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北郊以定(1/2)

加入书签

  处理好伤口,李倾言就带着他一道回府。

  路上,三棱将他的一些事情说了下,他的师傅是一位大夫,可是最终是死在肺痨下,原来师傅赞起来的一些钱都给办了丧事,他年纪又小出去给人看病也没人相信。

  实在饿的不行了,才会去偷东西吃,也没有偷几次,主要是那个卖烧饼的太可恶了,他才总是去关顾他家。

  三棱一边说一边对付菀清之前为李倾言准备的点心,狼吞虎咽的,菀清忙倒了杯水给他,生怕他给噎死在车上了。

  已经将近黄昏,且说另一边,严睿到了黑市,在进口处从车上拿出面具戴上,黑市也就是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买卖地方,里面的人无论买家卖家都是带着面具,虽说是黑市,但也有它的规矩,不会出现强买强卖的事。

  严睿轻车熟路的到了一家铺面上,显然是来过不止一两次了。

  “老板,上等金丝楠木。”严睿敲了敲店门的木台子简洁道。

  “贵客改日请早。”里面带着猴面具的老头嘶哑着声音道,这话表示今天的货已经被人买走了,要是他说的是贵客改日就说明今天没有货。

  黑市的规矩只讲究买卖,不能打探买主卖家,以前有人想了个法子专做买卖消息的生意,开张的第一天下午就横死黑市门口。

  有人买走了,严睿只得换一家店再问问,可金丝楠木本就少,急需的人也少,黑市上一般都不会进这货,严睿逛了一圈都没发现哪家店子货小摊上有。

  “先回楠香斋。”

  马伯扬起鞭子将车子驾驶的既稳又快。

  楠香斋内,李倾言已经将木料给了刘张两位师傅,两人一拿到木料就开始制作起来,按照已经商议好的做成刘师傅之前那一半屏风的式样。

  “夫人,要不先回府去?”菀清问道。

  “不了,严睿等会一定先到楠香斋来,我在这儿等他一道回府,你先带三棱回去,给他换身衣裳。”

  “那奴婢先去不远处酒楼买些饭菜来,夫人多少先吃一些。”

  “多买一些,到时候两位师傅也在这儿吃。”李倾言拿出一定银子给她。

  “哎”菀清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严府,严霖将在黑市买来的金丝楠木拿给严老爷鉴定。

  “父亲,之前儿子听说制作蒋家这一单的木料不够,想着早做准备,就到黑市买了这一块回来,只是儿子鉴定功力终不及父亲,怕这木料有假,拿来先让父亲看看。”严霖故意如此说道,他要是没有把握就不会买回来了。

  “你倒也想的周全,这木料倒是不假,你拿去楠香斋吧,两位师傅还在等着呢。”严父对着他一脸高兴的道。

  严霖道“此事是儿子理应做的,儿子先行告退。”

  在他走后,严老爷子叹了口气喊来一个家丁问道“大少爷回来了吗?”

  “回老爷,大少爷还未曾归来。”

  这孩子明知道他大哥会到黑市上去找木料,竟然还提前去了,让他大哥空手而归,他自以为这事自己看不出来,假意让他鉴定,难道这性情真是随了他亲生父亲。

  等严霖到了楠香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