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堂前(1/2)

加入书签

  雨后初晴,天气本是极好的,京中的街道上也是热闹非凡,可白府中却在一片凄冷的办着丧事,与外面的场景依然形成鲜明的对比,虽说白玉容死的并不光彩,但也是相府的小姐,丧事还是得办一办。~随~梦~小~说~~suing~la

  白易也只是想草草的将丧失办一下罢了,毕竟他是知道自己的女儿还没有死,只是到现在还是昏迷着,至于为何要办丧事,一是为了迷惑真凶,二来也可以保护好白玉容,因此这场丧事不过是一个形势。

  白玉兮今日起得格外的早,府中现在办的是她二姐姐的丧事,总不能一大早的还躺在自己的房中,最起码还是得出去看看。

  “小姐,真的是二小姐将毒下在五殿下的茶中的吗?还有就是二小姐真的是被人下毒害死的么?”浅浅凑到白玉兮的耳边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边帮白玉兮梳着头发。

  “你这丫头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这件事小姐怎么会知道,这样的话可不能在别人面前说。”白玉兮看着镜中愈发标志的自己对浅浅说道。

  白玉容自然没有死,只是被父亲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去了,至于是在哪儿她也是不知道,并且在回府之前,父亲就让她不要将白玉容没死的事说出来,搞的她现在都不知道白玉容为什么要帮那个幕后之人,真的想不通一个一向自私的人会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生命,除非那个人掌握了白玉容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浅浅只会在小姐这儿才会有什么说什么的,再别的人那儿才不会说了。”浅浅知道白玉兮上她不要到处说这件事是为了她好。

  “知道就好,···换根簪子,嗯,就拿那支月白色的冰莲花簪。”白玉兮看着头上粉色的蝶恋花簪皱了下眉头说道,并不是她不喜欢这支簪子,而是想到了白玉容的事,还是打扮的素净点的好。

  一番梳洗后,白玉兮便领着浅浅向前堂走去,还没有走到,就听到高氏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白玉兮稍稍停了下就走进了堂内,刚刚站稳脚跟,就看到一个人影向她扑了过来。

  白玉兮敏捷的躲开了这个不明人影。

  “啊,怎么是高姨娘啊,玉兮还以为是哪个冒冒失失的奴才了,高姨娘快起来,坐在地上容易着凉。”当白玉兮看清那个人影时,有些惊讶的说道。

  “还我女儿命来,是你,一定是你害死容儿的···”高氏没有想到白玉兮会这么容易的躲开一个踉跄便跌坐在地上,哭泣的对白玉兮叫道。

  “这,高姨娘你怎么可以这样说玉兮,二姐姐明明是被别人害死的,怎么能够怪玉兮了。”听到高氏如此说着,白玉兮脸色一变委屈的说道。

  “不是你,还会是谁,你和玉容一起进的皇宫,为什么你还活着,玉容怎么会去害五皇子,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栽赃嫁祸给玉容,是你害的五皇子,你怕被发现所以栽赃嫁祸给玉容···。”高氏疯狂的对着白玉兮吼道。

  “啧啧,高姨娘是看玉兮好欺负吧,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玉兮知道二姐姐死了姨娘很是伤心,但话可不是能够乱说的,姨娘以后说话前还是得好好想清楚了。”白玉兮紧紧地盯着高氏说道,听到高氏这样毫无根据的将白玉容的死推到了她的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