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船不见了(1/2)

加入书签

  下午,他们出发了,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当过了下村时,卢苇随着队伍去了左边的山路,走了几步,卢苇喊着“哥哥”跑了回来,抱住了卢钢一顿子大哭起来,哭得卢钢再是安慰也没有任何用,卢钢只好任她哭着,小林和老杨在旁边心中也不是个滋味。

  过了一会,听卢苇只有了抽泣,卢钢轻轻地把卢苇推开了,拉着她的手说道:“苇妹子,等哥和杨老师完成任务,哥就会回来找你的。”

  小林也劝道:“苇妹子,你放心吧,我和你哥在一起呢,你就不要担心我们了,你要照顾你自己。”

  “卢苇,你看他们都在等你呢,去吧。”老杨微笑着对卢苇说道。

  “哥,记得在爹娘的坟上烧钱上香。”卢苇终于开口了,这时,卢钢听了卢苇说着这句话,心头有点痛,他点点头,说:“我会的。”

  卢苇这才依依不舍地几步一回头跟着队伍上了山,卢钢心情很复杂地跟着老杨的后面不再去看卢苇了,小林的心情同样很复杂,这一离别不知道还能不能相见,相见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望着远去的卢苇背影,他百感交集,小林想起了耿子堂与卢苇的感情,也想起了自己深埋在心底里对卢苇的爱。

  小林不知道卢钢知道耿子堂与卢苇的事不?他也不好意思问卢钢。

  走了数日,他们终于遇上了一支新四军游击队,不过结果令他们大失所望,他们的驻地根本就没有船。

  游击队队长接待了他们,为他们准备了一些干粮后,老杨他们在一个清晨出发了。就在他们刚走不很远的地方,一个战士跑了过来叫住了他们,说,队长在一个农户家里找到了一条船,不大不小可以乘三人。

  自然老杨他们喜出望外,随战士到了一个农户家里,见队长正在那里等着他。老杨谢过,一起将船抬到了江边,队长还给了他们每人一件棉衣,说是路上防寒,他们心中自然暖和,接过谢了上了船与队长告别,在江上不知道行了多日,卢钢和小林看到了熟知的肖家码头。

  上得岸吃了碗面条,卢钢这时提出要到肖家大院看看,老杨同意了,在肖家大院前,卢钢站了许久。这里已易主人,门前站着的人已不认得,卢钢有点失落感,想起了与肖珂在一起的日子,往事历历,格外感到伤心,见卢钢和小林都不说话,脸上表情有点悲泣的样子,便催促着他们离开,去了一些商店买了些食品,就要往码头走去,突然看到一张招船工的告示,仔细一看,卢钢高兴得叫了起来:“杨老师,小林,快看,这是去我们家乡的船在招人呢。”

  划了几天的船了,有点累,速度也慢,今日正好看到了这种事,他们何不高兴?他们按地址寻了去,果真有人在那里坐着,但没有一个人在那围着,显得很冷清。见他们三人朝这里走来,坐在那里的人站了起来显得很热情,招呼着他们。

  卢钢一打听,那人说的满口家乡话,心里自然高兴,老乡遇老乡,格外亲切。招工的事情很快搞定,他们把那只小船挂在了大船后面,然后在船老大的指示下,搬了一些货物上船,到了黄昏的时候,船离开了码头,在江上行了近一月时间,过长江入洞庭进资江到达了益阳沙头小镇。

  这时已是1945年的1月份了,天气寒冷不说,这镇上非常的冷清,灰蒙蒙的,没有多少人在外面闲逛。

  真凑巧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他们不熟悉这里,帮船主将货物搬上了岸让人接走后,船主数完手中的钞票,给了他们每人几张,又望着他们三人,说:“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我的船不能到你们要去的地方。不过,这里有鬼子,你们可要小心点,别乱来。”

  卢钢一听有鬼子,来了劲,眼睛放着光,他忙问:“有鬼子?他们在哪里?”

  船主看着他的神情有点异样,老杨看在了眼里,也在揣摩着他眼里的神情到底在想着什么。船主望了他一阵,上下打量着卢钢,然后好久才指着东边的方向对他们三人说道:“就在这个镇子里的东头。别乱来啊,你们要去住宿的话,那头有一家旅社。如果不想住那里,住船上也可以,只要你们不嫌弃。”

  老杨说道:“不劳你了,我们上岸,顺便看看这个小镇。”

  船主拱手道:“既然你们有雅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请便。哈哈哈。”说完笑着要走。

  “那请问这里离厂窖有多远?”

章节目录