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林中殁命(1/2)

加入书签

  竹下看了一会,沉着脸瞪了渡边一眼,没有说话,都这个时候了,他已没有了心情再斥责部下渡边,尽管心里很痛,又失去了二名武士。山田知道竹下的心情不好,他悄悄地对渡边说:“又死了二个皇军,你派出去的就那么不小心,打死了一个老头却搭上了我们俩个年轻的士兵,你说值不值?”

  渡边只有低下头不说话的份。

  “山田君,请你作好提前出城的准备。”竹下转过身来对着山田说道。

  “什么时候出发?”山田问。

  “下午三点。”竹下回答。

  “是,渡边,我们走。”山田招呼着渡边道。

  竹下再一次地拿起望远镜朝卢钢他们那里望去,卢钢他们已离开了那里抬着四具尸体朝外村的方向走去。

  呆了一会儿,他离开了城墙。

  老杨朝竹林里看了一下,默默地站在那里想了一阵,然后随着队伍疾步追去。

  “他们怎么在这里?不是去送美国飞行员去了吗?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小麦不懂。

  老杨说:“也许是开了小差,跑出来了。这两个小家伙真是死得不值。”说得有点伤感,带有一点惋惜。

  “我师父也是,干吗非得要一个人来呢?为什么当时我就没有跟他一起来呢?师父,我对不起你啊,都只怪我。”卢钢含着泪自责地说道。

  “唉,一身武功没有施展开就被鬼子给杀了,老先生就是在九泉之下也心不甘啊。”耿子堂叹惜道。

  大伙都沉默了起来。

  “子堂,刚才我看了竹林里的情况,好象有砍伐的痕迹,我想他们是不是在砍竹子做筏子?”老杨靠近耿子堂说。

  耿子堂听了,说道:“是吗?上次西岛攻打我们的时候也是用的竹筏子,难道竹下他也要做竹筏子来攻打我们。”

  “不会的,我们都过江了,竹下应该看到了我们,他还做竹筏子干什么?”卢钢疑惑地问道。

  “他们的汽艇没了,木船也没有了,也许要做些竹筏子作其他的用吧?”耿子堂说道。

  “能作什么用?”卢钢问道。

  “是不是他们要逃?”老杨不敢肯定的说。

  “逃?杨老师,你是说他们想要逃?”卢钢不相信老杨的话:“就凭几条竹筏子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就是,他们要逃的话,可以走山上啊。干吗选水路呢?”耿子堂说。

  “山路,他们不敢走,到处有我们的游击队。还有他们不熟悉这里的山路,我料定他们不会走山路,如果要逃的话,就只有水路一条了。”老杨说。

  “对,上次财神他们过来都是走的水路,开着汽艇来的,杨老师,那他们会在什么时候逃哩。”卢钢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竹下这鬼子。”老杨轻轻一笑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我师父他们总得要抬回去给埋了吧?”卢钢说。

  老杨站住了,他对耿子堂说:“子堂,你和小林带些人去码头看看,摸清楚情况,打探一下鬼子的动静。”

  “我也要去。”卢钢说。

  老杨没让卢钢去,说让卢钢先把师父葬了再说。

  卢钢对耿子堂和小林说:“你们从江边上去,那里有树林不容易被鬼子发现。还有,小林,这不是让你去打鬼子,是侦察,明白不。小麦,你带些人跑步去林子里把竹筏子放到江上去,在离码头不远的隐蔽地方埋伏,随时等候命令。”

  小麦听了赶紧叫上几名战士要走,老杨拉住了他,告诉他带上机枪,还有所有的弹药。

  卢苇要去,卢钢瞪了好一眼,卢苇吐了一下舌头不做声了,她对耿子堂和小林说,要他们小心点。

  耿子堂离开队伍和小林带着几名战士去了江边的林中,朝鬼子的码头奔去。

  在快要接近码头时,他们看到了码头上的鬼子明显地要比以前看到的要多了,荷枪实弹,再往下看时,几只大竹筏子并排靠在了码头边,还有一些鬼子正往上搬着一箱一箱的东西,小林说,那是弹药箱。

  “奶奶的,鬼子真的要跑?还是要过江啊?”耿子堂骂道。

  小林歪着脑壳说道:“杨老师不是说了吗?也许他们要逃,我看啊,杨老师是说对了,看他们这样子他们这是要跑的迹象,**不离十。”

  耿子堂说:“小林,那你说,他们会跑到哪里去?”

  小林不清楚,离开家乡,最远就在这里,他搞不清楚这江还可以通向哪里?他摇着头说不晓得。

  “快看,那个就是山田。”耿子堂告诉小林。

  码头上出现的确实是山田,他是来检查码头上的情况的。只见他上了竹筏子,在那里看了一阵,也试了一下竹筏子的结实情况,放心地上了岸,这时,遇到了渡边也过来了,他和另一个士兵抬着一张椅子。

  “耿营长,他们抬着椅子在干什么啊?”小林奇怪地问道。

  耿营长一看,肯定的说道:“老杨说得没错,他们肯定是要逃跑,说不定就是现在的事情。小林,你快去告诉卢钢。”

  小林抬身出了林子朝卢钢那里追去了。

  耿子堂继续睁着眼睛看着码头上的情况。他注意到鬼子换岗了,来换岗的鬼子身后都背着行李包,耿子堂心里更加坚定了鬼子要逃的想法。

  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