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重回营地(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过了多久,卢钢感觉到周围聚拢来许多的人,此时天开始发亮。人影绰约。

  “卢钢,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向后传来了老杨的声音。

  卢钢见是杨老师来了,他站了起来,依然背对着老杨没有说话,他还没有从悲痛中摆脱出来,他不想说,他唯一的后悔就是不该同意猴子换班,不该上他身体不好的时候站岗,应该自己去,他的纠结很浓。

  “卢钢,杨老师问你呢?”这是耿子堂的声音。卢钢依然没有说话,而是独自朝江边走去了。

  卢苇蹲在小林的身边看着闭上眼的猴子呜呜地哭着喊着猴子,见哥到了江边她也跟着走了去,站在了哥的身边陪着他,她知道哥哥失去兄弟非常痛苦,珂姐,红姐,老虎,张顺,小六子,阮雄一个一个地从身边永远的消失,今天猴子又被鬼子杀害了,想起昨天还活灵活现的猴子一下子就没了,死了,怎么不叫他伤心呢?卢苇紧紧地握住了哥哥的手,是安慰自己更是安慰着哥哥。

  老杨见卢钢不愿意说话,便问小林:“小林,你说说。”

  小林抬起泪脸望着杨老师说道:“我起来换岗,就看到了外面有黑影,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开了枪,没想到还真来了鬼子,猴子早被他们给杀死了。”

  老杨一听,觉得鬼子更神速,从猴子的伤势看去,下手极快,处处利害部位,说明鬼子是通过了专门的训练,面对这样的鬼子是不可小觑的。

  “子堂,鬼子今天来这里仅仅是为了杀他们二个人吗?”老杨问道。

  耿子堂说:“昨天,竹下看到卢钢他们在江上,也看到了他失去的汽艇,还用了炮弹,今天趁我们睡觉的时候来偷袭,我想是不是来刺探我们的底细的?”

  “就来了四个鬼子,不是来偷袭的,是不是来刺探我们的情况呢?比如说我们的营地,我们的人数或者其他什么?”老杨沉思着说道。

  老者也过来了,说道:“跑了一个,鬼子一定会知道这里就是你们新四军的营地,说不定还会到这里来,就象上次西岛作最后的挣扎一样。”

  “老先生说得不是没有道理,要真是这样,我们人员少,武器不行,弹药缺乏,战斗力不够,鬼子来了,只怕难以抵挡得住。”耿子堂不无担心地说。

  老杨点点头:“子堂,我也担心这件事,鬼子一来,抵挡不住,只怕这里的乡亲们都会遭殃。得想个办法才是。走,跟卢钢说说去。”说着朝卢钢那里走去。

  这时天已有了亮色,江面上的雾气已经消散。

  “哥,你看,那里有条船。”卢苇指着前方喊着哥哥快看,卢钢望去,果真是有一条船。

  这是渡边跳入水中后,爬上一条船逃回了城丢下的一条船。

  “卢钢,还站在那里做么子?”老杨打着招呼说着来到了卢钢的身边。

  “杨老师,你看,那里有条船。”卢苇用手一指对杨老师说道。

  “小林,去,把那条船弄回来。”老杨命令着小林道。

  小林离开猴子,二话没说跳入了江中,见小林跳入了水中,卢苇连忙扭头朝房屋跑去,她要帮小林去找件衣服。

  卢钢也要跳,被耿子堂拉住了,说他伤口开裂就不要下去了,有小林一个人去就行了。

  卢钢没有坚持,他对老杨说道:“杨老师,你骂我吧。”

  “骂你?骂你做嘛?”杨老师感到奇怪:“这怎么能怪你,鬼子来了四个,个个身手不凡,他们在暗处,猴子他在明处,怎么能防得了他们?哪里能怪你咯。”

  “卢钢,你就不要太纠结这件事了,太突然,谁都难以预料。”耿子堂也劝着卢钢道:“你不要自责了。”

  “他正拉肚子,我说我来替他,他说没事,睡一阵就会好的,睡一觉正好是到了换岗的时候,他没让我替他,唉,我真是”卢钢恨不得要打自己的耳光,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在这样为民族的胜利而战的年代,谁也不知道今天、明天以及以后的岁月是什么样子,牺牲是难免的。为了胜利,总得要付出代价。”老杨语重心长地说。

  “卢钢。”老者在叫他。

  卢钢回了一声:“师父。”

  老者说:“你不要太难过了,以后的路还很长,你不可以消了志气啊。”

  “卢钢,你说鬼子还会不会反扑过来?”老杨问着。

  卢钢点点头擦了眼角的泪花,对老杨他们说道:“刚才我在想,鬼子这次来不外乎是来探听虚实而已,要来也不会在近段时间来,因为他们没有了过江的船和艇,除非他们又象西岛那样在短时间内做好竹排子。所以,我们要赶在鬼子有了过江船只之前把竹筏子做好,再找一个恰当的机会过江攻进城里消灭竹下。”

  “老先生,你们剩下的竹筏子大概做还要好久时间?”耿子堂问着老者。

  老者答道:“大概二天,六条筏子保证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