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 少年热血(2/2)

加入书签

,一心就想着消灭新四军。那次过江作战真的很过瘾,西岛虽然被新四军打死了,但我却杀了许多的新四军,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杀死了他们,我感到是一种荣耀,为大日本帝国建功立业是我们每一个皇军的荣耀,山田,是不是?”竹下说了这么一大堆后又问着山田道。

  “是。可是那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这里不是还有新四军在这里吗?”山田依然纠结着这件事。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想与这些散兵游勇捉迷藏了,我要与敌人的正规军战斗,还有,我不愿意让我的士兵兄弟不明不白地把命丢在这里,明白吗?别说了,山田君,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去,快点离开这里。”竹下见山田又提起了这件事,他不高兴了,大声地对着山田吼完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山田见竹下这样,心中老大不快,但也没有办法能制止竹下的想法,他沉着脸跟在他的身后下了城墙。

  下了城墙往茶楼去的路上,竹下说道:“山田,走,去茶楼泡碗茶喝。”竹下说完回过头对山田说道。

  山田心不在焉地回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想着江那边的新四军会到哪里去?难道是在外村?他听竹下说起过外村的事情,这里离外村距离不是很远,他有点担心新四军晚上会不会偷袭他们?

  他不敢放松,喝完茶后他交待渡边要提高警惕,加强巡逻,以防新四军偷袭,渡边将弹药库内所有的枪械弹药都搬到了茶楼,然后在码头上、城墙上,甚至在东边的墙角都布置了几挺机枪。和竹下一起看到这些时,山田心里感到一丝悲怆,他突然发现竹下象成了惊弓之鸟似的。

  耿子堂他们没有等到第二天的黄昏,他们做好的竹筏子已足够山上的人连夜过江了。

  众人相见,自然高兴。安顿好乡亲们后,自然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不提。

  第二天,闲不住早早起来的天昊,拿着一把枪就往村口去,遇上了哨兵挡了回去。天昊不甘,他折回后,绕过几间房去了山上。

  卢苇曾经在山上的时候跟他提起过,这边山上有野山羊,他惦记着,这不,过江了,他便独自一人上了山。找了半天也没有遇上,连只野兔也没见着,这时,天已经大亮了。

  他有点累了,也不知道在山上走了多远。天昊担心他爹找他心急,想往回走,才一回头,他的眼睛亮了,他看到了二只野山羊,正在那里悠闲自在地咀嚼着食物。

  天昊心头暗暗一喜,笑得嘴巴张开了,不敢吱声,哈着嘴悄悄地朝那里慢慢地走去,在离它们不远的时候,他端起了枪。

  那二只野山羊好象看到了天昊似的撒腿就往前方跑去,把天昊恼得不行,他喊着站住,野山羊哪里会听他的,这时,天昊也来精神了,到手的猎物哪里能让它溜之大吉的,他撒开脚杆子就追。

  就象要逗弄着天昊似的,野山羊时跑时停,把天昊的胃口吊得老高老高,他舍不得,又继续追了上去,真到他追到了竹林旁边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那二只野山羊又站在了一块大石头旁四处张望,也许是在看天昊有没有追过来,它们看不到天昊,这时,天昊已爬在了坡上的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上对着它们举起了枪。

  “砰。”一声枪响,那三只野山羊猛地抬起了头,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它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急速反应过来朝着山顶上疯狂地逃去。

  天昊见野山羊在他的枪口下逃跑了,懊脑得要死,爬起来又要追时,他起不来了,扭头往上一看有四柄明晃晃的刺刀对着自己的脑袋,他的眼前一片黄色。

  “鬼子?!”天昊突然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

  原来是押着十几号人来竹林砍竹做筏子的鬼子。当他们来到林子中时,突然听到了二声枪响。带队的渡边听到了,赶紧带着三个鬼子朝天昊趴伏的地方悄悄地跑了过去,果真看到了一个人正伏在一块石头边朝着山半腰中的山羊开着枪,渡边连忙让其他鬼子悄悄地摸了上来,也许天昊注意力太过集中,他们的脚步声根本就没有感觉得到,渡边带着鬼子包围了他。

  天昊欲要起身站起来反抗,却被一个鬼子用枪托把他打翻在地,又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手中的长枪被失落到了老远的地方。一直滚着的天昊他开始冷静下来,停下来后,他象死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随即,听到一阵鬼子在林中踩踏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睛往上抬朝前看着,当鬼子在自己面前刚一停下,他突然一个鱼跃,双手往地上一撑,身子整个地弹了起来,顺势一抬腿,在后面的渡边被他突然而来的一踢给踢倒在地,天昊又以神速的动作将前面的鬼子掐住,却不料,二旁的鬼子同时举起了枪刺,朝他捅了过来,只听扑哧二声,鬼子长长的刺刀深深地插入了天昊二肋。

  “啊。”天昊大叫一声,手中掐着的鬼子没有挣脱开来,反而被天昊二双大大的手掐得紧紧的,被刀一刺,天昊全身一紧,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到了手指尖,左右大拇指用力往鬼子的喉咙一顶,顿时,鬼子喉咙里喷薄而出的鲜血倾泄到了天昊的脸上和胸前,旁边二鬼子吓呆了,忘记了要抽出枪刺,这时,天昊手一松,死去的鬼子仰面倒在了坡上。

  在极度愤怒与剧烈的疼痛中,天昊转身要朝右边的鬼子挥拳时,奈何枪太长,离鬼子远,手不够位。这时,只见暴怒的天昊收拳用双手抓住二边的刀刺想朝外拽出,但鬼子还是死死的顶着天昊,鲜血顺着刀口流出,染红了脚底下大片枯叶黄土和身边的青翠竹身。

  天昊与二个鬼子就这样僵持着,没想到被天昊踢倒下去的渡边捡起枪跑了上来,对着他的后腰猛地一刺,天昊抓着二支枪管的手松软了下来,双眼圆睁,怒视前方。

  三个鬼子猛地抽出了枪,三股鲜血喷薄而出,少年天昊轰然倒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