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一个不留(2/2)

加入书签

马,想起了江那边遍野的尸体,想起了从乱尸中把自己士兵运回来的场景,想起了焚烧尸体时冒着油吱吱作响的恐怖声音。

  他绝望了。

  看着山田趴在竹筏子上打完了最后一粒子弹,看着身边的鬼子只剩下一个了,心理上已崩溃。

  他把椅子扳倒了,也趴在了山田的身边,说:“山田君。来不及了,我们只有一死了。与其被新四军打死还不如自己了结,以坚贞报效天皇。”他抽出枪,对住了山田。

  山田一脸惊愕,问他:“你连一枪都没有放?”

  竹下沉闷着脸,没有说话,欲扣动扳机。

  山田眼一闭,泪水涌了出来,他负了重伤,此时的他也无奈,想骂竹下无能的话也吞了下去,反正是死,落在新四军手里同样逃不了死路一条,他笑着违心地对竹下说道:“来吧,山田君,能死在本国人的手里,我无怨。”

  “对不起了,山田君,我马上就来了。”竹下有点伤感。

  就在竹下要扣去扳机的一霎那,卢钢这时已靠近了他们的竹筏子,一个飞腾跃上来了,一脚把竹下的枪踢到了江中。

  “想死,没那么容易。”卢钢怒视着趴在竹筏子上的竹下和山田这二个惊恐万状的鬼子。

  “杆子哥,杀光鬼子,杀死他们。”小林在江岸上喊着。

  “哥,杀死他们,为耿大哥报仇。”卢苇在小林的身边愤怒地叫着。

  所有的其他战士也都在叫着杀死他们。

  这时,连城里的老百姓都已经围在了码头,城墙和岸边一起叫着要卢钢杀死鬼子。

  群情鼎沸。

  小麦在城墙上跳了起来也叫着卢钢:“杀死鬼子”,可惜太远,卢钢没有听到。老杨拍了一下小麦的头,说:“听不见,叫什么叫?走,一块去,进城,看一看,还有没有漏网的鱼?”

  小麦高兴地答应着,随着老杨带着战士们下了城墙,进了城。

  听着此起彼落的呼喊,卢钢身上流动的鲜血也在沸腾,他握紧了拳头,大声喊道:“去死吧。”一脚朝着竹下向他仰着的脑袋踢了过去,把竹下踢飞到了竹筏子的尽头。

  就在这时,没料想在卢钢脚边的山田奋力一跃,用尽所有的力气朝卢钢飞扑了过去,卢钢轻盈敏捷地一闪,随后一拳朝着山田的脸上击去,打了山田一个满眼金星,就在山田往后退着时,卢钢上前又是一个腾挪,高亢地喊了一声:“去死吧。”转瞬间飞起了长腿朝山田的胸口扫去,只见山田一声惨叫,腾空而起后掉落在江里,在激起了一股浪花后,山田不见了。

  岸上的人们都兴奋地叫了起来,都在为卢钢喝着采。小林和卢苇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小林大声地为卢钢助着威:“杆子哥,快点把鬼子打死。”

  卢苇大叫了起来:“哥,他有刀。哥”

  卢钢无畏,站在那里就等着竹下的最后垂死挣扎。竹下扑了过来,来势凶猛。

  卢钢躲躲闪闪,有惊无险,直累得竹下喘着大气,这时,卢钢找了个空隙,手腕一翻将竹下的战刀,也就是西岛留下的那把刀打落到了江中。

  竹下慌了神,他确实不是卢钢的对手,他不是忍者,也不是什么武士,只是一介书生,现在也无力与卢钢抗衡了。他不想就这样耻辱地死在新四军的手下,山田死了,死在了江里,他也要自己了结。想到这,他猛地跳入了江中不见了。

  “想逃?”卢钢叫道。他阻止了竹筏上战士要开枪的举止,自己跳入了水中,在水中寻找着竹下的身影。

  看到了,竹下正在往前潜游着。卢钢心里在想这小鬼子也会游泳?得小心防备着他,卢钢直往竹下那里快速地踢蹬着腿游去,从下向上猛地拉住了竹下的腿就往下拖,竹下没想到水中有一只手在抓着他的腿,转过身来反抗着。

  竹下哪里是卢钢的对手,很快,竹下没有反抗的气力了。卢钢把他托出了水面朝竹筏子边游了过来,然后把竹下放到了竹筏子上,自己从水中跃了上去,一脚踩着了竹下的肚子,竹下口中一股江水喷出,他被卢钢踩醒过来。

  睁大眼睛看着怒目的卢钢,他想极力地站起来,又被卢钢一脚踩在了脚下。卢钢之所以没有在水将竹下置于死地,他是要让他卢苇和小林看到竹下是如何死的,他是要让所有在岸上观看的老百姓是如何看到鬼子的死法的。

  仇恨的火焰一旦升起,将是势不可挡的呈燃烧之势难以扑灭,尽管老杨在来到小林和卢苇旁边喊着卢钢住手的时候,卢钢根本就装作没有听到似的,对着毫无还手之力的竹下,一拳二拳三腿四腿,打得竹下口鼻流血,浑身瘫软,嘴里只有出气没有了呼气。

  当卢钢最后一腿踢在竹下的胸口上时,竹下终于口中喷出一股污黑的血,呜呼哀哉与山田一起见他们的天皇去了。

  老杨看着卢钢还是把竹下解决了,他的内心还是感到欣慰的,尽管卢钢他违反了纪律,想要制止,但他清楚卢钢对鬼子的满腔仇恨是不会休止的。卢钢从他受难的家乡逃出,在失去双亲、离开家园、失去兄弟、战友牺牲的巨大悲痛中,杀鬼子成了卢钢他唯一的目的。

  他在岸边叫着卢钢住手也只不过是敷衍而已,他和卢苇及小林一样看着卢钢在一拳一腿地朝竹下发泄愤怒与雪恨的时候,他的心其实与所有中国人一样充溢着复仇的快感。

  “生命诚可贵,为何而生?为了我们的亲人!生命难复制,为何而死?为了我们的复仇!”在卢钢他们上得岸来的时候,老杨拥抱了卢钢和卢苇、小林说着。他们的眼泪流了出来,卢苇哭得最伤心。

  这时,小麦跑了过来告诉老杨,说城里的鬼子没有了,全部消灭了。

  老杨高兴极了,当来到城墙头上时,突然看到一面日本旗帜还悬挂在城墙一角,生气地对小麦叫道:“小麦,这里没有鬼子了吗?”

  听老杨严厉的声音,小麦很有信心地回答道:“报告,没有了。”

  老杨用手一指,说道:“那是什么?你还敢说没有鬼子了?”

  小麦一看,顿时明白了过来,飞快地跑到那墙头扯下了日本队膏药旗丢下了城墙,在下面的有一位老百姓捡了起来,掏出火柴点燃了它。

  霎时,城墙外沸腾了。

  “哥,我耿大哥还在那林子里哩。”卢苇含着泪轻轻地对着卢钢说道。

  卢钢一听,拍着卢苇的肩膀安慰着妹妹后,转身对老杨说:“杨老师,这里解放了,我师父,我耿大哥还有天昊这些兄弟们都可以安息了。走,小林。”卢钢从喜悦的气氛中回过神来对老杨说道。

  老杨连忙点头,喊着小麦带人随卢钢一起去安置牺牲的或受伤的战士们。自个儿也走下了城墙,正要随他们一起去的时候,只见前方一匹战马朝这里飞驰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