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当初风骨(1/2)

加入书签

  君臣两人,一个高坐在龙椅上,一个跪在地上。

  白易仰着头直视高高在上面色冷峻的帝王“多年以来,朝堂争斗,权势纠葛,臣变了,时间和朝中那些阴私钻营将臣年轻时候的性子给磨平了,也将臣当初热忱的心给弄的冷漠了,没了当年的风骨,在这些年皇上也变了,变得臣再也认不出,现在的帝王和当年子歌一心要辅佐的人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

  这些话倒是让皇帝有些触动,二十多年的君臣之谊。上官封锦注视着他的脸,想从他带着笑容的脸上找出什么,最终什么也没看透,“带下去。”

  “谢过皇上。”

  御林军朝白易走近,白易在他们走近的时候,就自顾自的起身了,伸手将身上的紫色官袍脱下,露出里面雪白的衣袍,脸上还是带着笑容。

  他环视四周道“今日的我是白子歌,有当初风骨的白子歌,以后也无白相。”他是笑着的,但那双沧桑的眼中泪水一瞬便流下,滴在地毯上。

  在场的大臣皆为之动容,无论是和白易同一阵营的还是与之有过节的,在此刻看到的就是年轻时意气风发的白子歌,那个诗文盖世,那个自有一股风流的状元郎。

  在角落里的宋公公也偷偷的叹气。

  皇帝有些后悔了,但是金口玉言,既然已经说出口,那边不能收回,他从白易的身上看到了当年两人一起学习,一起做下许多大事时的场景。

  他一挥手,御林军便带着白易离开了这间辉煌的勤政殿。

  眼不见为净,再看到这样的白易,他更会怀疑自己所做的决定。

  白易被打入死牢,这天黑了,人的心也浮躁了,皇帝独自坐在龙椅上,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回想不久前的一幕。

  虽说现在是夜晚,但是发生这样大的事,这消息自然也快速的传遍各个有权势的富贵之家。

  上官紫宸此时正在挥笔画着什么,听到消息的时候,手中的笔抖动了下,一滴墨水滴在了不该滴的地方,他盯着纸张上所画的女子,在眼角处多了一滴黑色墨水,像是一颗泪痣,他皱了下眉“白玉兮可没有泪痣,得重画。”

  上官云阙知道此事,心中一阵畅快。

  在此刻,北郊。

  白玉兮和上官空月在对那个揪出来的人进行盘问,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出了这么大的事。

  上官空月的属下现在还在路上,毕竟北郊距离皇宫有些远。

  两人在对那个不惜染上瘟疫都要混进来的人进行了细致的问话,问什么答什么,这是白玉兮将做成品紫香拿出来的效果,紫香一旦点燃闻到香味的人都会被影响,除非用了白玉兮制作的解药。

  现在那个染了病身体本就虚弱不堪的探子,被这紫香一熏,再使用点小技巧,他便什么都说了。

  原来是第戎国的人,为了给大辰国的百姓造成恐慌才这样做的,这个人知道的不多,就问出了这么一些。

  两人一问完,白玉兮就靠着上官空月的肩膀想要歇息一会,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