好好的就被病死了,后来她怕我会连累她,她给了我一张断绝书,我想我们之间也没关系了,日子好不容易过好些了,她还是出现了,还害得我姐流产……”

  她语气有些哽咽起来,鼻子堵得厉害。她吸了吸,愤愤地用手抹了一把眼泪,乐轩连忙递上纸巾,颜莹接了过去,接着又愤愤不平地道:“这样的人,凭什么要让我孝顺,不让我恨……其实我也不想去恨一个人,这样只会苦了自己,可是她为什么又偏偏出现,难道我就避无可避吗?不管她以前对我怎么样。我认了,凭什么我得认一辈子,我不认,就是不认……呜呜……”

  颜莹不禁哭了起来。

  “没事。哭过就好了。”乐轩轻轻地把颜莹抱进怀里。

  颜莹情绪激动,而且乐轩给她有一种安全感,她忘记一切,发泄地大哭了起来。

  楼上的叶空蝉看到乐轩的车,她就下来,从车头看进去。就看到痛哭的颜盈,和温柔又心疼地安慰她的乐轩,她默默地转身回去了。

  她在客厅里坐了半个多小时,颜莹回来了,她双眼有些红肿,情绪却平常。

  “妈妈,回来了。”叶空蝉高兴地打招呼,她似乎没有发现一切似的。

  “嗯,我去做晚饭,你饿了吗?”颜莹问。

  “不饿,妈妈我帮你洗菜。”叶空蝉跟颜莹走进厨房。

  乐轩回到家,他坐在沙发上沉默起来,他不想颜莹继续难受下去,那么只有把事情解决了,不如他助小蝉一臂之力好了,想着,他拿起来电话,“我找林副市长。”

  ……

  夜晚,颜安轩和林琳匆匆忙忙地被林亮叫去了,这一进门就有东西砸了过来,颜安轩连忙护住了林琳,他的额头却被砸红了。

  林琳感动又心疼,看向客厅一脸生气看着他们的林亮道:“爸,你做什么那?”

  “做什么?问问你的好老公。”林亮怒道。

  颜安轩心里不安,忐忑地道:“爸,发生什么事了,你别生气,要是我有做不对的事,我改。”

  “我们现在迫切地要和乐市长修复好关系,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当耳边风,而你那些家人还在搞破环,你知不知道,你那二妹将会是乐市长的妻子,你就是乐市长的大舅子了,这么好事情,你为什么不知道?不去好好相处?还把关系闹僵,让乐市长找到我这里来,你这个废物,一点用都没有。”林亮骂道。

  颜安轩已经没有被骂的难受了,而是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