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倾诉往事(1/2)

加入书签

  这姿势上官空月很满意,就是胸前这只不手也俏皮得紧。

  上官空月回忆着当年的事情,他以前最怕的就是独自待在黑暗的房中,那感觉就像是回到母妃被逼的自杀的那晚。

  现在抱着怀中的人儿心里再没有那种害怕和空落落,只觉得这一生都不能将她放开。

  白玉兮看他陷入回忆,随即想从他身上起来去倒杯茶来,观其神色应该能说上好一会。

  她作势要起来的时候,就被上官空月抱得更紧了些,听到他道:“别走。”

  她感受到他的不安,原本清冽平缓的声线有了些无措感,这是回忆起悲伤的往事,白玉兮紧握住他的手:“不走,你抱紧了。”

  又是一会安静,这房中就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将淤积多年的心结像其他人敞开不是易事,她在等,等多久都愿意?!

  不,她可不是其他人,上官空月会说的,很快就会开口!她相信并在心里默数着,若是到五分钟后……还是五十分钟后,他还不开口,就马山起身走人,赶人!

  上官空月低头看着她,墨色的眸子里那团雾气被渐渐拨开,他声音低沉:“在我八岁那年,眼睁睁地看着母妃被人给逼的自杀了,恨我当时无能!”

  白玉兮感触不深,她没有父母,自幼跟着师父长大的,但感觉若是师父死了她也会很伤心,何况空月是亲眼看到自己的母亲被逼的自杀。

  她在等他接下来的话,可等了半晌都没下文。

  “还有了?”她问道。

  “当时,在月影殿内,一个宫女奉父皇的命令捧着一盘白绫到了殿内,母妃在她来的时候就我躲在里屋,发生什么事都别出去,我那时看到那盘白绫就有了不好的感觉。

  那时我想到了两年前的云妃娘娘,有人拿着白绫给她,下午就听说云妃娘娘死了,我问了母妃才知道死了就是再也不会出现,再也看不到了。

  我害怕母妃也会和云妃娘娘一样自己以后看也不到了,就要冲出去将拿宫女推搡出宫门,被母妃拉住了,她抱住我点了我的穴道,低声告诉我以后她再也不能照顾我,让我这些天都不要出宫门……会有人来帮我告诉我该怎么做。

  我想喊她却出不了声,想拉着她可怎么也动不了。”

  他的声音略略沙哑了些,目光自她的鼻尖流转而过,顿了会接着道:“她笑着走出去,我奋力挣扎着,豆大的汗水流下来,母妃没有下重手,终是被我冲开了穴道。

  我跑出去的时候,母妃已经低垂着脑袋吊在正殿的房梁上,我喊了好久,喊母妃也喊宫内的人救母妃下来,可没有一个人回我。”

  白玉兮感觉他话中的阴郁,紧紧地抱着他的手不放。

  他苦笑着:“呵呵……很可笑的是,在八岁之前父皇从不多在意我和母妃,可自从母妃死后他却来装模作样,让世人知道他是有多关心我,也好便于监视我,我不得不装病让他放心。”

  “你父皇为何要将月妃娘娘杀了?”白玉兮问道,上官空月的母妃姓月,故而当年被册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