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生我之门亦是死我之门(1/2)

加入书签

  readx;????“我思故我在,我思故我在!”贝灵好像听到一个从虚无之中传来的声音。

  “不!这一切都是幻象,都是幻象!”顿时间,贝灵感觉眼中的世界就像卡带的影像一样,声音和动作都一顿一顿,但每一个停顿的瞬间都是最恐怖的时刻,开始变得不真实起来。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像是要崩溃了一般!

  “哼~还……挣……吗?”昊白的一句话,贝灵只听到三个字,不知何时昊白已经走到自己面前,每一个动作在贝灵眼前就像是发生着变态的扭曲,一卡一顿,充满血腥味的嘴忽然贴在自己的脸上,然后伸出舌头在自己被利剑划开的脸上舔了舔!

  贝灵屈辱无比,但发现身体像是中了定身术,毫无反抗之力。

  “还很享受,是吗?”昊白轻咬贝灵的耳垂,说着让其屈辱无比的低贱话,然后用利剑挑开了她裹在身上的衣襟,露出吹弹可破的肌肤,用力揉捏她的最**的部位。

  “不!”在昊白的手触及她身体的瞬间,最后一丝念想也崩塌了,她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

  “噗!”原沐玲子发出一声低吟,咬紧咬牙,从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忽然间,昊白怀里的贝灵开始疯狂地挣扎,右手死死地抓在昊白手臂之上,指甲刺穿昊白的皮肤,传来一股锥心地疼痛,昊白没有抵抗,怕伤到了贝灵。

  昊白见状,面沉如水,不再灌输声音,只是紧紧抱着贝灵,他相信贝灵能够感觉到,能够坚持下来。

  …………

  不知何时,贝灵的上衣被完全拉开,露出半副完美的**,让人欲罢不能。

  “原来,这才是你恐惧的东西!”昊白勾起贝灵的下巴,轻抚她最敏锐的身躯,射出舌头从纤细白净的脖子,到挺拔匀称的酥胸,再到毫无赘肉的蛮腰,简直是上帝的杰作,被昊白恣意地把玩。

  “传统,道德,伦理……你竟然害怕这些?”昊白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将贝灵夹紧的大腿分开,摆出一个只有在岛国片里才能看到的高级姿势,“耻辱感,羞辱感,你在颤栗,恐惧?”

  贝灵甚至无法发出声音,只有眼球还能动作,不停地摇动,夹杂着一丝泪水,看起来可怜极了,像是充满绝望的人在做最后的挣扎。

  “好可爱的眼神!”昊白笑了,笑得很天真,很无邪,像个孩子一般。

  “哗!”就在贝灵生出一线希望之时,自己身上最后一丝束缚被野蛮地撕下了。

  …………

  “额,呜!”昊白怀里的贝灵忽然发出呜咽的声音,胸口一下子凹陷进去,仿佛有无形的压力要将其压扁一般,连肌肤都开始枯萎。

  “哼!”昊白见状,眉头深皱,用力一抛将贝灵扔到半空之中,双手一推,一股强悍的真器瞬间注入贝灵体内,将其枯萎之势缓解,让其的动作平缓下来。

  “咳咳!”这时,旁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