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诸王进宫(1/2)

加入书签

  上官空月得知她在做紫香,便没有去打扰她,叫了人对明日北郊的事进行了安排。

  另外,他刚得到消息,只要到明日下午,就能有足够给北郊众人的药丸了,预计到天快黑的时候就能将北郊的处理完。

  还有太子的事,按照行程来算,现在已经到汀州了,若是路上没有意外就该到了。

  他刚想着,就有一只传讯飞鸟停在他窗户边上,是月老养的飞鸟,看来事情已经有结果了。

  上官空月将雪白飞鸟腿上的小信条给取下来,那飞鸟很灵性,在取走信条的时候就自己飞走了,不需要别人放飞,但也有个缺点就是只能月老指挥得了它。

  他将信条展开,里面的蝇头小字展现在他眼中太子死于汀州附近,凶手不日送到。

  太子死了,那是和他有血脉关系的兄弟就这样没了,他心中并没多大感觉,不伤悲也不开心,如同死的人是陌生人一样。

  不知道,太子死的那一刻,对他倾注心血的父皇有没有感觉,还有一心想做帝王的秦王,楚王两人会不会在那一刻开怀大笑。

  月老将凶手抓获,但却没对其逼问,非要送到他这里来,让他忙活,怎么办?好想让兮儿再多一根紫香,不,应该是一打。

  夫妻一体,靠媳妇不丢脸。

  夜暮沉沉,这一晚注定不安宁。

  太子身死,虽然报信的人还在路上,但大多有权势的人家都有养信鸽,飞鸽传讯,在这晚收到了消息。

  身为至尊的皇帝也得了消息,他盯着手中不到巴掌大的纸条,手掌微微发颤,先是惊怒,再是哀伤,最后是震怒。

  天子这一怒,虽没有伏尸百万,但在他心中护卫太子的人通通不可活。

  “都该死!该死!那么多人没一个有用的!旭儿,朕培养了二十多年的太子,手把手教导他如何处理政事。”上官封锦悲怒交加,将御案上的奏折全都扫在地上。

  “陛下息怒。”宋公公跪倒在地上,殿内的小太监也也哗啦啦的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

  “朕如何能息怒!旭儿他竟被……混账!混账!”皇帝怒道,手中的纸被他攥紧,好一会他才将目光停在跪俯在地上的宋公公,声音阴沉着“传几位皇子进宫!”

  宋公公俯首,“奴婢这就去。”他说完就带着几个小太监出去了,要到好几个府上传旨,所以只有他一个人显然不够。

  皇帝阴郁,将手中的纸摊开,太子已经死了,他现在过于伤心也无用,可他恨啊!

  他费尽心力培养的储君竟然被人杀了,是谁杀的?

  朝中臣子?各位皇子?还是别国势力?

  现在太子的尸骨在回京的路上,汀州的事还需要人去解决,白玉兮刚好将医治瘟疫的药做了出来,可以让她去,让她将京都内汀州的百姓都带过去,这样再合适不过了。

  上官空月接到宫中旨意的时候,正在和白玉兮商量着该如何引诱青玉说出她前世的事。

  “兮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